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00章 约定作废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00章 约定作废

    “好。”

    左丘璇本来也没想要秋容带她过去,想着待会儿要给墨云湛一个惊喜。

    辞别秋容后,她就顺着小径朝着后面的寝殿走去。

    可能因为这里是主殿的缘故,里面非常安静,一路走过去也看不到半个门下弟子。

    就在她正要绕过正殿的时候,一道深沉熟悉的声音响起,让她不得不停下了脚步。

    “丫头,既然来了,为何过殿而不入?”

    左丘璇听到这道声音摸了摸鼻尖,转道从偏门走进去,就见葛奕丞一身白衣如雪,比上次见面时多了一丝仙气。

    曾经她的修为太低,只以为葛奕丞看上去有些高深莫测。

    可随着她的修为越来越高,她才明白那种莫名的感觉到底意味着什么。

    不过想想也正常,他好歹也是一殿之主,修为高深才符合他的地位。要是修为太低,恐怕早就退位让贤了。

    自然,星陨殿也不可能拥有现在的地位。

    虽然它的排名在四大圣地以下,但谁又能说清星陨殿的真正实力呢?

    而葛奕丞作为星陨殿的殿主,给人的感觉也是神秘莫测。整个中域见过他的人,恐怕屈指可数。

    一想到这样一个人当初想要收她为徒时,她一直都不太情愿,心中就升起一种微妙的感觉。

    更微妙的是,这个人不但是她和哥哥的师傅,还是娘亲的师兄。

    左丘璇想到自己本来就打算来看看他,顺便问他一些事情,收敛心思走了过去。

    先是朝葛奕丞作了一揖,然后恭敬地叫了一声,“师傅。”

    “嗯,亏你这丫头还知道我是你师傅。”

    闻言,左丘璇愣了一瞬。

    虽然从葛奕丞那张神情淡漠的脸上看不出什么,但她却听出了一丝委屈不满的意味。

    左丘璇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当然什么也没看出来。

    以为刚才只是自己听错了,她也没多在意。敛下眸子,解释道:“到现在才来看师傅,确实是徒儿做得不对。本来想明日一早正式来跟师傅认错,所以刚刚才不敢进殿,绝对不是故意不进来的。”

    “哦?那为师叫住你倒是为师的不是了。”

    葛奕丞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但说出来的话却让左丘璇觉得他有点儿胡搅蛮缠。

    好像一个吃不到糖的孩子,让她觉得有点儿幼稚。

    不过就算她心里这么想,也不敢当着葛奕丞的面说出来。

    赶紧诚心认错,好歹挽救一下自己在师傅心中的形象。

    好在葛奕丞并没有一直揪着她的错误不放,主动岔开话题道:“是秋容带你过来的?”

    “是。”

    “嗯,你们两人的私交不错?他上次回来说,你答应为星陨殿服务一年?”

    “是。”

    左丘璇不明白葛奕丞为什么问这个,只好实话实说。

    谁知葛奕丞却蹙了蹙眉,脸上带着薄怒,“你是为师的徒儿,和你哥哥一样,都是星陨殿的少主。答应这种事,难道是打算和为师划清界限?”

    “……”

    左丘璇无语,这是什么逻辑?

    当初她答应秋容的时候,还不知道她师傅就是星陨殿的殿主好不好?

    是他自己隐瞒不说的,这会儿怎么倒成她的错了?

    但眼前这人再无理取闹也是她师傅,只能认命地解释道:“不是。当初和秋容订立约定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师傅的身份。是在和哥哥见面后,才偶然从他嘴里得知,师傅是星陨殿的殿主。”

    葛奕丞:“……”

    一时间,气氛变得有些凝滞。

    半晌后,葛奕丞才缓缓开口道:“为师原来没有跟你说过吗?应该是忘了。不过你现下已经知道了,那个约定就作废了。”

    “哦。”

    左丘璇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顿了顿,问道:“师傅,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不知师傅能不能帮我解惑。”

    “说。”

    葛奕丞微微颌首,左丘璇开口道:“来中域之前,爷爷曾经带我进过一间密室。密室中有一木匣,匣里装着一封密函和一块玉牌。密函上清清楚楚地写着,我娘是云族圣女遗孤,和云族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不知,师傅和云族……”

    “不错,你娘是云族圣女和外族男子所生。而为师我……则出身云族。既然你看了密函的内容,就该知道云族的人从出生起就身负诅咒。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服用族中的秘制丹药。”

    “嗯,这件事我知道。”左丘璇点点头。

    见状,葛奕丞继续道:“但丹药只能压制诅咒,却不能彻底解除。因此云族有族规,不得与外族通婚。当年圣女违背了族规,和一外族男子生下了你娘。她自知对不起族中长辈,便希望你娘能代她赎罪,重回云族。”

    左丘璇听到这儿,已经知道了一个大概。

    看向葛奕丞,喟叹道:“可惜圣女没想到,我娘和她选择了同一条路?”

    “是。当年圣女郁郁而终,最大的遗憾就是不能让你娘回归云族。”

    葛奕丞说到这儿,眸光陡然变得犀利起来,肃然地望着左丘璇,“你记住,若是将来遇到云族中人,绝对不能透露和你身世有关的事。万一有人知道你娘的身份,问起关于你爹的事,你就说你爹名叫云奕丞,明白吗?”

    云奕丞?

    原来这才是师傅的真实姓名吗?

    左丘璇愣了愣,问道:“为什么?”

    “你外婆乃是云族圣女,是当时族中长老最疼爱的后辈。她的叛族让族中长老们伤透了心,能够破例让她活在世上,对她不闻不问已经是最大的宽容。他们绝对不会允许,圣女的后人再和外族通婚,让圣女的后代流落在外。”

    “可是……”

    左丘璇想说,她娘已经和外族人通婚了,可这么多年也没见云族的人找来啊。

    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够相安无事,恐怕和她师傅脱不了关系。

    想到这儿,问道:“师傅,我娘能和我爹过上安稳的生活并且生下我和我哥,应该和你有关吧?你明明出身云族,却一直流落在外,是为了保护我娘?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本来要娶我娘的应该是你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