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481章 打翻了醋坛子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481章 打翻了醋坛子

    须臾,等到空间通道消失,戴征才松了口气,对几位长老和花曜等人道:“你们跟我来。”

    “是。”

    花曜阴鸷地望了慕天照等人一眼,带着他的人跟在了院长身后。

    而慕天照并没有将他的威胁看在眼里,对骆霏翎吩咐道:“你就别去了,好好照顾你哥哥。”

    “嗯。”

    骆霏翎点点头,有些担忧地望向了空间通道消失的方向。

    也不知道小璇伤得那么重,会不会有危险。

    不过想到刚刚那个人是碧落宫的少主,她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有些多余。

    叹了口气,扶起骆楚悠回了北峰。

    而在另一边,墨云湛抱着左丘璇穿过空间通道时,阿九从空间里走了出来。

    忽然看到一个容貌酷似雪彦夕的人,墨云湛不由得打量着他,问道:“你是什么人?”

    “别紧张,等丫头的伤好了,她会跟你解释的。现下我要去救人,不然人要是死了,回头这丫头肯定得怪我。”

    话落,阿九看向云陌琊,嘱咐道:“照顾好她。”

    “知道了。”

    云陌琊知道,阿九这是赶着去救骆楚悠。

    虽然之前他并没有在演武场,但那边发生的事他都是知道的。

    等到阿九走后,墨云湛就带着左丘璇回了碧落宫。

    径直回到房间,直接将人放到了床上。

    因为要检查伤势,见云陌琊还跟着,道:“你先出去。”

    “喂,你要做什么?”

    云陌琊见左丘璇躺在床上毫无意识,而且伤势很重,一点儿都不放心把她交给墨云湛。

    可是转念一想,似乎除了他以外,也没有人能够依靠。

    正犹豫间,就听墨云湛冷冷地看着他,“疗伤。”

    “疗伤为什么让我出去?”

    云陌琊不明所以,可墨云湛没有给他磨蹭的时间,一抬手就将他掀飞了出去,然后“哐”地一声关紧了房门。

    门外,云陌琊在半空中稳定住身形,缓缓落在了地上。

    想要闯进去,可是踌躇了片刻又改为蹲守在了门口。

    屋内,墨云湛见碍眼的家伙终于都打发了,这才转身走回到床边。

    见左丘璇脸色苍白,呼吸微弱,他眉心一拧,从游龙戒中拿出了一瓶丹药,倒出一颗扶起她喂了下去。

    可是左丘璇的伤势太重,已经无法吞咽了。

    没办法,他只能唇贴着唇将药顶进她的喉间,然后把药送了下去。

    刹那间,微微的苦涩在唇齿间荡开,却抵不上他心底的焦急。

    自从相识以来,左丘璇虽然很少受伤,可一旦受伤,伤势却一次比一次严重。

    刚刚看着左丘璇倒在他面前的那一刻,他真的是害怕了。

    他怕自己来晚一步,可能就要永远失去她了。

    这样的后果他根本不敢想,如果不是急着救人,他真想将那个演武堂拆了。

    不过这件事还没完,他早晚会去烈风学院讨个说法。

    夜幕时分,左丘璇被一股难忍的灼痛感从沉睡中惊醒,额头冒出了丝丝冷汗。

    她看着周围完全陌生的环境,再看看自己整个人正泡在药浴中,有种如同在做梦一般的不真实感。

    如果不是感觉到了幽影和云陌琊跟她的那一丝丝联系,她差点儿以为自己又穿越了。

    不过片刻后她就恢复了神智,想起了之前在比武场上发生的事。

    “吱呀!”

    房门打开,墨云湛端着一托盘的食物回到了房间中。

    见左丘璇醒了,他把托盘放到桌上,走过来道:“醒了?还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胸口不舒服。”

    左丘璇下意识地探向胸口,发现自己现在完全是一丝不挂的状态,“啊”的尖叫一声,怒道:“墨、云、湛!谁允许你脱了我的衣服?”

    “自然是疗伤。胸口疼是淤血还没散,多泡一会儿就是了。”

    墨云湛语气平淡,完全无视了她那激动的情绪。

    见人还会生气,那就是没有大碍了,甚至还松了口气。

    走到桌边,端着一碗粥走过来道:“你重伤未愈,不能吃得太油腻,先喝点儿粥吧。”

    “等等,我怎么会在这儿?这里是什么地方?”

    左丘璇忽然想起,她当时提出和莫忧比试,就是为了抢回被夺的生命力和修为。

    可她现在出现在这个地方,那骆楚悠那边……

    似是猜出了她心中升起所想他,墨云湛开口道:“放心吧,一个自称是阿九的人留在了学院,骆楚悠死不了。”

    “阿九?你见过阿九了?”

    左丘璇从来没有解释过空间的事,还有很多事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开始解释。

    想到阿九之前并不愿意见生人,没想到他会主动出现在墨云湛的面前。

    可是,阿九毕竟是灵魂体,万一要是被院长等人看到,或者是出现在骆师姐等人面前,他要怎么解释?

    就算他说他是留下救人的,骆师姐和慕师兄会相信吗?

    不行,她必须亲自回去一趟才能放心。

    想到这儿,她就准备离开药浴。可转念想到自己现在的情况,连忙捂住胸口,对墨云湛道:“你赶紧出去,我要穿衣服了。”

    “璇儿,你不准备跟我解释解释那个阿九吗?他跟在你身边多久了?”

    墨云湛只要一想到这些人一直留在左丘璇身边,心里就酸的厉害。

    而且看样子,他的小丫头隐瞒他的事还不少。

    听到他那明显打翻了醋坛子的语气,左丘璇眼皮一跳,讪讪地道:“这个问题,以后再跟你解释行吗?我保证,找个时间把我的事原原本本讲给你听,行吗?可现在人命关天,我必须要回学院一趟。既然你能把我带来,应该也能把我送回去吧?”

    “你很关心那个骆楚悠?”

    这个小丫头,在他不在的时候到底还招惹了多少男人?

    一个不相干的人她都能这么关心,怎么不见她关心自己一句?

    醒来这么久,就没见她问过他一句,倒是先关心起其他人来了。

    好,真是好得很。

    可偏偏左丘璇救人心切,根本没注意到墨云湛的情绪。听他问起骆楚悠,回道:“当然,自从进入学院,骆家这兄妹俩帮了我很多次,一直将我当成亲妹妹一样照顾。现在骆师兄伤重垂危,我怎么能坐视不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