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25章 什么条件都行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25章 什么条件都行

    不过因为徽章的作用很重要,佩戴它的人都不会轻易将徽章摘下来,更别提弄丢了。

    院长让他们收缴徽章,实际上就是要他们绞杀那些恶匪。

    看来,院长还真是打定了主意要借刀杀人。

    两人聊着聊着走到了木屋跟前,周五指着前边,跟左丘璇介绍道:“左丘姑娘,薛大师就住在那里。他那个人性子有点儿怪,你多担待。”

    “嗯。”

    能在这种地方做生意的,想来也不会正常到哪儿去。

    左丘璇倒是不在意那些,反正她只是想要一尊药鼎和一些常用的灵药。

    自从晋升天玄之后,她炼制丹药就一直都是用万息苍穹鼎。

    但是在这个地方,显然不适合暴露于人前。

    买个一般的药鼎,不至于引起怀疑和别人的觊觎。

    带着这个想法,她走到了木屋的门前。

    刚要敲门,身后突然响起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你是什么人?站在老夫的门前做什么?”

    “薛大师!”

    周五走上前,陪着笑脸道:“大师,这位是左丘姑娘,我们是来换取药鼎和灵药的。”

    “老夫管你是左还是右,今日老夫心情不好,一概不换!走走走,别在这里碍老夫的眼。”

    薛大师拧着眉头,一脸的不耐烦。

    见状,周五有些无奈,招呼左丘璇,“左丘姑娘,不如我们改天再来吧?”

    “为什么要改天再来?”

    左丘璇虽然不是非要今天用药鼎不可,但却非常看不惯那个薛大师待人的态度。

    她嗤笑一声,转头问周五,“不是说只要能拿得出他要的,就能换取想要的东西吗?你可没告诉我,还要看他的心情。”

    “这……”

    周五想说薛大师的性子很不好,脾气也特别怪,有时候说说笑笑的也会突然发脾气赶人。

    可这些话当着薛大师的面不好说,他也只能一脸为难地看着左丘璇,希望她能改变主意,换个时候再过来。

    左丘璇哪里不知道周五在想什么,可她就是不提离开。

    佯装不懂地眨眨眼,问道:“怎么了,这些不是你告诉我的吗?难道说他一直心情不好,我们就一直等着不成?天下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说罢,见周五都快哭了,她才松口道:“算了,我也不想为难你。走吧,我不换就是了。”

    “等等。”

    薛大师瞪着铜铃大眼走到左丘璇面前,声如洪钟地道:“好个小丫头,你这是对老夫不满吗?”

    “规矩是你定的,既然你自己出尔反尔,我能说什么?”

    左丘璇转身要走,被薛大师伸手拦住,“你说老夫出尔反尔?就怕老夫的要求你满足不了!”

    “你都还没说,怎么就知道我满足不了?”

    见薛大师终于理她了,左丘璇也就不急着走了。

    双臂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不修边幅的怪老头。

    周五看着互相对视的两人,顿时觉得有点儿头疼。

    这俩人无论哪一边他都得罪不起,除了在一边儿看着,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要是早知道会有这一出,他说什么都不会带左丘璇过来。

    可惜,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薛统活了这么大岁数,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的面前叫板。无论是世家家主还是宗门势力中的上位者,无不对他毕恭毕敬。

    就算如今躲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那些恶匪首领也都不敢轻易得罪他。

    没想到老了老了,居然会遇到一个敢跟他叫板的小丫头,真是有意思了。

    越想心里越气,薛统一张脸憋得通红,胡子一翘一翘,“好好好,你跟老夫过来!”

    说完,双手背在身后,怒气冲冲地走进了房间。

    左丘璇挑了挑眉,跟在后面走了进去。

    随后,周五也想跟上,谁知还没等他迈进房间,房门便“砰”的一声关了个严实。

    他要是再快一点儿,鼻梁骨都得给撞断了。

    周五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梁,伸手想要敲门。可手刚举起来又放下了,心想还是在外面等着比较好,省得引火烧身。

    毕竟那一老一小都不是好相与的,他没必要去趟那趟浑水。

    不然得罪了哪一边,都有他受的。

    木屋里,薛统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块晶莹剔透,类似冰块一样的东西,说道:“看到了吗?你可知道这是什么?”

    “我又不是炼器师,不知道也不奇怪吧?”

    左丘璇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材质,却也知道不是一般的炼器材料。

    这老头随手就能拿出这么贵重的东西,看来身份果然不一般。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薛统。”

    这时,一直保持沉默的阿九开了口,左丘璇闻言心中掀起了一丝波澜,问道:“炼器大师薛统?我记得鬼市中好像有他炼制的储物箱。”

    “嗯。”

    阿九淡淡地应了一声,就听左丘璇再次开口问道:“你能看出他手上的那块东西是什么吗?”

    “应该是一种十分罕见的晶石,不过具体是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

    “连你都不知道?”

    左丘璇有些意外,不过想想倒也情有可原。

    他们毕竟都不是炼器师,对这方面的知识不甚了解也属正常。

    薛统听左丘璇说自己不知道,得意地哼笑道:“量你也不知道,这是千年难遇的深海乌晶,乃是极品玄晶。用它炼制出的灵宝,最差也是圣器。可惜老夫找遍了千山万水,也找不到能够煅烧它的火焰。若是你能帮老夫找到,别说是换取东西,让老夫答应你什么条件都行!”

    “是吗?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

    左丘璇看着那块玄晶,心里琢磨着以她体内的火元素,若是操纵云陌琊的本命火焰,不知道能不能将这块乌晶烧化。

    不过不管能不能,总要试一试。

    这可是一名炼器大师的承诺,确实值得她费些功夫。

    薛统闻言有些不以为然,捋着胡子道:“那是当然!老夫说话向来一言九鼎,只要你能找到那种火焰,老夫什么条件都可以答应你!”

    “好,那我就试试。”

    左丘璇说着,目光朝木屋中望去,“有炉鼎吗?总不能让我直接用火烧它吧?要是万一烧化了,实在是有点儿浪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