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30章 师傅,请喝茶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30章 师傅,请喝茶

    因此在左丘璇施针之前,他开口阻止道:“先别急,老夫有几句话要问你,你最好如实回答。否则不管你是不是有恩于老夫,老夫都不会轻饶你!”

    “大师是不是想问,外面那些关于我是薛大师徒弟的传言究竟是不是我传出去的?”

    左丘璇一脸平静,抢先把事情挑明了。

    不知为什么,薛统看着她那笑眯眯的样子,忽然有点儿心虚。

    心里一虚,口气自然也就软了。

    轻咳一声,嗽了嗽嗓子,说道:“既……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说说吧。”

    “没什么好说的,只有一句话,外面的传言并不是我传出去的。”

    “完啦?”

    薛统本来还等着左丘璇跟他表清白,至少也该赌个咒发个誓什么的,怎么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完了?

    难道她就不怕自己不相信吗?

    这丫头到底是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怎么就和一般人不一样呢?

    虽然他心里基本已经信了,可还是觉得不甘心。

    气哼哼地瞪着左丘璇,等着她的下文。

    谁知左丘璇一脸茫然,点点头道:“嗯,完了。不然还有什么?难道还要赌咒发誓不成?”

    不应该吗?

    薛统还没问出口,左丘璇就继续道:“像大师这么英明神武、受人景仰的人,自然会有自己的判断,岂是别人能够轻易哄骗的?我想就算我什么都不说,大师也不会怀疑我的,是吧?”

    “咳咳,自然。”

    什么叫舌灿莲花,奸诈狡猾,这些日子他算是彻底见识到了。

    偏偏他还说不出什么。

    薛统憋得够呛,最终道:“算了算了,既然不是你传出去的就好。”

    “那开始施针吧?”

    左丘璇看着老顽童似的薛统,发现他不过就是爱发脾气罢了,实际上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非常好哄。

    果然,薛统乖乖地趴下了,等着左丘璇给他施针。

    一刻钟后,最后一次施针完成,左丘璇一边收针一边道:“好了,你体内的旧伤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今后只要好好保养,就不会有任何问题。不过我给你的丹药最好再吃几次,等这瓶吃完就可以了。”

    “知道了。”

    薛统撇撇嘴,不耐地嘀咕道:“才不过十几岁的小娃娃,怎么跟个几十上百岁的老太婆似的,管东管西,啰啰嗦嗦。”

    “什么?”

    左丘璇挑了挑眉,薛统轻咳一声,“你看到那边的炉鼎没?你去尝试着用火点燃它,让老夫看看你控火的水平。”

    “控火?”

    左丘璇无语,顿了顿道:“难道薛大师忘了我是丹师?”

    “哦,差点儿把这茬忘了。算了,不用看控火了,你去试试用火锻造熔炼吧。”

    薛统走到炉鼎前,指着旁边一块打造了一半的半成品道:“看到这个没有?第一排的架子上有几种材料,你试着打造一下。不求一模一样,但最起码不能太差。”说完,就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

    左丘璇看了看那件半成品,不解地道:“薛大师让我锻造材料做什么?难不成真的要收我为徒?”

    “咳咳咳,问那么多做什么?让你打就打。”

    薛统不耐地扬着嗓门,心说这丫头倒是机灵。

    可既然猜到了怎么一点儿都不激动,难道拜自己为师还委屈她了?

    说实话,左丘璇对炼器确实没有多少兴趣。

    从前看到那些灵宝圣器的,她还有动过心思,想着要是自己会炼器就好了。

    可当她真的见识过炼器师的辛苦,为了寻找一块上好的材料甚至几经生死,而且炼制的时候把自己弄得大汗淋漓,灰头土脸,她慢慢就没那个心思了。

    而且比起炼器,她还是更喜欢钻研炼丹和制毒。

    毕竟前世她是出生在中医世家,每天耳濡目染,早就习惯了,炼器对她来说还是有点儿遥远。

    不过艺多不压身,再加上在她面前的人是薛统,中域最负盛名的炼器师,似乎跟他学习一下炼器也没有什么损失。

    想到这儿,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照着薛统说的做了。

    过了大约一个多时辰,不到两个时辰,一件几乎和半成品一模一样的物件出炉了。

    虽然耗时有些长,而且仔细看的话还有不少瑕疵,但对于从来没有接触过炼器只是听别人从旁指点的人来说,已经非常不易了。

    薛统欣然地捋着胡子,笑眯眯地道:“不错,不错,真是不错。”

    “小丫头,有没有兴趣跟老夫学习炼器?”

    “炼器?”

    左丘璇想着,如果她学会了炼器,那就可以自己炼制传送玉牌,或许能省不少事。

    于是点点头,回答道:“好啊,大师愿意收我为徒?”

    “本来老夫是不准备收徒的,不过难得碰到一个还算顺眼的,你又对老夫有恩,就勉为其难收下你吧!”薛统端着姿态道。

    有时候这人啊,真的是非常奇怪。

    当他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那是做什么都不对,看哪儿都觉得嫌恶。

    可一旦顺眼了,那是怎么都顺眼,就连从前不喜欢的地方也变成了优点。

    现在薛统看左丘璇就是这样,一旦认下了这个徒弟,就把她彻底当成了自己人,态度瞬间就和蔼了不少。

    左丘璇看着他装模作样的坐在上首,顿时有点儿无语。

    明明就是他想要收自己为徒,还非要装得很勉强似的,真不知道说点儿什么好。

    不过既然决定了,拜师礼还是要有的。

    于是亲自倒了一杯茶水,恭恭敬敬地奉上道:“师傅,请喝茶。”

    “嗯,茶先放到一边,为师要先来给你讲讲规矩。虽然为师收了你为徒,但出去不得宣扬,不得仗着为师的名号为非作歹。还有……”

    薛统洋洋洒洒说了一堆的规矩,实际上只有一条,就是第一句的内容。

    左丘璇站在那儿左耳进右耳出,听得昏昏欲睡。

    快要撑不住的时候,才听薛统问道:“怎么样,明白了吗?”

    “明白。”

    左丘璇嘴上答得顺溜,心里却想,还说她啰嗦,这老头儿明明比谁都啰嗦。

    不过谁叫他是自己师傅呢?这点儿小问题还是可以忍受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