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33章 可能会害了你想保护的人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533章 可能会害了你想保护的人

    左丘璇看出师傅只是担心她,并不是真的生她的气,赶紧倒了一杯热茶,奉上道:“师傅,消消气,气坏了身子可是你自己的,划不来!”

    “哼,谁说老夫生气了?”

    薛统瞪了她一眼,一把接过茶杯,“小滑头,别以为一杯茶就能讨好老夫。”

    “是是是,明日一早我就过来跟师傅学习炼器,保准让师傅满意。”

    “这还差不多。”

    薛统见天色不早了,催促道:“行了,快走吧,老夫可没打算留你用晚饭。”

    “……”

    左丘璇无语,见天色确实不早了,打开屋门走了出去。

    周五见她又在里面呆了差不多一天的时间,心想薛大师收她为徒的消息恐怕是真的。

    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还从来没见过丹师还能成为炼器师。

    这样的人物如今就在眼前,今后他可要小心伺候着,说不定将来能提携他一二。

    不说别的,若是能得一两颗丹药或者一件灵宝,那他可就赚大发了。

    于是陪着笑脸上前,问候道:“大师,您这一进去就是一整天,一定累坏了吧?要不待会儿我让人准备一桌酒菜,给大师解解乏?”

    “不用了,现在是非常时期,就别弄那些虚的了。”

    左丘璇冷着一张脸,算是将高人的姿态端足了。

    可偏偏她越是这样,周五越不敢在她面前放肆,反而把姿态放得更低了。

    连连点头,“是是是,大师说的是。”

    须臾,两人回到山寨,就见一人正等在大门口。

    见到他们,赶紧迎了上去,如释重负地道:“大师,您可算回来了。山寨里出事了,常大师让您务必过去前厅一趟,说是有要事相商。”

    “出事?出什么事了?”

    还不等左丘璇开口,周五就代替她问了出来。

    那人看了看左右,说道:“地牢里的囚犯被人救走了一个,常大师大发雷霆,处置了几个兄弟。”

    “什么?逃了一个?那剩下的那个呢?”周五急忙问道。

    那人叹了口气,道:“还能怎么样,试药呗。”

    闻言,周五打了个寒颤,看向左丘璇,“大师,你看……”

    “走,过去看看。”

    左丘璇并不担心常宗平查出什么,反正就算怀疑也怀疑不到她头上。

    片刻后,周五和左丘璇一前一后走进了大厅,见常宗平面无表情地坐在里面,左丘璇开口道:“常大师,山寨里的事我听说了。没想到竟然有人敢到山寨里来劫人,真是胆大包天。怎么样,查出什么没有?”

    “听说左丘大师拜了薛大师为师?我在这里先道一声恭喜了。”

    常宗平拱了拱手,脸色晦暗不明。

    左丘璇见状当即回了一礼,道:“说起来都是机缘,不足挂齿。”

    “左丘大师太谦虚了。”

    常宗平绝口不提囚犯被劫的事,话锋一转道:“刚刚当家派人传信回来,那边的情况暂时控制住了。不过可能还会耽搁几日,让我们共同处理好山寨中的事务。叫你前来,主要就是商量这件事。”

    “哦?可是我对山寨中的情况并不熟悉,恐怕帮不上什么忙啊。明日一早还要去师傅那里,山寨中的大小事务恐怕要仰仗常大师了。”

    左丘璇可不傻,自然不会揽麻烦上身。

    这黑风寨对她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她之所以留在这里,不过是为了方便行事罢了。

    常宗平见她这么说,颇为为难地道:“这……”

    “好了,就这么办吧。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告辞。”

    左丘璇懒得跟他在这里虚与委蛇,纯粹就是浪费时间。

    有这个工夫,还不如早点儿回去洗洗睡了,明天还有一大堆事等着她呢。

    现下虽然已经把慕师兄送出去了,可雪风的下落还没音讯。

    为防情况有变,首要的任务就是尽快找到他。

    周五不明白左丘璇为什么会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要是换成他的话,绝对不会拒绝。

    可惜以他如今的地位根本插不上话,就算有什么想法也只能放在心里。

    “周五,你留一下。”

    就在他正打算跟着左丘璇一起离开时,就听常宗平开口叫住了他。

    对于山寨中的这位丹师,他早就有了心理阴影。

    平时能不出现在常宗平面前,他肯定能躲多远躲多远。

    可这会儿被叫住,他也不能再装傻充愣。只能挤出一个笑脸,乖乖地留了下来。

    左丘璇闻声并没有转头,她就算不留下大概也能猜到常宗平要问他什么。

    无非就是想确定她今天都干了什么,有没有可能参与劫人的事。她当初之所以默许周五跟着,就是为了这一天。

    此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碧落宫。

    当墨云湛从地宫底穴一步一步走出来时,整个禁地都在震荡。

    一阵风起云涌,倚竹站在竹林外望向地宫的方向,狠狠地闭了闭眼,所有情绪最终都化作了一声叹息。

    本以为这趟地宫之行能够拖他一年半载,谁知他却用这么短的时间就走出了地宫底穴。

    她知道,当那个孩子走出禁地的那一刻,这世间恐怕再没有什么能够束缚他了。

    从前,她曾为他的天赋异禀而感到骄傲,可此时此刻,她倒宁愿他的资质平庸一些。

    再次叹了口气,她用秘术传音道:“湛儿,你可曾想过,你今日的执着有一日可能会害了你想保护的人?”

    “若竹姨真的为湛儿担心,不妨将云族的事说与湛儿听。”

    墨云湛的声音冷寒如冰,让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如果说之前的他对倚竹多少还有些孺慕之情,那么现在则完全如同对待陌生人一般。

    倚竹知道,这孩子是恨上她了。

    就像他当初恨他的父亲一样,或者说,自己在他心里还不如那个伤害过圣女的男人。

    可她也没有办法,对于将来可能发生的灾难,她做不到视而不见。

    哪怕知道困不住他,也不得不尝试。

    顿了顿,她哽咽着开口道:我知道,你心里恨竹姨拆散你们的因缘,可竹姨也是逼不得已。云族,那是上古天族的后裔,不是我们常人能够匹敌的。那个丫头和云族的关系不浅,若你们坚持在一起,云族中人绝对不会坐视不管的,你明不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