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68 当年大案,审蒋皇后(求票)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四月末,漠北传来战报,一直跟大元在漠北边境相持不下的大晋军队,刚刚从邻国借来了十万援军。

    驻守漠北的李家军本来能绰绰有余地守住边境,现在这十万援军一来,双方兵力差距悬殊,情势一下子变成了岌岌可危。

    战报一到,建兴帝紧急召集朝中武将商议对策。

    李家军再如何骁勇善战,也只能勉强多撑一段时间,必须增派援军过去。

    大元距离漠北最近的军队,就只有驻守西北的镇西王的十六万军队。西北和大元接壤的国家是羌沙,最近跟大元关系还算和平,西北防线可以暂时松一松,先调派一部分镇西军去十万火急的漠北支援。

    建兴帝下了圣旨,命镇西王麾下的两员大将带领八万镇西军,火速前往漠北。

    但西北距离漠北数百里,八万军队赶过去,至少也要半个月时间。这半个月需要李家军拼死守住漠北,否则一旦这道多年来未曾动摇过的防线被冲破,大元的北境半壁江山,就会顷刻间陷入烽火之中。

    消息传到安国公府,李氏恨不得自己也立刻冲到漠北边境去,跟父亲兄长们一起并肩抗敌。

    李家全家长年驻守漠北,现在都在漠北军中。李氏之父李庚是辅国大将军,李家军主帅;李氏之兄李长云是云麾将军,李家军副帅;李长云的两个儿子李朔风和李雁声都是李家军里的将领。

    只有李氏一人,因为嫁给了宁茂,远在千里迢迢之外的京都,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家人了。

    宁霏劝住了李氏。京都距离漠北更远,等她赶过去了,镇西军早就先到漠北了,而且她一人去了也没什么用。

    李氏尽管放弃了去漠北的念头,但天天牵肠挂肚地担忧,睡不好吃不好,没几天整个人就瘦了一圈下去。

    安国公府里,宁茂也跟她一样紧张,但穆氏却对这些完全不闻不问,天天就是弄孙为乐。

    邱姨娘的第二个儿子现在已经快满五个月了,白白胖胖,长势喜人。这孩子十分乖巧可爱,从来不无缘无故地随便乱哭,一见人就喜欢笑,跟穆氏也特别亲近。

    穆氏虽然只要是孙子都喜欢,但再公平的长辈,总是会有更偏爱哪一个孩子的。跟已经被宠坏了性子,骄纵任性,动不动就撒泼大闹的宁浩比起来,现在自然是这个小孙子更加招人稀罕。

    而且小少爷才几个月大,照顾上需要花费的时间也多得多,穆氏什么都喜欢自己来,但毕竟人年纪大了,精力有限,注意力多放在小少爷这边,自然就冷落了宁浩。邱姨娘也是一样,以前可以天天陪着宁浩,现在要分顾两边,难免忙不过来。

    宁浩以前是整个宁府独一无二的男丁,从小到大,一直备受重视和宠爱,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习惯了以自我为中心,周围所有人都围着转的感觉,现在众人的注意力一下子都分到了小弟弟的身上,不再只捧着他一个人,就觉得受了冷落,忿忿不平。

    因此,这段时间宁浩闹得格外厉害,为了把众人对他的关注拉回来,隔三差五就要大吵大闹作天作地一番,把汉广堂和琼琚轩里的房间都砸烂了不知道多少遍。

    穆氏和邱姨娘也不知道该拿宁浩怎么办,打骂又不舍得,管教又没作用,被宁浩闹得焦头烂额,哪里还有心思管其他的事情。

    宁霏不管穆氏那边闹成什么样,她就是天天陪着李氏,免得李氏这段时间心理压力过大,身体熬出什么问题来。

    到五月的时候,又有另一件需要她出面的事情发生了。

    谢明敏得了肠痈之症。

    肠痈就是阑尾炎在这个时代的叫法。以千年之后的医术,可以通过手术来切除阑尾,而且只是个小小的手术而已,只要治疗及时,基本不会危及生命。

    但在这个无法动手术的时代,肠痈就是一种凶险可怕的疾病,很多人得了之后就只有等死的份儿。中医也不是没有治疗的方法,但只适用于初期,后期成脓穿孔了就没办法了。而且效果太慢太轻微,治愈率低下,病人往往是还没等服下去的中药起效,就已经病情恶化而死。

    谢明敏的肠痈在发现时,已经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这种时候基本上可以说是药石无医了。太医院的太医们束手无策,只能尽量给她延长性命,减轻痛苦。

    但肠痈的痛痛起来非同小可,有很多病人都不是因为炎症,而就是被活活痛死的。即便太医尽了力,谢明敏还是天天疼得死去活来,在床上翻滚个不停,呻吟叫唤声不绝于耳。

    建兴帝因为蒋皇后的芥蒂,跟这个女儿的亲密程度稍稍打了折扣,但毕竟是以前从小疼爱到大的,父女之情在那里,看见谢明敏这般痛不欲生的样子,还是心疼得要命。

    太医院是的确没办法了,就算拿刀架在太医们脖子上逼着也无济于事,建兴帝便满天下地发榜,重金悬赏寻找能治肠痈的大夫。

    但除了江湖上以外,为皇室服务的太医院,其实就是集当代医术之大成的地方,代表了最高的医术水平。太医院都搞不定的病,民间那些大夫就更没有这个本事。

    江湖上倒是有医术更加精湛的名医神医怪医之类,可这些人也不是一张悬赏令就能招得来的。

    建兴帝焦急之下,想起了还有宁霏,她的医术也是被太医院承认过不在太医们之下的。于是便抱着一份希望,召宁霏进宫,看看能不能治谢明敏的病。

    宁霏欣然前往。谢明敏为了太医院看病方便,现在已经不住在公主府,而在皇宫里她以前住的华林宫里。

    一进华林宫,里面飘散着一股浓浓的药味。谢明敏刚刚服过安眠的汤药,躺在床上睡着了。

    数月不见,她整个人已经被疾病折磨得变了一个样子,骨瘦如柴,脸色蜡黄,两边眼睛深深地凹陷进去,下面是浓重的青黑色眼圈。昔日的娇俏美貌荡然无存。

    她现在每天就只能靠着汤药来强迫入睡,虽然对身体有损害,但不喝药的话,疼得根本连睡都睡不着,几天都撑不下去。

    让谢明敏睡着,这是宁霏特意要求的,说是她需要在谢明敏的安静状态下给她诊脉。但其实是为了不让谢明敏见到她,否则谢明敏就是死也不会让她诊治。

    宁霏给谢明敏把了半晌的脉,又让众人先在外面回避,自己在内间翻开谢明敏的衣裳看了一遍。对建兴帝道:“皇上,安贵公主这并不是肠痈,而是中毒了。”

    建兴帝眉头皱起:“中毒?太医院不是说她这是肠痈的症状吗?”

    宁霏道:“公主的症状的确跟肠痈几乎一模一样,也难道太医院会这么以为。但臣女刚刚看过公主的身上,她的腰腹和后背位置的皮肤下面,都有大量针尖大小的紫色出血点。肠痈是不会出现这种症状的,这就是中毒的表现。”

    太医院的太医们还真没有见过谢明敏身上有什么异常。这群太医都是男性,胡子花白年纪一大把,怎么可能去看公主身上这么私密的地方。

    太医院虽然不是没有医女,但因为一开始就把谢明敏的病诊断为肠痈,所以也没有检查遍她的全身。平日里伺候谢明敏的丫鬟宫女,又不懂医术,就算看见了也不知道那是什么。

    这边太医们正在为没有诊断出安贵公主真正的病情而心虚,担心建兴帝会因此对他们发怒。不料偷眼一看,建兴帝根本就没有理会他们,而是一副震惊骇然的样子,脸色大变,像是想起了什么极其重要的事情。

    五年前,孟皇后因为得了肠痈而死,她的身上也有宁霏所说的大片紫色小点。

    太医们自然是没有见过,但他在孟皇后生病的那段时间里,尽管孟皇后已经不能侍寝,他还是留在永安宫中,跟孟皇后同床共枕,甚至亲自帮她擦身更衣,看得再清楚不过。

    谢明敏不是肠痈而是中毒,那孟皇后当年呢?

    建兴帝一把抓住了宁霏的肩膀,脸色一片煞白,声音嘶哑粗粝。

    “安贵中的是什么毒?从哪来的?”

    宁霏被建兴帝吓了一跳:“皇上!……”

    建兴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开宁霏,但仍然是一脸的急切:“快回答朕!”

    “安贵公主中的毒名叫紫述香。”宁霏道,“至于这毒是从哪来的,请恕臣女一时无法准确回答皇上。因为紫述香是一种毒香,不需要入口或者触碰,长期闻香气就会中毒。这香气的来源可以有无数种,臣女需要检查一下安贵公主最近一段时间来住的地方,才有可能发现。”

    谢明敏最近住的自然是公主府。因为众人对她的态度的改变,她近来都不大爱出门交际了,留在公主府里的时间比以往更多。

    建兴帝猛然站了起来。

    “摆驾!去公主府!”

    ……

    建兴帝走得太急,都没来得及提前通报,一大群人浩浩荡荡地来到公主府时,驸马杨昕正急匆匆地出来迎接,赶得气喘吁吁。

    “皇上请恕微臣未曾远迎……”

    建兴帝的心思全然不在这上面,还没等杨昕行完礼,就不耐地随意挥了挥手让他起来。

    这些天谢明敏在皇宫里,杨昕只能进宫去看她,因为他的身体行动不便,每一次来回都要折腾许久。

    杨昕本来还想问谢明敏的病情是不是出了什么状况,但见到建兴帝等人的样子,像是发生了更加重大的事情,便没敢开口问。

    “你需要查哪里就查哪里。”建兴帝对宁霏道,“其他人能帮忙就让他们帮忙,一定要查出这毒是从哪来的。”

    “是。”宁霏应了一声,又转向太医院的众人和公主府的下人们,道:“请各位把能够散发香味,而且安贵公主又有接触过的东西,包括各种香花、香草、熏香、焚香、香烛、佩戴在人身上的香囊香珠等等,全部搜集到这个院子里来。”

    建兴帝就在这里,众人哪敢怠慢,立刻四散而去。

    谢明敏搬去皇宫里治病的时候,什么东西都没有带,全留在了公主府里。还不到一个时辰,除了那些种在地里不能挖出来的花草以外,大半个公主府里能散发香味的东西,全都被堆放在了院子里面。

    “宁六小姐,公主碰过的带香之物,能搬动的全都在这里了,花园里的香花香草实在是太多,恐怕需要您移步过去查看。”

    宁霏看了看那一大堆东西,先从谢明敏平时最经常带的几件荷包、香囊和串珠开始,一件件地仔细检查过去。

    贴身带的东西看完了,就轮到那些香炉,香烛之类,然后才是数十盆的花草。

    谢明敏大约是因为对德贵妃有敌意,养的花草里面带香味的不多,宁霏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那盆夜光兰。

    夜光兰的花期已经快要过了,大部分花朵都已凋谢,只有晚开的几朵仍然绽放在枝头上。大白天里光线充足,看不出这种花的奇异之处,但即便花已经快要凋尽,那种馥郁的花香仍然沁人心脾。

    夜光兰除了在黑暗中能发光以外,还有一点独特之处,就是异香浓郁。花朵盛开的期间,满院飘的都是它的香气,可维持数月不散。

    “应该就是这棵夜光兰了。”宁霏让众人看夜光兰花心当中的一点深紫色,“紫述香表现出来的就是紫色。花是有毒的,散发出来的香气也有毒。公主应该是对这棵夜光兰十分喜爱,天天欣赏,有毒的香气闻多了,最终便中了毒。”

    众人一听这夜光兰就是毒源,都下意识地倒退了几步。

    宁霏道:“不用担心,紫述香在香气里的毒性微弱,日积月累闻多了才有效果,偶尔吸进去一点是不会有影响的。不过如果直接吃下去的话,立刻就会中毒。劳烦公主府的各位,随便找一只什么动物来。”

    公主府的侍卫牵来了一只狗,宁霏摘下几朵夜光兰,在火上烘烤干了,碾成粉末掺进肉里,喂给那只狗吃。只过了不到半个时辰,那狗就在地上痛苦地翻滚起来,不住地惨叫悲鸣。

    众人面面相觑。建兴帝的脸色沉得像是要滴出水来。

    “这夜光兰是有毒的?为何以前从未听说过?”

    宁霏在那条狗的脊椎位置上轻轻一按,结束了它的生命,这才站起身道:“夜光兰来自南疆,臣女也没听说过它有毒。而且紫述香是人制造出来的香,跟夜光兰没有一点关系,不是花本身就有的。应该是有人后来先对花下了毒,把它变成了一棵毒花。”

    建兴帝的脸色更沉了。

    这棵夜光兰,最早的时候是蒋皇后派人去南疆找来的。

    送给孟皇后之后不久就开了花,孟皇后在花期之后没多久,就得了类似肠痈的病症,药石无医,在痛苦中熬了大半个月,最终香消玉殒。

    后来这棵花到了谢明敏这里,也是开花的时候,谢明敏也得了同样的病。

    “恕微臣冒昧插一句话。”杨昕在旁边小心翼翼地开口,“公主虽然喜欢这棵夜光兰,天天欣赏,但照料养护夜光兰的花匠,在这棵花旁边的时间比公主多得多,为什么公主府里的花匠没有一个中毒?”

    宁霏看他一眼。这位驸马爷只是身材胖了,但头脑一点都没有因此而受影响,不愧是当年享誉全京都的才子。

    “杨驸马这个问题问得很关键。因为紫述香的毒性在正常情况下,可以潜伏在人体内几十年都不会发作,只有碰上了各种参类,才会迅速导致真正的毒发。公主府上的花匠,我想应该是吃不上人参的吧?”

    下人们虽说是在贵族府邸里面,也就是吃得比一般百姓好些而已。贴身伺候的丫鬟小厮还能吃到主子剩下的东西,但花匠是肯定不用想的。

    整个公主府只有谢明敏和杨昕两个主子,能天天吃得到人参这么贵重的东西。而杨昕是很少去看夜光兰的,因为谢明敏现在反感他,不喜欢让他靠近。

    孟皇后那边也是一样,整个永安宫就只有她一个主子,养花的宫女太监不可能吃到人参,所以只有她一个人中毒。

    建兴帝听到这里,已经不用再听下去了,衣袖一摆,转身而去。

    “宁家丫头,杨驸马,还有太医院的所有人,公主府伺候安贵的丫鬟和照料这棵夜光兰的花匠,全部跟朕进宫。”

    他的语气冷得像是要凝结成冰。

    “朕有一桩大案要审。”

    ……

    永安宫。

    “皇上驾到——”

    太监长长的通报声在宫门口响起。蒋皇后又惊又喜又是慌乱。

    因为从未想过建兴帝竟会突然来永安宫,她的衣服饰品都没有穿戴整齐,妆容也未收拾,手忙脚乱地刚刚插上一只凤簪,建兴帝就已经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蒋皇后连忙跪下行礼:“臣妾叩见皇上,臣妾衣冠不整,在皇上面前有失仪态,罪该万死……”

    说到一半,感觉气氛不对,抬头一看建兴帝冰冷的脸色,以及后面浩浩荡荡一大群人,脸色顿时也变了。

    “皇上这是……”

    苗公公伺候建兴帝落座。建兴帝并未让蒋皇后起身,她就只能跪着,膝行转向建兴帝。

    “皇后,朕有些事情要问你。”建兴帝缓缓地道,“你务必如实回答。”

    蒋皇后一看大堂里站的众人,有宁霏,有谢明敏的驸马杨昕,有公主府的下人,有太医院的太医。尽管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只要宁霏在场,她的心里顿时就是咯噔一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但她只能回道:“皇上请问,臣妾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不敢欺君。”

    建兴帝的语气平静得可怕:“你为什么要害死画水?”

    画水是孟皇后的小字。

    蒋皇后万万没有想到建兴帝第一句话问的竟然就是这个,像是一脚踩空猛然摔进了深渊,吓得她一瞬间脸色煞白。

    “皇上!这……这话是从何说起?臣妾何时害死孟姐姐了?”

    “住口!你这毒妇不配叫她姐姐!”建兴帝突然怒吼起来,“你当年送她的那盆夜光兰里下紫述香,她中毒后的症状跟肠痈一模一样,太医院治不好她,她痛了大半月活活痛死!……你知不知道,你的宝贝女儿把夜光兰要回去之后,也中了紫述香的毒,现在跟画水当年一样,正在床上翻滚挣扎,痛不欲生!”

    ------题外话------

    月票双倍活动开始啦,今天万更,求票子!

    152714282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