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29章 她就是故意的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29章 她就是故意的

    于是两个心思各异的人,为了达到各自的目的,一起离开山寨来到了薛统的木屋。

    当薛统从外面回来的时候,就见周五正守在门外。

    屋门敞开着,那个不受他待见的小丫头坐在房间里,一看见他就笑意盈盈地打招呼,“薛大师,你回来了?”

    “你怎么又来了?”

    薛统说话间眼皮跳了跳,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

    上次来坑了他一块玄晶,还让他帮着锻造了一套银针。这次来恐怕也没什么好事,说不定又在想着怎么坑他。

    不悦地沉着脸,说道:“我身体不舒服,这两天不见外客,有事的话过两天再来吧!”

    “哦?不舒服?”

    左丘璇笑得一脸和煦,吓得薛统手一抖,心里的那点儿不安更深了。

    强自虎着脸,冷哼一声,“怎么了,不行啊?快点儿走吧,老夫要休息了!”

    “诶,等会儿。”

    左丘璇见薛统要赶她出去,四平八稳地道:“前两天受了大师恩惠,我思来想去甚是不安,一直想着怎么回报一二。也是巧了,我不仅是一名丹师,刚好还对医术有点儿研究。大师哪儿不舒服?我帮你看看!”

    看看?

    看什么?

    这丫头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看不出自己不欢迎她吗?

    薛统一张脸憋得通红,半天才开口道:“那你就看吧,老夫浑身都不舒服。”

    “是吗?”

    左丘璇主动伸手给薛统把脉,片刻后道:“大师早年间是不是受过重伤?伤势似乎没好全。这两天天儿不太好,看来是旧伤复发导致身体不适。正好我这里有一套针法,不如帮大师扎上几针试试,怎么样?”

    “……”

    薛统闻言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他没想到左丘璇竟然能看出他体内有旧伤。

    这些年来他一直靠修为强撑,看上去和常人没有什么区别。

    但旧伤没有好全,确实也让他经常感到不舒服,还影响他提升修为。

    要知道当初他为了压制旧伤可是耗费了不少心力,更是将自己的修为一直压制在玄王四阶,呆在这个鬼地方躲清静。

    如果真的能帮他治好,那简直再好不过了。

    不过,这丫头的话可信吗?

    想到这儿,他看向左丘璇的眼神中不禁多了一丝怀疑。

    左丘璇看出他的疑问,笑道:“如果大师不相信的话,可以试试看。”

    “随你吧。不过要是没有效果,你立刻马上给老夫滚蛋,最好永远也别出现在老夫眼前!”

    哼哼,就看看你到底有几分真本事。

    要是敢糊弄老夫,绝对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左丘璇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但想趁机甩掉她,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勾唇一笑,她将银针唤了出来。

    关好房门后,她用眼神示意道:“请大师趴在床上,待会儿可能有点儿疼,如果大师忍不住的话……”

    “放屁,老夫什么痛忍不了?你尽管来就是了!”

    谁知薛统这边刚刚趴下,还没准备好,一根银针就扎到了他的后背上。

    本来应该没什么感觉的针灸,疼得他差点儿跳起来。

    薛统严重怀疑左丘璇是故意的,可偏偏他刚说了让她尽管尝试,这会儿要是发作出来有些丢脸,只好咬着牙强忍着。

    左丘璇看着他那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模样,差点儿没憋住笑出声来。

    不错,她就是故意的。

    这老头儿不是不怕疼吗?她当然得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

    等到一刻钟后,当银针扎满薛统全身,他已经是大汗淋漓,差点儿就要疼死过去了。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处,本来一直隐隐作痛的部位渐渐感觉不到疼痛了,而且还很舒服,舒服得他禁不住哼哼了两声。

    左丘璇眼看时候差不多了,慢慢收了银针,拿出一个方盒放到床头,“这里面是一颗青冥丹,薛大师暂且服下。这针灸还要再扎几次,旧伤就可以彻底痊愈了。好了,那今天就这样,我就先回去了。”

    “诶,等等。”

    薛统醒过神来一个骨碌爬了起来,问道:“你今天是做什么来的,总不会就是为了给老夫疗伤吧?”

    “自然不是。”

    左丘璇笑笑,说道:“不急,来日方长,等大师的身体彻底康复再说也不迟。省得哪天大师身体不舒服,再把我赶出去。”

    “……”

    好狡猾的一只小狐狸!

    如今自己问起来,她倒开始拿乔了,看来她此行的目的不简单啊!

    哎,他似乎又被算计了。

    如今得了她的恩惠,要是再想拒绝怕是不容易了。

    算了,她能算计到自己也算有本事,就听听她的目的也无不可。反正做不做得到都是自己一句话的事,自己就算拒绝了她也没话好说。

    想到这儿,薛统放下心来了。

    接下来的几天,周五每日都跟着左丘璇来给薛统疗伤,没有一日落下。

    不止是黑风寨,整个荒古之地的恶匪都知道薛大师最近和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走得很近。

    有些脑子活分的,甚至猜测薛大师是不是有要收徒的意思。

    若是薛大师真的收了那个左丘璇为徒,那他们不妨想办法把她给挖过去。

    毕竟薛大师脾气差是出了名的,曾经也不是没人尝试想要笼络他或者拜他为师。可是无一例外,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

    因此溪边木屋就成了一个特殊的存在,不属于任何一边的势力,却没有任何一个势力敢得罪他。

    几日下来,薛统身上的旧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可外面的谣传却让他生气也不是,不生气也不是,憋得抓心挠肺,差点儿把自己憋屈死。

    他千算万算,没算到外面居然传出了那样的谣传。

    可偏偏他还不能解释,就算解释估计也没人相信。于是就面临了骑虎难下的局面,就算不愿意也必须收了左丘璇这个徒弟,而且还得悉心教导。

    不然要是让别人知道他薛统的徒弟对炼器一窍不通,丢的还是他的脸。

    不过他有些怀疑,那些谣传是不是左丘璇传出去的。要真是那样,就算丢脸他也不能收她为徒。

    这一日,左丘璇又来给薛统疗伤来了。

    薛统就想着趁机问一问,顺便考察一下她的天赋和人品。

    如果确实是一块好料,那他就顺势收了这个徒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