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26章 你这是要打劫啊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26章 你这是要打劫啊

    “小丫头口气倒是不小。”

    薛统冷哼一声,再次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尊炉鼎。外形看上去和药鼎差不多,但又略有不同。

    当炉鼎一出,立即发出了一阵嗡鸣。

    眼看着空间中的天地灵气一圈圈荡开,和炉鼎产生了共鸣。

    不可不说,这是一尊难得的宝鼎。

    可看薛统的态度,这尊炉鼎似乎并不是什么难得的稀罕之物。

    他不关注炉鼎,反而嘱咐左丘璇,“你小心点儿,别污了这块玄晶。这玄晶之所以称为玄晶,就是因为它成形异常艰难,甚至比修者修出玄晶还难。”

    闻言,左丘璇双手摊开,用一股纯净的紫色玄力托着玄晶放置在了炉鼎内。

    刚刚薛统光顾着自己生气,也没有去探查她的修为。

    这会儿见她施展出紫色玄力,眼中闪过一丝诧色,没想到这个小丫头的修为居然已经晋升到了玄王之境。

    这么傲气的性子,再加上这个修为,难不成是哪个世家大族的小姐?

    那就怪不得了。

    不过,敢跑到他面前来叫板,想来也不是什么聪明的,一点儿都不讨喜。

    “哼。”

    薛统不屑地哼了哼,催促道:“不用在老夫面前卖弄修为,你这点儿道行还没被老夫看在眼里。”

    “……”

    左丘璇掀起眼皮睨了老头一眼没有说话,心知这怪老头虽然脾气不好,但是确实有资格在她面前嚣张。

    刚刚一见面她就跟阿九提过这老头的修为,可连他都看不透,修为最起码也在玄皇之上。

    好在左丘璇也没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而是一心想着怎么融化那块玄晶。

    她先是悄无声息地吸收着空间中的火元素,然后又将体内的火元素和云陌琊的本命火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只见一簇纯白色的火焰跃于掌上,周围空间的温度顿时高得有些吓人。

    “兹兹。”

    当火焰接触到玄晶,那块玄晶顿时发出了声响。两相融合,很快的,玄晶的一角就被火焰融化了。

    见状,左丘璇心中一喜,没想到还真的可行。

    云陌琊感觉到她心中所想,不快地道:“我好歹也是神兽,神兽的本命火焰仅次于两种天地异火,怎么可能烧不化一块破石头?”

    “是是是,你最厉害,行了吧?”

    为防云陌琊一直唠唠叨叨地烦她,左丘璇赶紧服软。

    薛统眼看着玄晶融化,一双大眼瞪得更大了。紧紧地盯着炉鼎,不禁催促道:“快快快,已经开始融了。”

    可是左丘璇并没有按照他说的做,反而将火焰收了。

    看着融化了一角的玄晶,笑道:“大师只说找到能够煅烧它的火焰,可没说让我把它融化了。如今你的要求我已经达到了,大师也该兑现承诺了吧?”

    “你……”

    薛统没想到这个小丫头如此刁钻,先是把炉鼎的盖上,然后理论道:“你这是强词夺理。哪有烧到一半就放弃的?这没有完全融化的玄晶可能会成为一块废料,你到底知不知道?还是说你根本就知道,只是存心让老夫难受?”

    “大师这话就太严重了,我又不是炼器师,怎么可能知道这些?”

    关于这件事,左丘璇确实是不清楚。

    可是薛统听了,却不依不饶,“哼,老夫才不管你清不清楚,你必须帮老夫把玄晶彻底炼化了,帮老夫完成最重要的一步。”

    “也行,不过玄晶也要有我一份!”

    左丘璇见薛统吹胡子瞪眼,抢先道:“我看这玄晶挺好,正好用来锻造我的银针。反正大师也用不了这么大一块玄晶,分我一点儿应该不过分吧?”

    这还不过分?

    薛统想说,他就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姑娘家。

    可还没等他开口,左丘璇就作势要走。

    “算了,既然薛大师为难,我也不好勉强。不过我这个人不太喜欢吃亏,什么好处都没有的事向来是不做的。”

    “等等。”

    薛统虽然心里有气,可又不舍得左丘璇就这么走了。

    最终一咬牙一跺脚,忍痛割爱道:“行了,分你一些就分你一些吧。”

    想来锻造银针也用不了多少玄晶。

    可想象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当他看到左丘璇的那套银针时,差点儿没心疼得晕过去。

    但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他刚说了自己一言九鼎,总不好再推脱耍赖。

    好在左丘璇也没有食言,帮他炼制了一块精巧的玉印飞宝。

    说白了就是一个飞行灵宝。

    只不过因为这个飞行灵宝用的材料很珍贵,可以抵御玄皇强者最强一击,也就是多了一层保命的功能。

    左丘璇端详着那块玉印,一下一下地摩挲着下颌。

    熟悉她的人就会知道,她这是在打玉印的主意。

    可薛统并不知道,还很得意地炫耀了一番。心情好了,也就没再计较左丘璇觊觎玄晶的事,还亲自动手帮他把银针锻造了一番。

    等到一切都妥了,薛统就开始赶人,“好了,答应你的事也做到了,你赶紧走吧,老夫要休息了。”

    “呵,大师,你这是要出尔反尔?”

    左丘璇呵呵冷笑了两声,心说一小点儿边角料就想打发她了?

    走到薛统面前,问道:“之前可是说好了,我只要能帮你寻到炼化玄晶的火焰,大师就答应我的任何条件。刚刚的玄晶可是大师自愿分给我的,可不能算作我的条件。不过条件还没想好,大师也累了,那就改天再说吧。大师这里应该有药鼎吧,我……”

    “你这是要打劫啊?一块玄晶还不满足?行了,药鼎送你了,赶紧走!”

    薛统觉得自己简直是一失足成千古恨,为了一时顺心招惹了一个大麻烦。

    但是偏偏那番话是他自己说的,如今被人嘟了嘴也说不出反驳的话,只能先把人赶出了大门。

    左丘璇得了一个许诺,还拿到了需要的药鼎,也算不虚此行。

    她明白凡事不能逼得太紧的道理,于是顺着薛统的意思离开了木屋。

    外面,周五见左丘璇笑意盈盈地出来了,问道:“左丘姑娘,怎么进去了那么长时间?薛大师没有为难你吧?”

    “没有,我们走吧。”

    左丘璇并没有说她和薛统之间的事,木屋之中设了禁制,她也不担心周五听到。

    事情既然办完了,自然是先回山寨再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