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01 像星星一般美丽的公主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九月中旬,建兴帝再次向邻国羌沙提出和亲,以进一步发展巩固和羌沙之间的盟好邦交关系。

    羌沙近年来国力发展突飞猛进,军事实力强硬,盛产优质的马匹、铁矿和皮毛,大元西北和漠北的军队,很大一部分战马和军备都是从羌沙那边过来的。

    十二年前大元和羌沙联姻,建兴帝嫁了南宫家的嫡女南宫华过去。但如今南宫家已经被建兴帝株连九族,彻底覆灭,南宫华和大元之间的关系就变得非常尴尬。

    要是个心胸狭隘的,记恨上了灭她全家的建兴帝,在羌沙皇帝耳边吹几句枕头风,两国关系肯定少不了受影响。总之建兴帝已经很难相信她还能起到联姻的作用。

    而大元跟大晋的漠北一场大战之后,大元镇西军和李家军都有损耗,这时候正需要羌沙提供的资源。

    所以建兴帝便想着再一次和亲。以前把南宫家的女儿嫁过去,是因为那时候羌沙还很弱小,他不愿意嫁皇室之女,便降了一等。这次完全可以直接嫁一位公主过去,充分表示对羌沙的重视,也免得再出南宫家那样的事情。

    没想到,建兴帝派出的使臣去羌沙传达了和亲的意愿之后,从羌沙那边带回来的回答是,羌沙愿意和亲,但不用大元送人过去,他们打算嫁一个公主过来。

    建兴帝十分意外。按理说都是提出和亲的这一方出人,羌沙居然这么客气,反倒还主动提出嫁一个公主过来?

    羌沙的民风比大元更加开放。羌沙皇帝并没有跟建兴帝商定要把这位公主嫁给大元的哪位皇室宗亲,而是直接把公主送了过来,那意思就是让公主自己去挑,挑到了中意的,再商量嫁给谁的问题。

    建兴帝也没反对。羌沙送过来的这位公主封号为固康公主,是羌沙皇后所出,地位高贵。“固康”这个词是羌沙语言的音译,在那边的意思是“犹如草原上的星星般美丽”,想来这位公主的容貌也差不到哪里去。无论嫁给哪位皇室宗亲,都是可以接受的。

    大元使臣很快便带着羌沙的和亲队伍抵达京都。建兴帝早早便设下了宴会,款待固康公主和羌沙使团。

    羌沙人和大元人的外貌有很大差异,异域特征比北方的大晋人还要明显。一个个人高马大,虎背熊腰,无论男人女人,普遍比大元人高出半个头以上。头发大都是卷曲蓬松的,发色并非大元人清一色的黑,有棕有黄有红,眼睛也多是浅色。

    他们的服装色彩鲜明艳丽,最大的特征就是到处点缀着各种皮毛。就算现在大元的天气其实并不冷,不需要皮毛起保暖作用,也照样还是穿得一身毛茸茸圆滚滚的,好像那边皮毛不要钱一样拼命地往身上堆。原本就不小的块头,裹了这么多蓬松的皮毛,显得更加硕大。

    以致于一行羌沙人走进来的时候,众人的感觉就像是一群五大三粗的毛熊走进了大殿。

    建兴帝一眼看过去,羌沙使团队伍里全是熊一样的壮汉,左看右看没有看到固康公主,但使臣并没有提前通报说固康公主有什么缘故不来面圣,不由得有些奇怪。

    可对方一行人就直直地杵在那里,一点都没有要解释的意思,他先开口问又显得有些突兀。

    苗公公一眼看出建兴帝的神色,上前一步,很有技术性地朝左侧客座上的第一个座位做了个请的手势,对羌沙使团众人道:“各位贵使远道而来辛苦了,这是固康公主的座位,请这边坐。”

    这么一请,固康公主不在,对方总该解释一下是怎么回事吧。

    不料,羌沙使团那一排大汉——不管是男是女反正看过去都是大汉——当中,站在最前面身材最高块头最壮的一个,粗声粗气地回答了一声“哦,那我坐了”,便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了铺着锦垫的黄花梨木椅子上。

    椅子发出“嘎吱”一声不祥的刺耳声音,往后面歪了足有一寸左右。

    众人:“……”

    这……这就是固康公主?

    瞧那健硕的体型,瞧那发达的肌肉,瞧那一身浓密茁壮的体毛,瞧那宽厚伟岸充满了雄性阳刚气息的肩膀和胸膛,瞧那粗壮如水桶两个人都抱不过来的腰身,瞧那满是横肉比铜盆还要大上一圈的脸盘子……

    这是草原上的星星?分明就是草原上的猩猩啊!

    建兴帝虽然是皇帝,但也是目瞪口呆了半天,才从一副被雷劈了的状态中挣扎出来。

    “咳咳……这个,久闻固康公主美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凡间不应该有这种金刚大力神一样的存在啊!

    苗公公也赶紧上前打辅助,缓解建兴帝那尴尬得快要飞起来的语气,免得得罪了人家金枝玉叶,不,铜头铁臂的公主。

    “公主喜欢喝……喝什么酒?宴会上准备了几种大元特产的美酒,公主可有兴趣尝尝看?”

    他本来是想问固康公主喝什么茶的,但是及时地改了口,因为他觉得说喝茶绝对是对这位公主的侮辱。人顶天立地的一条钢铁汉子,怎么会喝什么娘们兮兮的茶呢?

    “喝什么酒不是事儿。”

    这位星星般美丽的公主瓮声瓮气地回答,用铁杵磨成针故事里的那种铁杵一样的两根手指,夹起桌上的一个白玉小酒杯,一脸不加掩饰的鄙视。

    “能给换个大杯子吗?这也能拿来喝酒?”

    羌沙没有大元的繁琐礼节,也远不像大元人这么文绉绉的,无论地位多高,说起话来都是直得一根肠子通到底。

    况且以眼前这位公主的模样,就算是说一句话整个大殿被震得抖上三抖,众人也都是能够理解的。

    “当然可以,是我们疏忽了。”建兴帝连忙干笑着吩咐宫人,“还不快给公主换一个大酒杯?”

    宫人端上来一只金镶玉酒杯,比原先那只玉杯大了两圈。固康公主一看:“太小。”

    宫人又端上来一只青铜兽头觥,口大肚大,直径约有三寸左右。固康公主一看:“太小。”

    宫人又端上来一只黄杨木根雕大斗,已经跟桌上装菜的盘子差不多大。固康公主一看:“太小。”

    宫人脑门上的汗冒了出来,去看建兴帝,建兴帝脑门上的汗也冒了出来。

    看他有个卵用,他是皇帝他也没有办法,皇宫里就算再奇珍异宝再多,也实在是没有比那个根雕大斗更大的酒具了。难不成要他让人把后宫妃嫔们洗脸用的大铜盆端出来?

    这也不能怪他,在大元谁设计个酒具能大得把自己整个脑袋伸进去淹死。话说这些羌沙人喝酒难道都是用缸的吗?

    但是再看一眼其他已经落座的羌沙使臣,对于他们面前正常大小的酒杯都没有什么意见,一个个崇拜地看着固康公主。那样子就是,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岂能跟天之骄女般的公主相提并论。

    固康公主终于不耐烦了,一眼看见大殿中央摆着一个三足盘龙纹青铜大鼎,大小终于勉强能入她的眼,问建兴帝:“大元皇帝,这个能不能拿来喝酒?”

    建兴帝脸色僵硬:“这个……”

    青铜鼎本来是烹饪之器,现在摆放在这大殿上纯粹就是装饰作用,固康公主非要用它也不是不可以。可问题是那个青铜鼎巨大沉重,需要两个人合力才能抬得起来,怎么可能拿来喝酒?

    固康公主让宫人在那个青铜大鼎里面倒满了酒,然后双手抓住青铜鼎的双足,力拔山兮气盖世地一抬,在羌沙众人的欢呼声中,轻轻松松地就把青铜鼎抬了起来。

    然后一仰头,酒水从青铜器里倒进口中,一口气不断,咕噜咕噜地把整整一鼎的酒全喝了个精光。羌沙众人的喝彩声几乎把大殿的屋顶掀翻。

    一脸空白表情的大元人们:“……”

    站在大元派去羌沙的使臣旁边的一个官员用胳膊肘撞了撞他:“他们在喊什么?”

    那使臣是懂羌沙当地语言的,表情也是一片空白:“他们在称赞公主的美丽,美得就像是空中的太阳,燃烧的红霞,大漠里盛开的罗桑花。”

    众官员:“……”

    确定不需要请几个太医来给这些羌沙人看一下眼睛吗?

    那使臣忍着翻白眼的冲动给他们解释。大元以前和羌沙的来往并不频繁,不了解羌沙的文化。羌沙整个就是个战斗民族,以强壮为美,崇尚勇猛和彪悍,无论男女都是如此。

    固康公主天生神力,悍勇无比,横扫草原无敌手,在羌沙可是倾国倾城的大美女,无数勇士们追逐的梦中情人。人家都觉得肯把一个这样的公主嫁到你大元,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和亲也是很有诚意了。

    至于这位固康公主之所以一来大元,就当着众人的面干了这么一大缸子的酒进去,是在充满骄傲地表现自己能够搬动山脉一般的神力,以及犹如草原上大湖一般的酒量。

    换句话说,就是想充分展现自己的威武雄壮,以迷倒大元的男人们。

    大元的男人们:“……”

    行,这位固康公主一指头捺过来,他们肯定能倒个十天半个月。

    固康公主充分展现完了自己的女性魅力之后,开始用膳。大元所有人包括建兴帝在内,全都忘了动筷子,就看着固康公主面前的桌上,空盘子和空碗一个接一个一叠接一叠地摞起来,很快就把后面的固康公主挡得看不见了。

    能挡得住固康公主的体积,这是很能说明问题的。众人全都觉得光是看她吃就已经饱了,自己再吃的话,大元的国库可能会有点危险。

    难怪羌沙愿意主动嫁一位公主过来和亲,分明就是因为这位公主太能吃,怕她吃穷了本国,所以送出去祸害其他国家吧!

    等到固康公主终于做了个手势表示不用再给她端食物上来时,众人都有一种快要哭出来的感觉。

    固康公主那意思貌似是还没有吃饱,只是桌上实在是没有能摆放下多余空碗的地方了,她也就大发慈悲地算了。吃八分饱最养生嘛。

    大元使臣给建兴帝使了个眼色,提醒建兴帝和贵族百官给固康公主敬酒。羌沙的酒文化是很讲究的,固康公主远来是客,宴席上要敬好几轮酒才得体。

    建兴帝咳了一声,对固康公主举起酒杯,脑子里一片空白,原本能说得信手拈来天花乱坠的敬酒词,就只剩下一句:“朕敬公主是条好汉!”

    固康公主不是很明白好汉这个词的意思,问大元使臣,使臣也咳了一声:“好汉的意思就是威武强悍,勇敢凶猛的……人。”

    固康公主发出一阵杠铃般的笑声:“哈哈哈!谢谢大元皇帝的夸奖!”

    建兴帝抹额头上的冷汗:“公主客气……”朕是发自内心的……

    有了建兴帝做开头,底下众人也纷纷效仿:“小王敬公主是位壮士!”“微臣敬公主是位英雄!”……

    固康公主来者不拒,一鼎酒接一鼎酒地往下喝,喝到后来众人敬酒的速度就渐渐变慢了——不是他们不胜酒力,是实在心疼那么多的酒啊。

    建兴帝又抹了抹汗,赶紧进入正题:“公主这次来大元,今天的宴席上就可以看看,可有哪位心仪的青年才俊?”

    赶紧嫁出去完事儿了吧,这种宴席他不想再办第二次了,祸害谁都不要祸害他就行……

    固康公主朝底下两排皇室宗亲看了一眼,被她看到的每个人都下意识地把身子缩了一圈,尽可能地显得自己不足五尺,猥琐萎靡,怯懦羸弱,面目可憎……只可惜了不好直接表现出不能人道。

    固康公主粗声粗气地对建兴帝道:“大元皇帝,你这样让我看我也看不出来,能不能举办一场比赛,谁要是赢了我,我就挑谁当夫婿。”

    建兴帝问:“什么比赛?”

    固康公主:“摔跤。”

    建兴帝:“……”

    这位好汉你是有多缺心眼,你要是办个比谁力气更小的比赛,应该还能挑得到夫婿。摔跤……等着注孤生吧。

    一口答应下来:“好,朕这就为公主举办一场摔跤比赛。”

    最好是这位公主摔遍大元无敌手,一个都没看中,不愿嫁给大元男人了,自己放弃和亲回去。

    就算事后大元男人被说几句柔弱,他这个一国之君也认了。

    为固康公主举办的摔跤比赛定在三日后。这期间皇室宗亲的各位适婚年龄男士们都很忙,这个今天得了重病需要卧床半个月,那个明天扭了脚脖子太医说不能下地行走……

    直到建兴帝怒了,勒令所有人到时候必须到场。好歹也得给人家公主一点面子,人起码得到齐吧?你们一个个有必要装病吗?难不成你们还真觉得自己有机会摔跤赢过固康公主?

    众人委屈:虽然不能赢,但我们害怕到时候被固康公主一摔,后半辈子就只能躺着了啊……

    宁霏是在羌沙使团到京都后的第二天进的宫,给太后看诊。太后的哮喘病情最近已经控制得很好,她进宫间隔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了。

    陪着太后说话的照例还有几位贵妇千金,都在兴致勃勃地讨论那位刚来京都的固康公主。

    一般几个女人围在一起议论另外一个女人,那议论的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但宁霏一听,那边难得地居然都没有什么嘲笑的意思,而是在对固康公主表示深深地景仰。充分说明一个女人威武雄壮的程度如果超越性别的话,也是可以让其他女人脱离狭隘的低级趣味的。

    睿王妃许心心也在,但没有参与进热火朝天的议论中,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

    1528026783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