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73 幡然醒悟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宁茂又是一阵头疼。

    他再娶正室夫人,本来是不可能随便娶一个的,总得家世背景跟李氏差不多,双方联姻能给他带来助益才行。

    但是穆氏目光短浅,只贪图享受眼下一时的婆婆威风,根本考虑不到这么长远的地方。他要是跟穆氏解释这个,穆氏肯定听不进去,还得骂他不孝,宁愿让母亲被媳妇作践。

    孝字大过天,穆氏要是坚决让他扶正邱姨娘的话,他还实在是不能不听。否则要是穆氏不依不饶地一闹起来,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罢了,他现在的官职已经到了从二品尚书右仆射,再想往上的话,靠姻亲关系也是不大可能的,顶多是能帮助他稳固他现在的位置。而且他现在也没有什么合适的人选。

    穆氏非逼着他扶正邱姨娘,就先扶正算了,要是以后碰上合适的联姻对象,到时候再说。

    “好了好了。”宁茂无可奈何地说,“我答应母亲就是。明天就先去官衙登记,把邱姨娘扶为平妻。”

    穆氏这才满意。

    ……

    李氏那边,对于宁茂的离开,她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眼神凝滞地直直望着前方,目光一动都不动。无论别人对她说什么,她都像是根本听不见,要不是还有微弱的呼吸,几乎就跟木头人没有什么分别。

    丁大夫开过药方,厨房那边很快就熬出药来,由月季送过来,喂了李氏大半碗,李氏也毫无反应地任凭她去喂。

    月季知道李氏是一夕之间失去好几个亲人,太过悲痛,一时无法从这么大的打击中缓过来。看着她这副样子又是心疼又是担忧:“夫人,您别再这样了,您还有六小姐呢,为了六小姐,您也得好好保重身体啊……”

    外面房门打开,宁霏走了进来,看见靠在床上的李氏,微微蹙起眉头。

    “月季,你先出去吧。”宁霏对月季说,“这里有我就行了。”

    月季行过礼退下,宁霏坐到李氏身边,拉过李氏的手腕正准备给她诊脉,发现李氏手里还抓着一张纸条,就是从漠北传来的那封信。

    宁霏把纸条取出来,看了一遍,又拿起来对着光看了看,问李氏:“娘,漠北有玉绵纸吗?”

    李氏本来像是什么声音也听不到,这时的目光竟然动了动,落到宁霏手里的那张纸上。

    宁霏自言自语道:“听说这玉绵纸是用青檀树树皮做的,但是青檀树只生长在中原和南方,漠北那边根本没有,所以也只有中原能见到玉绵纸……”

    她话还没说完,李氏就一把将她手中的那张纸条夺了过来。

    她从小在漠北长大,从来没见过漠北有玉绵纸。漠北本来就不是什么文采昌明之地,那边也有自己当地特产的纸张,又不是缺纸,没人会千里迢迢地把产于中原的玉绵纸运到漠北去卖。

    而宁茂派去的那些人,更不可能带着玉绵纸去漠北,那他们为什么会用玉绵纸从漠北写信回来?

    李氏一句话不说,从床上下来,出了房间。

    宁霏在她后面微微一笑。

    她早猜到宁茂会耍什么把戏,但当时并没有提醒李氏,任由宁茂去骗她。

    执迷不悟的人,总要等到亲眼见到了事实真相的残酷,否则恐怕一辈子都清醒不过来。

    李氏出了琴瑟居,打听宁茂在什么地方,得到的回答是老爷在邱姨娘的琼琚轩里。

    李氏呵呵冷笑。她家里陡逢剧变,她听到噩耗悲痛过度,在那里不说不动像木头人一样的时候,他竟然去了姨娘那里!

    李氏直接去了琼琚轩,门口守门的婆子见她过来,吓了一大跳,正想要进去通报宁茂和邱姨娘,李氏一伸手就把她的下巴捏脱了臼,把她重重甩到一边,那婆子一头撞在院墙上,人事不省地晕了过去。

    院子里的其他两个丫鬟从未见过平时温柔文静的夫人,动起手来竟然这般干脆狠辣,也全都被吓到了,见李氏的目光朝她们扫过来,齐齐往后倒退了几步,噤若寒蝉,一声都不敢出。

    李氏大步往琼琚轩堂屋走去。

    堂屋里,穆氏、宁茂和邱姨娘都在。邱姨娘刚刚得知她即将被抬为平妻,欣喜若狂,跪在穆氏面前连磕了好几个响头。

    “谢老夫人!……不,谢母亲!儿媳今后一定会好好孝敬您伺候您,让您抱上一大群的大胖小子!”

    穆氏就爱听这话,笑呵呵地扶起邱姨娘:“你是个好的,娘做主把你抬为平妻也是理所当然,你以后就是茂儿的正室夫人,可得好好相夫教子,娘少不了疼你的份儿。”

    “砰!”

    大门一下子被推开,李氏站在门口,一脸的冷笑。

    宁茂如遭雷击一般,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惊慌。

    “夫……夫人……你怎么来了……你不是……”

    “国公爷怎么还叫我夫人?”李氏一脸讥讽,“你们不是刚刚已经有了一位新夫人吗?”

    宁茂也不知道她站在门口听了多久,应该是什么都被她听见了,一时间手足无措,尴尬万分。

    可她受了那么大的打击,这会儿不应该是在琴瑟居躺着吗?怎么会突然到这里来?外面守门的下人为什么也一点动静都没有?

    “我……浩儿快满十岁了,你又没有儿子,娘一定要让我抬邱姨娘为平妻,这样浩儿就可以请封世子……我正打算告诉你……”

    “告诉我?”李氏的冷笑越发刺耳,“原来抬平妻这么大的事情,国公爷一个字都不用跟自己的正室夫人商量,只要告诉我一声就行了吗?”

    穆氏见不得李氏这般咄咄逼人地对着自己的儿子,也站了起来,理直气壮地道:“没错,这就是我和茂儿两人做的决定,你算什么,有什么商量的资格?你识相的就给我老老实实接受邱姨娘为平妻,不接受就给我滚出我们安国公府,正好把正室夫人的位置让给邱姨娘!我早就想撵你这个占着窝不下蛋的逆妇了!”

    邱姨娘在旁边听着,暗暗窃喜。果然李氏就只是仗着李家的势作威作福,穆氏以前就算是再暴怒,也不曾说过要休了李氏的话,一直忍气吞声。如今李家一倒,穆氏立刻就迫不及待地往外赶人了。

    穆氏这话一出,李氏和安国公府非得翻脸不可,她的安国公夫人之位,就十拿九稳手到擒来。

    李氏在穆氏这般破口大骂之下,并没有对穆氏动怒,而是冷冷地看向了宁茂,像是在等着他的反应。

    宁茂避开她的目光,低声劝穆氏道:“母亲,你少说两句……”

    “哈哈哈!”

    李氏突然大笑起来。

    “少说两句!你的回答就是少说两句!好!好!好!”

    她走上前一步。

    “这事先放一边,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请教国公爷。你之前说派了人去漠北,派了几个人?他们什么时候出发的?分别是谁,叫什么名字?”

    宁茂被她这一连串的质问问得心里发虚:“夫人问这些干什么?……”

    “因为我对他们传回来的这些消息保持怀疑态度。”李氏挑眉,“他们既然已经完成了任务,现在应该在回来的路上了,等他们到了京都以后,我想一个一个地问问他们在漠北的经历。国公爷应该能帮我把这些人叫来吧?”

    宁茂头上冒出冷汗:“夫人,你这是不相信我?”

    李氏把手里拿着的那张纸条摔到宁茂的面前。

    “从漠北传信回来的纸条,用的竟然是漠北根本没有的玉绵纸。国公爷,你是不是想说他们除了玉绵纸以外,用其他纸写字都会天打雷劈,所以才需要千里迢迢专门带着玉绵纸去漠北?”

    宁茂纵然平日里在官场上能言善辩,这时被当面揭穿谎言,一时也尴尬得不知该说什么。

    只后悔自己找别人代写纸条的时候,没交代对方注意用什么纸张,结果被看出了破绽。

    但李氏刚刚看到信的时候,不是整个人都垮了吗?按理说她现在应该都还在打击中没有缓过来,怎么会注意到这么小的细节?

    李氏冷笑:“国公爷根本就没派什么人去漠北,这封信也是叫人代写来糊弄我,捏造了一个找到尸体的假消息,好让我彻底死心吧?……亏国公爷平日里百般注意自己的名声形象,这般撒谎撒得连眼睛都不眨一下,明里一套暗里一套,对自己的夫人都满口谎言,要是被那些朝臣们知道了,不知以后还敢不敢跟国公爷共事?”

    之前蒋皇后派孙姑姑来安国公府为睿王提亲的时候,他就已经欺骗过她一次,阳奉阴违地准备瞒着她暗中答应下睿王的亲事。

    那一次因为宁霏最后没有真的嫁给睿王,而且她又看在多年的夫妻感情上,原谅了他。但这一次,她再也不存在什么原谅不原谅的问题,因为她彻底看清了这个男人虚伪丑恶的面目。

    骗她说已经派了人去漠北,这已经让她不能容忍,更过分的是他竟然还捏造了她的家人已经尽数确认死亡的消息,让她彻底死心。

    要是祖父他们其实还活着,而她被他所欺骗,没有及时去找他们,导致错过了他们最后一线活命的生机,那她就是李家最大的罪人,她永远都不能原谅自己。

    明知道她在得知家人的死讯之后,会何等悲痛何等绝望,在这么大的打击之下精神身体就算不垮掉,也会大伤元气,还是用这种死亡信件来骗她。就为了不让她一个女人亲自去漠北,免得坏他安国公府的名声。

    这个男人,她当初一心一意爱上的翩翩才子,她不惜离开家人远走千里也要嫁给他的俊美少年郎,她成亲后百般容忍委屈求全,连自己的本性都深深压抑下去,只想求得他欢心的夫君,其实根本就没有爱过她。

    不爱她倒还罢了,毕竟感情这种东西勉强不来,可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用不爱她就能说得过去,他就是一堆彻头彻尾的渣滓。

    他对她的那些客气、尊重、彬彬有礼、温言软语,全是看在她背后的李家的份上。李家一倒,他就迫不及待地撕开道貌岸然的面具,露出了藏在下面卑劣丑陋的真正面目。

    而她这么多年来,还可笑地一直自欺欺人,为他解释,也为自己解释,找尽一切理由借口,骗自己说他对她其实是有感情的。

    他并不是那个把她骗得最惨的人,她自己才是。

    现在她犹如醍醐灌顶,幡然醒悟,看着眼前这个曾经深爱了多年的男人的脸,只觉得一阵阵翻江倒海的恶心。

    152747451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