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邪王盛宠:毒医废材小狂妃 第564章 有本事的小女奴

时间:2018-04-26作者:忆琬

    转眼五天后,东慕国和东昇国的使团相继来到了东临国,并且住进了驿馆之中。

    他们提前到来一方面是为了两日后的月牙泉议事做准备,另一方面各自还有各自的盘算。

    这次东慕国来的人中,身份最高的乃是太子古禹溪和安乐公主古薇儿,而东昇国则是三皇子东方焯以及一名皇室长老。

    在几天之前,有关于东临想要悔婚的传闻就在东慕国和东昇国的皇室之间传开了。

    驿馆之中看似平静的局面,实际上已是暗潮汹涌。

    古薇儿在一众公主之中是最受宠的,和太子又是一母同胞,身份非常贵重。

    但是她的性子和太子却是截然相反,由于东慕皇和皇后的宠爱,将她养得十分任性,并且非常的傲慢。

    当她听说段怡灵想要悔婚的消息时,第一个反应就是想狠狠地教训羞辱她一顿,然后再让皇兄主动提出跟她解除婚约。

    在她看来,这世上只有皇兄看不上的女人,没有女人敢嫌弃她的皇兄。

    如果有,她一定会让那个人付出应有的代价。

    因此她一进入驿馆,就匆匆敲响了古禹溪的房门,那响声大到半个驿馆都能听到。

    古禹溪早就料到自己的这个妹妹肯定沉不住气,能憋一路对她来说已经算是极限了。无奈地叹了口气,让自己的近侍上前打开了房门。

    “吱呀!”

    房门一开,古薇儿就推开房门闯了进去。

    见状,近侍小心翼翼地看了自家主子一眼,见他看过来,会意地点点头,走出去关好了房门。

    古禹溪顺手在房中布下了一层隔绝声音的禁制,沉声道:“别忘了这里是东临境内,你该收收你的性子了。有什么事要说,说吧。”

    “皇兄,你怎么还能安稳地坐在这里?那个段怡灵背着你勾引男人,都要让你成为三国的笑柄了,你到底知不知道?”

    古薇儿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虽然为自己的皇兄担忧,但更多的却是耐不住想要收拾段怡灵的那份心思。

    可以说,她现在就等自己皇兄的一句话了。

    古禹溪淡淡地看她一眼,垂下眼睑盯着茶杯中翻滚浮沉的茶叶,“我都不急,你急什么?”

    “我当然急了,那个女人将来可是我的皇嫂!不行,我不能让她败坏你的名声,先去教训她一顿,然后咱们主动跟他们东临退婚!”

    说着,就要转身离开。

    “砰!”

    一声重响,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满溢的水溅得到处都是。

    “胡闹!安乐,你不是小孩子了,做事之前能不能动动脑子?别忘了,东方焯和东昇国的人也在驿馆之中,这件事若是闹大了,得意的是谁?”

    古禹溪微微蹙眉,对于自己的这个妹妹,满心满眼都是失望。

    出发前若不是母后让他带上这个妹妹,说什么他也不会让她跟着来这一趟。

    且不说从东临传出的消息是真是假,就算是真的,也绝对不能在东昇那些人的面前把事情闹大,让他们看了笑话。

    更何况这次前来最重要的,就是讨论明年矿山的开采权问题。

    至于他和段怡灵的婚事,本来就是权宜之计。

    只要他们东慕国得到了西极境那边矿山的开采权,国家的实力就会更上一层楼。

    三国间的和平已经维持不了多久了,有些事不得不早做打算。

    如果在这个关键时刻和东临国闹翻,对他们东慕没有好处不说,还可能让东昇国渔翁得利,那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可是古薇儿根本想不到那么多,她只知道自己和自己在意的人绝对不能吃亏。

    她这个人向来都是想什么就做什么,至于其他的自然有别人替她去想去做,根本不用她想那么多。这会儿见自己的皇兄畏首畏尾,不满地道:“皇兄,你怎么了,怎么到了这东临胆子都变小了?畏首畏尾的,憋屈死了!那个东方焯算什么东西,谁不知道东昇国那个老皇帝最宠爱的儿子是太子?你要是怕

    麻烦,让他死在这里不就得了?反正这是东临境内,到时候东临和东昇国要是打起来,我们……”“你知道什么?东方焯若真的那么好解决,早就被太子杀了,还会活到现在吗?你太小看别人了!这东临皇和段锦炎虽然不足为据,但你别忘了,东临还有个老祖宗在!你以为凭你这点能耐,可以在东临为

    所欲为吗?”

    古禹溪懒得再和这个愚蠢的妹妹多说,叫来近侍,吩咐道:“送公主回房,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踏出房门一步!”

    “皇兄!你,你居然要禁我的足?”古薇儿满眼不敢置信,古禹溪冷冷地瞥她一眼,“你乖乖的,别给我惹事,什么事都好商量,若不然,你自己考虑后果!别以为父皇和母后能保你平安无事,这里是东临,不是在东慕。言尽于此,你好自为

    之!”

    “你……我这是为了谁?哼,走就走!”

    古薇儿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干脆甩袖走人。

    但她也不是真的蠢到一点儿脑子都没有,古禹溪的警告她还是听进去了。虽然看上去她总是无法无天的,但骨子里却对这个皇兄又敬又怕。她知道皇兄这番话并不全是吓唬她,父皇和母后就算再宠她,也绝对不会允许她坏了皇兄的大事。到时候若是真的惹恼了皇兄,那她的下

    场就不好说了。

    可有些事并不是想防就能防得住的,古禹溪虽然已经吩咐了自己的人看住古薇儿,却防不住别有用心的人从中作梗。

    古薇儿前脚刚刚回房,后脚就有人将这边争吵的事禀报给了东方焯。

    东方焯唇角扬起一抹弧度,对身边的人吩咐道:“古禹溪虽然聪明,可惜却带了个蠢妹妹。派人去通知古禹溪,就说本皇子要请他过来小酌几杯,顺便叙叙旧。另外,找个机会……”

    “是。”

    身边的人得了主子的命令,当即离开了房间。

    等人走后,东方焯摊开手掌,掌心中赫然有一只浑身雪白的蛊虫。他凝视着那只蛊虫,唇边的笑意渐渐扩大,“真是个有本事的小女奴,居然跑到了这东临国来。有意思,真是有意思。”

    ,精彩!

    (m..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