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82 一脚踹出门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李氏的容貌本来极美,但她的美不在浅薄的皮相上面,而是美在骨子里,美在那种利落大方的姿态,飒爽逼人的英气,凛冽张扬的血性。

    偏偏她以前为了迎合宁茂的喜好,朝着完全不适合自己的方向去打扮,就好像一只玲珑剔透冰清玉华,只应该装清冽美酒的夜光白玉杯里面,装了一个浓油赤酱的红烧大肘子一样,怪异别扭,不伦不类,硬生生把这份美感给埋没了下去。

    把自己置身于庸脂俗粉之中,却又跟脂粉格格不入,以致于跟安国公府里善于描眉画眼穿衣打扮的邱姨娘苏姨娘之流比起来,虽然长得其实好过她们百倍,看过去却还远不如她们来得妩媚诱人。

    如今的她,终于从那层层罗衣首饰的桎梏束缚中挣脱出来,像是一把利剑从腐臭多年的泥潭中拔出,被暴雨冲洗得一干二净,涤清所有肮脏黏腻的污泥,终于能够在广阔的天穹下自由自在地纵横捭阖。

    整个人绽放出一种已经十多年不曾有过的耀眼光华,灼灼夺人眼目,犹如依旧锋锐的剑刃映照着泠泠寒光,凛冽而明澈。因为有了岁月的磨砺和沉淀,不似少女时代那么浮躁张狂,更显出一种令人望之心折的风华来。

    旁边有几位礼部的官员,正在点数建兴帝特地赏赐给李府的陈设用具之类,目光都控制不住地往李氏的身上被吸过去。

    他们以前在宴会上见过这位安国公夫人,但是刚才进李府的时候,几乎都认不出她来。

    只记得以前她虽然穿的都是华丽贵重的服饰,却平庸无奇得很,坐在一大群争芳斗艳的夫人小姐中间,整个人被埋得连找都找不到,什么时候竟然变得这般光彩照人了?

    宁茂的脸色一瞬间变得有些僵硬。

    以前他的确是觉得,女人要么温柔婉约,要么妩媚动人,要么楚楚可怜,这才是值得男人宠爱的女人。安国公府里的三个姨娘,基本上都是照着他的喜好挑选的。

    而他十几年前在漠北初遇李氏的时候,李氏一身白袍银甲,手持一柄红缨枪,乘坐在一匹黑色的烈性高头大马上,后面还跟着她麾下自己带的一支轻骑兵,里面个个都是像她一样全身披挂的女子。

    当时他就觉得,这种女人哪能算得上是女人啊,彪悍强势成这个样子,别说是温顺小意地伺候他了,万一哪天一个不顺心,能拿红缨枪在他身上捅出十几个透明窟窿来,这怎么当贤妻良母?

    但李氏后来偏偏喜欢上了他。为了他的喜好,放下刀剑,穿起绣裙,磨平了所有锋芒棱角,把自己火辣烈性的脾气尽量压制下去,竭力地变成他中意的那种温柔婉约的女人。

    可他还是不喜欢李氏。娶了李氏之后,他之所以能尊她敬她重她,她闹了事情生了不愉快,每次都是他低声下气地先去哄她,完全是看在她身后的李家的份上。

    而现在看见她的这副样子,就连他都不得不承认,跟他平日里随处都能见到的那些莺莺燕燕完全不同,这是一种震撼人心的美丽。

    宁茂没有多看下去。他今天来的目的是把李氏劝回安国公府去,只要她肯回去,她以后就算天天在外面穿着战袍盔甲,他都不会说半个不字。

    当年李氏爱他爱得那般死心塌地,远离家人千里迢迢地跟他嫁到京都,再加上夫妻多年,又有了一个女儿,他就不相信李氏说放下就能放下这段感情。

    以前李氏也不是没跟他大闹过。比如他纳几位姨娘的时候,宁霜等人在前头出生的时候,他瞒着她答应下宁霏亲事的时候。但只要他放低了姿态,低声下气好言好语地去向她赔罪,好好地哄着她,再给她一点甜头,她最终总是会原谅他的。

    宁茂想着,在脸上堆起温柔的笑容,朝李府门口走去。

    还没跨进门口,李氏就发现了他,大步走出来,把他堵在门口。

    “国公爷来寒舍有何贵干?”李氏微微挑眉,“现在寒舍正在整修,我也正忙得很,怕是没有空闲接待国公爷。”

    宁茂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个反应。但她的声音太过清晰响亮,引得周围的李府下人、礼部官员,甚至是李府门口外面经过的老百姓都纷纷驻足,目光全朝他们这边看了过来。

    宁茂被看得浑身不自在,这怎么也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私事家事,怎么能就在这李府的大门口,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

    “夫人,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宁茂勉强笑道,“前段日子我们误会太深,我有很多话想告诉夫人,但是不适合在这里说,要不我们先进去……”

    李氏上前一步,挡在门口正中央。

    “不能。寒舍虽然还未整修完毕,但至少是干净的地儿,国公爷进来踩脏了,下人们还得多费一番力气洗地板。我心疼他们辛苦,所以国公爷还是别进来了,有什么话,就在门口告诉我吧。”

    这段话一出,周围所有人的脖子又齐唰唰伸长三分,耳朵愈发竖起,眼神更加精亮。

    这是……安国公夫人在大门口怼安国公啊!

    还是一点面子里子都不留的那种!

    宁茂一半不敢置信一半震惊愤怒地瞪着李氏,脸色也是一半白一半红。

    李氏以前跟他生气,跟他吵闹,但也就是声音提高一个八度而已,从未这样带着明显的鄙夷和厌恶贬低于他。

    “夫人,你怎么能……”

    他说到一半,环顾周围强势围观的一群人,只觉得脸上像是火烧一般**辣的,实在是没法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下去,走上前,拉着李氏就要往李府里面进去。

    就算是要向李氏赔罪,要劝她哄她,也得在没人的地方。否则堂堂安国公,在李家的大门口向自己的夫人低声下气做小伏低地赔罪,周围这么多人围着看,不到半天就能在京都传得人尽皆知,他的脸面还要不要?

    李氏一侧身躲开他的手,像是躲开什么肮脏恶心的东西一样,连碰都没有让他碰到,脸色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宁茂,你是聋了还是傻了,听不明白我的意思?我说你不配进这李府的地,让你站在这大门口都已经是给了你天大的脸面,有话要么就在这里说,要么出门右拐不送!”

    宁茂目瞪口呆地愣在原地,这一次足足过了十几秒钟,都还没反应过来。

    李氏……刚才对他说了什么?

    李氏却已经不耐烦了,不给他反应的时间,转头就往李府里面走,把宁茂丢在原地。

    李家人已经在半路上,再过个三四天就能到达京都,她本来想着这几天赶紧先把李府整修好。至于跟那个人渣和离的事,先放一放,等家人们到了再处理。

    毕竟女儿跟女婿和离这么大的事,父母是不可能不过问的。总不能父兄一到京都,莫名其妙就发现她变成独身一人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宁霏。按照大元律例,夫妻和离,除非丈夫一方自愿放弃或者实在无力抚养,子女一般都是判给丈夫的。要是她跟宁茂和离,而宁霏被留在安国公府的话,她绝对不能接受。

    只有等到父亲回来,以父亲亲自去向建兴帝求旨把宁霏判给她,建兴帝看在父亲刚刚立了大功的份上,说不定还能答应。

    所以她暂时没有去找宁茂和离。却没想到宁茂的脸皮竟然厚到这种程度,在阻拦她去漠北、抬平妻、给她下药、把她囚禁在琴瑟居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竟然还以为她对他一往情深,只要他找上门来说几句好话,她就会乖乖地回去继续任由他们践踏。

    现在她之所以对宁茂还保留着最后的客气,是因为她在京都生活十几年,打交道的大部分人都斯文端庄彬彬有礼,再怎么说也在表面上熏陶出了一点修养。

    宁茂却一点都没意识到李氏对他已经是多大程度的容忍,他反倒是先忍不了了,绕到李氏面前,一手指着她,气得浑身发抖。

    “李氏,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女子以夫为天,我还是你的夫君,你还是我的夫人,你就这么跟我说话?……母亲说得一点都不错,你来京都十几年,一点女德女容都没学到,还是当年漠北那个悍妇一样的女人!你看看京都有哪一个夫人像你这样?安国公府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他平日里其实是很能沉得住气的人,但就是泥人都有三分土性,他一向直觉男子就是天女子就是地,何曾被一个女人,而且还是自己的夫人,这样当着众人的面大肆辱骂。

    火气一上来,顿时什么理智都没了,把他今天是来哄李氏回去的目的忘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满腔怒火。

    但他毕竟骨子里是个文人,平日里只会文绉绉地说话,就算是怒到了极点,也骂不出多难听的话来。

    李氏冷笑一声。

    “丢你们安国公府的脸?你给我下迷药把我关起来,还对外谎称我生了两个月重病的时候,怎么没觉得自己做的事丢脸?要不是我逃出去在外面躲了两个月,现在恐怕已经在地下烂成白骨了!”

    宁茂气得说不出话来:“你这是信口雌黄……污蔑……诽谤……”

    李氏不理会他。

    “恭喜国公爷也看清了我的真面目。我不知道以前我的眼睛是有什么毛病,才会看上国公爷这样的渣滓,但我从今往后跟国公爷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烦请国公爷不要再提夫君夫人这几个字,没得惹人恶心。还有,别再管我叫什么李氏,我有我的名字,叫李长烟。”

    她当初嫁到宁家,从此就失去了她的名字。她不再是父母掌心里的明珠宝贝,不再有人亲昵宠爱地唤她烟儿,她的名字已经没有意义。

    只剩下一个单薄卑微的“李氏”,意味着她只是婆家的媳妇,丈夫的妻子,一个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孝顺公婆、管理家务的工具,一个地位低下附属于人的可悲奴隶。

    但她现在已经取回了她的名字。

    李长烟。

    千嶂里,长烟落日孤城闭。

    这是李庚给她起的名字。李家的孩子无论男女,名字都是出自边塞诗词。李长云是出自“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李朔风出自“向夕临大荒,朔风轸归虑”,李雁声出自“戍鼓断人行,秋边一雁声”……

    那片大漠,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

    只有在那里,她可以像男子一样骑马学武,身穿战甲,率军统兵,叱咤沙场,不用管什么以夫为天,三从四德。

    那个时候,她才能感受到生而为“人”的平等和尊严。

    而不像在京都,在安国公府,她只是一条和李家联姻的纽带,李家倒了她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被森严礼教和女德女戒紧紧地束缚着,眼睁睁地看着丈夫三妻四妾,生不出儿子就要被人骂成不下蛋的母鸡,连带着女儿也要被骂成没用的丫头片子。

    李家的传统就是一夫一妻,不纳妾不收通房。若是她当初没有跟着宁茂嫁去京都的话,父亲兄长可以帮她找一门合适得多的亲事,也许门第没那么高,但至少能保证她不会这般受人欺辱。

    可惜那个时候她被情爱冲昏了头脑,不,是被屎糊了眼睛,一意孤行。十几载的半辈子年华,全都浪费在那个人渣的身上。

    这也是她活该。

    现在她看见眼前这个人,除了恶心以外,再没有任何感觉。

    李长烟走上前一步,宁茂面对着她,下意识地就倒退了一步。

    “什么狗屁的以夫为天,我还没跟你和离是因为我现在没空搭理你,肯这么跟你说话都算是好的,要不是怕脏了李家的大门口,我就是用它来跟你说话!”

    她随手从旁边的一个护卫腰间抽出一把长剑,照着青石板的地面往下一插,嗤地一声,长剑像是插入豆腐块一般,穿透寸许厚的青石板,没入地面一尺之深。

    李长烟轻蔑地望着宁茂:“国公爷觉得是这青石板硬,还是你的脑门子更硬?”

    宁茂这次一连往后倒退了好几步,脸色彻底变成煞白,指着李氏的手抖得不可开交,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斯文扫地……行凶伤人……”

    李长烟伸指轻轻一弹剑刃,剑刃发出一连串颤动的铮然嗡响,对着宁茂嗤笑道:“国公爷还敢在这儿站着?等会儿吓得尿裤子了怕是会更丢脸吧?”

    “你……”宁茂本来刚才被她的一剑入石震住,但这时被她一骂,不知从哪儿又来了勇气,怒火也腾腾起升起来,“……你别辱人太甚!”

    李长烟挑眉:“我就是辱你了,你能怎么样?”

    宁茂已经被气昏了头,暴跳如雷:“……来人!把这个泼妇赶出去!我今天就休了她!”

    “就凭你还有资格休我?”李长烟冷笑,“你应该庆幸律例里没有妻休夫一说,不然你早就被我休了百十次了!和离都是给你面子!……还有,麻烦国公爷睁大狗眼看清楚,这里是我家,该滚的是你!”

    说着便一挥手,用跟宁茂刚才一模一样的语气:“来人!把这个人渣赶出去!”

    她之前在安国公府里的那些护卫,后来都跟着她逃了出来,现在正在李府。这时她一声令下,都朝宁茂大步走过去。

    宁茂什么时候见过这等阵仗,吓得直往后退:“你们……”

    李长烟突然出声道:“慢着。”

    众人见她阻拦,本来以为她还是心有不忍,不想这么对昔日的丈夫动粗。结果下一秒就见她自己走过去,一脚把宁茂从李府大门口踹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圈才停下来,爬都爬不起身。

    李长烟站在李府大门口,拍了拍衣摆上不存在的灰尘,终于爆出一句十四年没有出口过的粗话。

    “真他妈爽!”

    1527732076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