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80 李家的女婿不好当啊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宇文昆冲进碧月湖,找到守城将军,一把揪着他的衣领提起来:“李家军呢?”

    守城将军一脸懵逼:“……李家军?”

    宇文昆恨不得把他的脑浆子摇出来:“不是说碧月湖被李家军围了?”

    守城将军一脸大写的懵逼:“是谁告诉大帅碧月湖被李家军围了?”

    宇文昆就算是再震惊,一瞬间也明白过来自己被骗了。要么那封信是假造的,要么罗征推翻了他们的合作。

    后者的可能性很小。因为罗征这时候倒戈的话,对他自己没有任何好处。

    一封信把他的七万军队引到了碧月湖,赤门关那边只剩下不到三万人……要是这时候大晋军队进攻赤门关呢?

    宇文昆如遭雷击,全身寒毛倒竖,一转身就大步往外冲去。

    守城将军被他弄得一头雾水,觉得有必要把话说清楚,在后面喊:“大帅,前几天确实有一批人混进了碧月湖城里,想要劫走李长云,不知道是不是李家军的人。”

    宇文昆本来不想搭理他,听到李长云这三个字,脚步又硬生生停了下来。

    “李长云现在怎么样了?”

    若是李家军真的进攻赤门关,有李长云在手上,还能作为一个人质。

    守城将军一脸大写加粗的懵逼:“大帅不是派人接走了李长云吗?”

    宇文昆再次冲到守城将军的面前,这次他的衣领直接被拽得裂了开来:“本帅接走了李长云?!”

    守城将军差点被他的吼叫声震聋耳朵:“那……那些人天天在关押李长云的地牢周围转悠骚扰,都是一群武功高手,末将很难抓到人,担心这样下去李长云万一哪天真的被劫走……后来末将飞鸽传信给大帅……”

    宇文昆砍断他的话:“本帅根本没见到碧月湖这边有信鸽过来!”

    守城将军睁大眼睛:“怎么会?信鸽在大漠野地里没法生存,它们不会偏离路线乱飞的啊!”

    ……

    若干里之外……

    溪流边的篝火上,用树枝架着好几串金黄流油的烤肉,香气扑鼻。谢渊渟从火上拿下其中一串,递给宁霏:“吃这个,没有羊肉那么油腻。”

    宁霏接过来咬了一口:“不错,想不到沙漠里养出来的鸽子也这么鲜嫩。”

    ……

    宇文昆咬牙切齿地:“后来呢?”

    守城将军战战兢兢,已经猜到了发生的事情:“后来……就是今天早上,有一队骑兵来到碧月湖,说是大帅派过来接走李长云的。末将想着李长云在大帅那边应该安全些,看那些士兵又全是大晋人的样子,就把李长云交给了他们……”

    宇文昆简直想把他掐死:“白痴!那些人是易容的!易容术就是起源于中原,我们假扮李长云还要借大元那边的人来,他们难道就不会用易容术?”

    守城将军被他吼得几乎要瘫坐到地上去。

    这也怪不得他啊。他前面几天被那些幽灵一般神出鬼没的劫囚者折磨得心力交瘁,连续几个晚上都没睡过安稳觉,就怕李长云这个重要俘虏被劫走,。

    那些大晋骑兵来的时候,他一听说终于可以不用守着李长云这个烫手山芋,如释重负,精神一下子放松下来,所以才没有仔细检查核对对方的身份,把李长云交了出去。

    宇文昆只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不但赤门关那边危急,现在连李长云都被对方不费一兵一卒就给骗了出去。

    但他现在没有工夫跟守城将军算账,一把将对方掼在地上,冲出了大帐。

    七万大晋军队在草原上急行军,赶了整整两天才到碧月湖,这才不到一个时辰,屁股都没来得及在碧月湖的土地上坐热,又得知要掉头急行军赶回赤门关,一个个士兵简直连崩溃的心都有。

    这是在逗他们玩吗?

    七万大军移动起来不是容易的事情,尽管宇文昆这边催得再急,但赶了两天路的士兵们体力消耗太大,回程时已经无法保持来时的速度。也不能强行让他们透支体力赶路,否则到了赤门关那边就算来得及,一个个都累趴下了,还打什么仗。

    回程用了两天半时间。快到赤门关的时候,宇文昆远远望见赤门关的城墙,全身瞬间就凉透了下来。

    城墙下硝烟滚滚,火光未熄,南城门已经洞开,大队的人马正在鱼贯进城。而城墙上面,有一个士兵昂首阔步走上墙头,插下一面黑金色的旗帜,一个巨大的“李”字,在风中猎猎作响。

    那是李家军的军旗!

    ……

    十几万大晋军队失了最重要的赤门关,被阻隔在尧山以南,只能固守着碧月湖等几个城池。

    因为之前赤门关驻扎的晋军人数最多,大晋那边运过来的军需也要经过赤门关,所以这里的军需储备量最充足。

    李家军收复赤门关两天之后,大晋又有一批粮草运到,李庚下令守城士兵把朝北一面城墙上插的军旗换成晋军军旗,大晋运送粮草的士兵并不知道赤门关已被李家军收复,白白把这数百车的粮草送上门,落到了李家军手中。

    相比之下,被截断在大元境内的晋军就处于一个极为尴尬的境地。没有粮草来源,没有援军帮助,前有李家军,后有镇西军,腹背受敌。

    镇西军的统帅镇军大将军罗征得知李庚等人未死,李长云从晋军手里被救出,李家军收复了赤门关之后,就知道大晋军队大势已去,想要除掉李家人灭口,是不可能再做得到了。

    罗征自知自己犯的是通敌叛国的第一等大罪,在一个晚上带着自己的一批心腹,弃军连夜出逃,也不知逃向的是什么地方。

    李庚在收复赤门关之后,就派了信使到镇西军军中,说明罗征勾结大晋的事情。镇西军中的大部分低品级将领,也就只是听上面的命令行事,未必知道罗征都干了些什么。

    信还未传到,罗征就已经先逃了。

    这一逃就是畏罪潜逃,等于承认了李家军派来的信使说的都是事实,那些镇西军将领们如何还有不信的。

    有一部分跟着罗征参与了叛国之事的将领,见主帅逃跑,也跟着趁众人不备的时候逃离了镇西军。但大部分的低品级军官和几乎所有的士兵都留了下来。

    这些镇西军将士因为没有主帅统领,无法自己行军,将领们便做了最保守的决定,严严实实守住南边防线,不让大晋军队南下。这总不会出错就是了。

    十几万晋军,每天需要消耗的粮草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在大元境内只耗了短短五六日,就到了弹尽粮绝的地步。

    李家军从一个城池攻到另一个城池,晋军从一个城池撤退到另一个城池,最后只剩下碧月湖的时候,晋军也从十几万缩减到了只剩**万。

    这时候的晋军早就是强弩之末,碧月湖最后一场战役,也成了无路可退的困兽之斗。战役十分惨烈,一天一夜的攻城激战之后,碧月湖终于也被攻破。

    晋军逃出碧月湖,在城外的平原上被李家军包围,将近六万人被斩落马下,只剩了一部分残兵败将,逃向尧山的方向。

    尧山高达千丈,险峻难行,所以唯一的缺口赤门关才会成为天险。这要翻过山去,两万多晋军又不知道只能剩下多少了。

    漠北正战火连天的时候,宁霏这段时间来都没工夫去管战事,一门心思围着李长云几个人连轴转。

    李长云被晋军俘虏之后受了刑,晋军不打算要他的命,所以这些伤都不致命,但比起李庚等人之前的情况更加麻烦。晋军心狠手辣,打断了他的两边腿骨,虽然能接上,但要想恢复得完好如初,颇要宁霏费一番心力。

    李庚的伤最轻,所以之前没几天就能离开曲海,前往镇西军的驻扎地,后来又统帅李家军辗转征战。

    李朔风和李雁声伤重些,但两个都是年轻人,身强体壮,赤门关破之后又在关城内休养了一段时间,在宁霏的精心调理下,现在已经好了七八分了。

    谢渊渟也完全不管赤门关外的事情,但他并不是因为跟宁霏一样有事情要忙,宁霏怀疑就算是天塌下来,只要跟她和他自己没关系,他都不关心。

    因为李家人的家风传承,家族里不管男人女人,大都是很容易相处的直性子。三代人有一种奇怪的隔代差异。

    李庚年纪最长,性情最为洒脱豪迈,李长云倒是比父亲沉稳得多,颇有大将风范,到了李朔风这里又拐回去,简直就像个炮仗一样一点就着。倒是年纪最小,只有十六岁的李雁声出淤泥而不染,相对文雅一些,大概算是李家人里最有书生气的一个。

    李庚对谢渊渟本来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上次在曲海时谢渊渟不由分说把宁霏拉走,还附赠一个“不服你来咬我啊”的眼神,差点没给他气完。

    在赤门关里再一次见到谢渊渟,要不是看在这次收复漠北失地他也立了大功的份上,非得上去跟他打起来:“小兔崽子,拐跑我家外孙女儿,你很能耐是不是?要不要跟老子去练兵场上练两个回合,看看老子咬不咬得动你?”

    谢渊渟一脸诚恳地:“外公,您不能在孙女婿面前自称老子,不然辈分就乱了,会折煞孙女婿的。”

    李庚:“……”

    宁霏赶紧上去劝架:“外公您不用理他,他的事情您在京都应该有听说过,神经病一个,不值得您计较。”

    李庚声音提高一个八度:“……神经病一个还想娶我家外孙女儿?!”

    宁霏:“……”

    李朔风看谢渊渟也很不顺眼。他本来听说姑姑那边有个漂亮可爱的表妹,一直盼着哪天有机会去京都见一面,结果在漠北人是见到了,竟然是带着个未婚夫君一起来的,顿时觉得这个落差无法接受,心理十分不平衡。

    伤势刚恢复得差不多,宁霏说过可以不忌饮食的时候,他就拎着两大坛烧刀子去找谢渊渟拼酒。

    漠北的男儿没有不会喝酒的,酒量越好越受人崇敬,不会喝酒的往往得被人嘲笑。李朔风本来想着,不到三碗烧刀子就能把这个从京都来的小白脸喝趴下,给他个下马威看看,李家的女孩子不是那么好娶的。

    结果喝到一半不省人事,第二天趴在帐篷里醒来的人是他,谢渊渟跟个没事人一样从外面晃悠进来:“表兄没事吧?昨晚我看你睡得太沉,只好把你直接送进来了。”

    李朔风一巴掌拍在谢渊渟的肩膀上:“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好兄弟,昨晚的事……能不往外说吗?”

    15276239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