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61章 皇室老祖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等等。”

    姬玥璃叫住她,目光直视着她,“我们还是离开皇宫比较好,省得给你惹麻烦。”

    “不会,事情不是已经解决了吗?太子皇兄已经被父皇勒令闭门思过,你们尽管放心,不会有事的。”

    段怡灵不想让他们离开,虽然明知姬玥璃的心里没有她,但还是不想距离他太远。

    若是住在灵漪殿,好歹能够时时看到。

    可姬玥璃却蹙了蹙眉,并没有改变想法的打算。见段怡灵纠缠,他干脆挑明道:“当初我之所以答应留下,是为了帮你逃避和亲。可是以今日的情况看来,似乎并不需要我帮你什么。既然我已经帮不上你,再留下就不合适了。你放心,月牙泉议事的日子

    我们会来的。”

    “你一定要这样吗?”

    段怡灵眼见被看穿,顿时有些恼羞成怒。

    一双眼睛紧紧地凝着姬玥璃,咬了咬唇瓣,“和亲的事我并没有骗你,这件事是老祖宗和东慕国订下的,我和父皇都做不了主。”

    “什么和亲?”

    云汐璇虽然不太明白他们在说什么,但也看得出来段怡灵不像是在骗人。

    把姬玥璃拉到一旁,问道:“琰哥哥,和亲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答应了她什么?”

    “她救了我,为报她的救命之恩,我答应暂时留下帮她逃避和亲的事。”

    “既然是这样,那我们这么离开似乎不太合适。反正月牙泉那件事也等不了几天了,我们就先住下再说吧。”

    云汐璇并不想跟段怡灵交恶,毕竟她对他们都有恩在先,而且并没有做错什么。

    接下来还需要她的帮忙,现在离开并不是明智之举。

    姬玥璃见她这么说,一时间倒是有些犹豫了。

    见段怡灵双眼通红,一脸委屈地看着他,抿了抿唇道:“那好吧。”

    “看,这不就得了?”

    云汐璇松了口气,幸亏还能劝动,不然事情还真不太好办。

    于是转身走到段怡灵面前,道:“长公主,既然你和琰哥哥有言在先,于情于理我们都不能一走了之。刚刚的不愉快都过去了,你别太放在心上。”

    “云儿妹妹,你……你们不走了?”

    段怡灵这句话虽然是问云汐璇的,但她的视线始终都是定在姬玥璃身上的。

    云汐璇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赶紧给姬玥璃使了个眼色。

    姬玥璃虽然不情愿,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见状,段怡灵的脸色顿时就好看了不少,移开视线看向云汐璇道:“走吧,我带你们回灵漪殿。”

    “嗯,那就有劳长公主了。”

    “不用这么客气。”

    段怡灵扬了扬唇,带着两人回了自己在宫中的寝殿。

    另外一边。

    段锦炎被御林军押着回到东宫后,越想越不甘心,一拍桌子,怒道:“不行,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父皇简直老糊涂了,居然向着那个死丫头!”

    “嘘,殿下,您可小声点儿,小心隔墙有耳啊!”

    一旁,近侍听到自家主子居然骂皇上老糊涂,吓得冷汗直流,双腿一软差点儿跪在地上。

    太子这胆子实在是太大了,这番话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那还得了?

    别说他们这些做奴才的,太子的储君之位能不能保住还不一定呢。可段锦炎却不以为然,反而怒从中来,一巴掌扇到了近侍的脸上,骂道:“你这狗奴才,到底谁才是你的主子?这里是本宫的地盘,你怕什么?胆子这么小,将来若是到了关键时刻,你岂不是要背叛本宫?

    ”

    “殿下,奴才冤枉啊!”

    近侍一听这话,哪里还敢站着,赶紧“噗通”一声跪了下去。

    留在太子身边这么久,对于他的心思他多少也能猜到一些。

    现下太子这是要拿他出气,若是不能说出一个让他满意的答案,今天能不能活着走出这里就不一定了。

    想到这儿,他一边颤抖着一边道:“奴才这是在为您着想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万一要是传到皇上耳中,那可如何是好啊?殿下,您其实无须这么生气。皇上那里行不通,不是还有上面那位吗?”

    “上面?你是说……”

    段锦炎刚刚是被气糊涂了,居然忘记了最疼他的老祖宗。

    他低头看向自己颈上戴的银环,忽而勾唇一笑,“是啊,怎么忘了老祖宗呢?本宫记得,老祖宗和东慕国的那个老家伙订过一门婚事是不是?”

    “是啊,听说是打算让长公主前去和亲的。可是皇上舍不得,这件事就还没有定下来。”

    “没定下来?”

    段锦炎转了转眼珠,当即一拍桌子,“走,陪本宫去老祖宗那里走一遭。”

    “是。”

    近侍哪里敢拒绝,心想脑袋暂时是保住了,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想到这儿,赶紧跟在了段锦炎的身后。

    须臾,段锦炎让手下的暗卫帮忙拦住了那些御林军,自己则带着近侍闯过门禁,径直来到了皇宫深处。

    这里是皇家老祖闭关修炼的地方,寻常人不能随意接近。

    整个皇宫能随意来去的只有两人,分别是段怡灵和段锦炎,就连东临皇前来都要提前报备,不然得不到允许的话也不能入内。

    段锦炎进门时揉了揉眼睛,让眼睛看上去红红的,哭嚎着冲进了大殿。

    冰冷刺骨的大殿内,一名看似二八年华的少女正在闭目修炼。

    听闻自己疼爱的后辈连哭带嚎地冲进来,蹙了蹙眉,缓缓睁开双眼,沉声开口道:“炎儿,你这是怎么回事?谁欺负你了?”

    “老祖宗,您可要为炎儿做主啊!皇妹带了两个身份不明的外人进宫,那两人意图行刺炎儿,父皇不但不责罚他们,反而要关炎儿的禁闭!”

    段锦炎一番话说得委屈极了,说完又哭嚎起来。少女闻言眸光轻动,沉敛地望着他,“刚刚的事我已有所耳闻,你也无需觉得委屈。要说你父皇罚的并无不对,这件事确实是你太鲁莽。别忘了,你是咱们东临国的储君,也即是未来的皇上。岂能因为一名

    女子,坏了自己的名声?”

    “老祖宗,可是……”“行了,你也别可是了。回去吧,我让你父皇取消了你的禁闭便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