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02 男人,你成功引起了本公主的兴趣!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许心心和谢逸辰成婚不过几个月,但她的样子丝毫没有身为新妇的甜蜜幸福,整个人比未出嫁时还清瘦了一圈,脸色也有些苍白,妆容都掩盖不住。

    太后关心地问她,她也只是勉强地笑着回答最近天气变化大,她前阵子着了点凉,所以看过去气色不太好。

    宁霏在旁边接过去道:“我略懂一点医术,睿王妃既然身体不适,我帮睿王妃看看可好?”

    许心心的身体颤了一下,像是要客气推辞,但还未开口,太后也道:“霏丫头的医术可是高明得很,就让她帮你看看吧。”

    太后都发话了,许心心只好伸出手腕给宁霏,宁霏诊了一会儿脉,道:“确实只是偶感风寒,没什么大碍,吃点药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说着便盯着许心心的眼睛,道:“太后针灸完需要休息一两个时辰,不如我陪睿王妃去外面花园里走走?”

    许心心一看宁霏这眼神,就知道她拒绝不了,勉强笑道:“好,宁小姐请。”

    李长烟虽然脱离宁家并带走了宁霏,但大元户籍制度中不存在改姓氏这一说法,所以宁霏无法改姓,仍然是姓宁。不过她已经不再是宁家的女儿,也不计入宁家子女的排行里面,只称呼宁小姐。

    宁霏和许心心走到慈安宫外面的御花园里。这个季节正是桂花盛开的时候,满园木樨开得金黄灿烂,迎面而来一股沁人心脾的桂花香气。

    宁霏看四下无人,对许心心道:“睿王妃,刚才在太后面前我没有明说,但睿王妃得的病其实并不是风寒,而是忧思苦闷郁结于心,惆怅满腹气血不顺,日不能兴夜不能寐,饮食无味如嚼蜡,长期熬出来的……心病。”

    许心心脸色一变,更是苍白了下去:“宁小姐……”

    宁霏没有理会许心心语气里希望她不要说下去的恳求之意:“睿王妃,我觉得你还是听我说完为好。心病还须心药医,这病就算吃再多药,也是治不好的,只会越来越严重。到时候经验丰富的太医一看,立刻就能看出端倪来。也必然有人会奇怪,睿王妃为什么会有这么重的心病?”

    在旁人的眼里,许心心已经算是很好命的了。未嫁之前是父母的掌上明珠,百般疼爱,出嫁后又是温雅俊美文武双全的睿王的正妃,多少闺中少女羡慕都羡慕不来。

    虽说是续弦,但睿王府没有侧妃,也没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姬妾。唯一一个妾室南宫瑶,出身于已经被灭的南宫家,几个月前生了个孩子是女儿,还体弱多病,一点威胁力都没有。如今睿王又已经重新开始受建兴帝的重用,许心心这个睿王妃走哪儿哪儿受人追捧奉承,有面子得很。

    这简直就是人生赢家。要是还积着心病犹豫成疾,别人可怎么活,都得找根绳子把自己吊死。

    许心心脸上已经白得毫无血色,低着头,没有说话。

    她知道宁霏说得没错。以前谢逸辰受建兴帝的冷落,后来又去了南方赈灾两个月,她还能说自己担心夫君思念夫君,所以忧思重重。

    但现在谢逸辰已经风风光光地回来,她没有理由可以用了,这样下去,迟早会有人怀疑她的心思。

    可是……她能怎么办?

    宁霏望着她,直截了当地道:“睿王妃可是另有心上人?”

    许心心一惊,猛然抬起头来看着宁霏,眼里全是惊恐之色,嘴唇微微颤抖着,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大元对于男女情爱的态度虽然开放,但也没有开放到允许一个已经嫁人的女子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并且还因此相思成疾。

    更何况这里丈夫的角色还是堂堂皇子,睿王殿下,这脑袋上一片绿油油,怎么可能容忍得了。

    宁霏叹了口气:“睿王妃不必这么害怕,我对你没有恶意,更不会把此事宣扬出去,否则刚才也不会帮你瞒着太后。不过睿王妃可否告诉我,你的那位心上人现在何处?”

    许心心的头又低了下去,目光看着地面,声音微弱得几乎听不清,嗫嚅道:“他……在南方……”

    这就是说人还好好的,只是有情人没能终成眷属,天各一方罢了。

    “他也心仪于你吗?”

    许心心的头低得快要埋到地上去,半天才发出一个蚊子叫一样的声音:“嗯……”

    这位已经嫁了人的睿王妃性子软得很,在提到自己的心上人时,比没出阁的十六岁小姑娘还要拘谨羞涩。

    宁霏觉得要是跟她这么一问一答地耗下去,问到明天都问不完,更加直截了当地:“要是你有机会离开睿王府,以后跟着他,你敢不敢?”

    许心心又是被她吓了一大跳,大惊失色:“这……这怎么可能?”

    宁霏云淡风轻道:“你说不可能,是你不愿意跟他在一起,还是你觉得这事做不到?”

    许心心涨红了脸色:“我已经嫁给睿王殿下了,怎么可能再跟他一起?而且我……我……已经是残花败柳之身,怎么还配得上他……”

    宁霏忍不住想笑。她这是第一次碰到跟了谢逸辰之后觉得自己是残花败柳的女子,看来谢逸辰对女子的杀伤力也不是所向披靡。

    不知许心心一往情深的这位心上人到底如何,不过她没移情别恋谢逸辰,眼光总比当年的自己要好点。

    “那以你对你心上人的了解,你觉得他得知你已经嫁过人之后,还会不会一如既往地对你?”

    她从白书夜那里接受的观念,一个男人要是因为一个女人被迫嫁了人失去了处子之身,就无法接受这个女人的话,那他从一开始就不是真爱。

    不过白书夜的思想观念是来自于千年之后的另一个时代,无法一概而论地套用在这个时代。这里的男人对于女人的贞节观念还是极度重视的,得知自己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姑娘已经当过另一个男人的妻子,被另一个男人染指过,纵然再是真爱,心里也未必会毫无芥蒂。

    果然,许心心的脸色涨得更红,嗫嚅了半天,支支吾吾地憋出几个字。

    “我……我不知道……”

    宁霏无奈地:“你的心上人叫什么名字?是什么身份?”

    “他……他叫沈醉,是阑州沈家的嫡子……”

    “沈家?是做布料和刺绣生意的那个沈家?”

    宁霏对于这阑州沈家略有耳闻,南方数一数二的商贾世家,阑州出的锦缎和绣品全大元闻名,每年要上贡一大批进皇宫,连续多年被选为皇商。

    但大元自古以来轻贱商人,士农工商排在最末一位,地位很低,就算是再有金山银山,也仍然是被人看不起的。

    难怪许心心和沈醉有缘无份。理南王可是大元的异姓亲王,正儿八经的皇族,许心心嫡出郡主的尊贵身份,就是一般官家的公子都高攀不上,只有谢逸辰这样的皇子才相配。沈醉区区商贾世家出身,就是轮上十八圈也轮不到他。

    许心心低声道:“他身份不够高,我知道父王不可能让我嫁给他,所以当初父王给我定下和睿王殿下的亲事时,我连提都不敢提……”

    这就比较麻烦了。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宁霏道:“你父王这边肯不肯另外再说,沈醉人在阑州,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知道他是个什么态度。现在你有一个机会,也许可以跟睿王解除夫妻关系,不会有人非议你责骂你,但需要你冒着很大的风险。如果你离开了睿王府,而沈醉又不接受你,那你最后可能两头都是一场空,不但嫁不了心上人,睿王妃的位置也没了。这样你可愿意?”

    许心心没有直接回答,却是望了宁霏片刻,低声问道:“宁小姐为什么要帮我?”

    宁霏心道,给谢逸辰戴绿帽子的事情,她自然是很乐意帮的,不过她最大的目的还不在此。

    许心心懂得问这句话,倒还不算是个一点戒心都没有的傻白甜。

    “我也有我自己的目的。”宁霏说,“睿王妃跟我以前素不相识,无冤无仇,我没有理由害睿王妃,只是合作互助,各得其利而已。”

    许心心咬着嘴唇:“那……我要做的事,是不是会对不起睿王?”

    宁霏微微一笑:“我可以保证你做的事不会伤害到他,也不会有人说他半句不是,但是对不对得起这种事,很难讲得清楚。要真说起来的话,他没了你之后,可以娶一个比你身份更高的王妃;而你留在他身边作为他的正妃,心里却还装着另外一个男人,这应该算是更对不起他吧?”

    许心心被她说了个满脸通红,羞愧地低下头去。

    宁霏继续道:“这事完全取决于你。你若是觉得不敢或者不愿,那就罢了,今天你我的对话当做从来没发生过。这次机会很短暂,你可以回去再好好考虑一下,但今天之内就要做出决定,派人来李府告知我。今天内没有消息的话,我就当做你放弃了。”

    说完宁霏便朝许心心行了个礼,告辞先行离开。

    许心心在后面望着宁霏的背影,双手下意识地绞着挂在腰里的帕子,柳眉紧蹙,一脸的犹豫挣扎。

    ……

    三日之后,为固康公主择婿的摔跤比赛在皇宫中举行。

    建兴帝事先下了圣旨一一点名过去,并且答应众位皇室宗亲,要是被固康公主摔出个好歹的话,国库双倍报销医疗费。这般恩威并施之下,众人好不容易才到齐。

    这一代的谢氏皇族十分兴盛。王爷、郡王、皇子、皇孙,三代人下来,年龄合适的足有四五十个,除了一部分人正妃侧妃确实已经娶满了,要参加这场摔跤比赛的,也有二十来个人。

    固康公主秉承着广泛撒网的精神,向建兴帝提出有了正妃的人照样可以来参加,也没说她一定不当侧妃。

    她如此宽容大度,建兴帝只好把正妃侧妃有空位子的人全部叫了来。其实他根本就不相信固康公主真能靠着这摔跤比赛挑到夫婿,别说她的战斗力能秒杀任何一个皇亲贵族的男子,就算真有哪位的实力比她更强,也绝对不会想不开到去赢她的。

    固康公主今天为了摔跤方便,身上没有披那么多累赘的皮毛,只穿了一套短短的紧身皮衣,露出健硕的双臂和双腿来,上面满是精悍结实的大块肌肉。

    要说身材肌肉发达面容乖巧可爱的妹子是金刚芭比的话,那这位公主就是金刚金刚,脸跟身材的阳刚指数是一样一样的。人一走上场,跟一座铁塔似地往那儿一杵,把周围那些挺着个圆滚滚大肚子的王爷皇子们比得像是一块块颤颤悠悠的肥猪肉。

    周围的羌沙使臣们又开始欢呼起来。这次不用翻译,众人也知道他们又在赞美固康公主像是“空中的太阳,燃烧的红霞,大漠里盛开的罗桑花”了。

    皇亲贵族们按照辈分一个个轮流上场。打头阵的是四十多岁的泰王爷,胖乎乎矮墩墩的,身高五尺多,腰围大概也是这个数字。

    这位泰王爷前不久正好没了王妃,他本来想着先浪一阵子再娶续弦,结果正好碰上固康公主来大元,现在肠子都要悔青了。

    泰王爷强忍着腿肚子的哆嗦,一步一磨蹭地走到固康公主的面前,他的脑袋只齐到固康公主的胸口,需要仰着头才能看到固康公主的正脸。这副景象简直不要太美好,看得众人纷纷转过目光去,不忍直视。

    泰王爷本来还想跟固康公主客气两句,准确地说应该是想让固康公主手下留情,结果固康公主连正眼看都没有看他一眼,伸出一只手抓住他,跟丢麻袋一样整个人随手往后面一丢。扑通一声,泰王爷就像是一坨肥肉砸在地上,四仰八叉摊成一片。

    固康公主在原地连站姿都没有变化一下:“下一个。”

    众人:“……”

    齐齐打了一个寒噤,瞬间感觉自己的全身都疼了起来。

    王爷郡王们也不是个个脑满肠肥,有好些都是会武功的,本来建兴帝嘱咐过他们,跟固康公主过招的时候千万不能太敷衍,做做样子总是要的,免得让人看出他们是故意输给固康公主,得罪了羌沙。

    结果建兴帝完全是白操心了,固康公主十分替众人省力省心,根本不需要他们有如此之高的演技。

    后面一连五六个人上去,无论武功高武功低,都是无一例外地被她一个过肩扔随手扔到后面。别说故意装输输得有水平了,就是想换个稍微有点尊严的输法,都很悲惨地完全做不到。

    羌沙使臣们对固康公主的景仰犹如长川大河滔滔不绝,大元的众人看着都觉得面子掉了一地。

    不过唯一值得安慰的是,随着被扔出去的人越来越多,固康公主脸上的失望鄙视之色也越来越明显,估计是觉得这群大元男人没一个她能看得上眼的。

    要是她扔完所有人,就能败兴而归放弃和亲的话,他们今天的这副狼狈样子绝对值得。被人鄙视一下怎么了,又不会少块肉,但万一要是谁真娶了固康公主的话……那少的可是整个后半辈子啊。

    王爷和郡王一辈的人全部上场比赛完……不,是被扔完了,终于轮到皇子这一辈。

    建兴帝生了足有十几个皇子,今天到场的有六个。

    皇子这一辈武功如何且不说,毕竟年纪都还算轻,跟王爷郡王那一批中年油腻大叔比起来,至少看过去更加英姿勃发,精神劲儿要好得多。

    固康公主本来眼里有了点期待之色,然而,在连扔过三个人之后,这一点星星之火又再次被浇灭得差不多了。

    这时候,终于轮到睿王谢逸辰。

    谢逸辰的武功,放到江湖上去也是能排得上名次的,跟其他王爷皇子不可同日而语。就算还是比不上固康公主的天生神力,也不至于像其他人一样,跟扔个麻袋似的被固康公主甩后头去。

    以他的身份,这也太丢人了,只要最后能输就行,输也输得稍微好看点吧。

    谢逸辰在固康公主面前做了个揖,道:“公主,请。”

    固康公主粗声粗气地应了一声,伸手就上来扯谢逸辰的手臂,跟之前扔其他人一模一样。谢逸辰哪里会被她抓到,身子一侧,敏捷地避开,固康公主就抓了个空。

    周围众人发出一声惊叹。这还是难得一次看到有人能避得开固康公主的攻势,大元看来也不是完全无人啊。

    固康公主眼中也是亮了一下,态度明显认真起来,接上去攻谢逸辰的下盘。

    这小眼神一亮,亮得谢逸辰心惊肉跳的,只想着赶紧找个合适的机会,轻描淡写地输了,既不用跟固康公主扯上什么关系,又不至于太难看太狼狈。

    然而草原人民热爱的摔跤,本身就不是什么轻描淡写仙气飘飘的运动。固康公主第一下扔人没有成功,第二下立刻就上去……整个人抱住了谢逸辰。

    大元的众人很多都还是第一次见到摔跤,不知道这本来就是两个人抱在一起扭来扭去,顿时大开眼界,齐齐发出一声更加惊叹的:“哇哦——”

    谢逸辰大惊。他原本也不知道摔跤具体是什么样子的,只以为跟武术差不多,两个人交手过招。不料固康公主一扑上来就抱住了他。

    他在男人里面算是身材很高的,但固康公主的个子还比他高出半个头,至于身材则是有两个他那么壮,一扑上来,就跟泰山压顶似的,几乎把他的肺给撞飞出去。

    这还罢了,谢逸辰以前跟人打斗的时候,凶险的关头也不是没遇到过。最要命的是周围有这么多人众目睽睽地看着,他跟固康公主抱在一起扭成一团……成何体统?

    人在本能下的反应最为激烈,谢逸辰在惊恐紧张之下,第一个反应就是要赶紧推开固康公主。也不知道从哪儿突然来了一股力气,全身血液像是滚沸一般往四肢百骸横冲直撞,用尽全力狠狠地一推,竟然把固康公主给推了个踉跄。

    众人不敢置信地看着两人,固康公主不敢置信地看着谢逸辰,谢逸辰也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

    他……怎么会突然有了这么大的力气?

    固康公主刚刚只是踉跄了一下,并没有完全被谢逸辰推开,这时露出一个邪魅狂狷的霸道公主式微笑。

    男人,本公主第一次碰到能推动我的人,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

    谢逸辰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固康公主比之前更加凶猛彪悍地再一次朝他扑了过来。

    谢逸辰后来每次回想起这个瞬间,后悔得肠子都快要绞成麻花,他就应该完全不加反抗地任由固康公主扑倒,输掉这场比赛,哪怕屎被压出来了都是好的。

    但这还真怪不得他。在这一瞬间,面对着固康公主压下来的大山一般雄壮伟岸的身躯,快要凑到自己脸上的铜锣一样的大脸盘子,任何人的求生欲都会一下子压过所有的理智。

    谢逸辰那股不知从而而来的力气,在感觉到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的状态下,再次往上暴涨了一截,整个人犹如力大无穷一般,抵住了扑下来的固康公主,然后往旁边重重一扭,竟然反而将固康公主摔倒在地。

    固康公主长这么大,这还是第一次被别人摔倒,如何肯乖乖就范,一个鲤鱼打挺就要翻起来,顺势再把谢逸辰压下去。

    谢逸辰的脑子里除了求生欲以外几乎什么都没有,本能地骑到了固康公主的身上,压制住她的反抗。固康公主双肩没有着地,摔跤还不算输,两条腿继续缠上谢逸辰的腰,想把他从身上甩下来,谢逸辰干脆整个人压住了她,双腿夹住固康公主的腿,终于把她制得彻底动弹不得。

    “……”

    周围一片鸦雀无声。

    众人刚才全程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这时看着地上交缠成一团,体位男上女下的两个人,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

    睿王殿下……这是中邪了还是被鬼上身了?

    估计两者都有。只有中邪了才能拥有赢过固康公主的力气,只有鬼上身了才有赢过固康公主的意愿。

    “哦哦——”

    羌沙人们突然爆发出一阵激烈的欢呼,纷纷冲上前去,把谢逸辰和固康公主围在了中间。

    谢逸辰终于从刚才的求生状态中被惊醒过来,然而看到被他压在身下的固康公主,终于想起来现在是个什么状况时,脑子里又duang的一声,死机了。

    他连滚带爬地从固康公主身上下来,只剩下一种冲动,就是撒腿就逃,远远地逃到天边去再也不回来。但那些羌沙人们已经抓住了他,把他整个人抛到空中,连抛了三次,每一次都伴随着一阵欢呼。

    把晕头转向的谢逸辰放下来之后,羌沙人们又围住他,纷纷对他行礼。

    “见过驸马!驸马犹如草原上的狮子一般勇猛,沙漠里的白狼一般强悍,和我们星星一般美丽的公主真是天作之合!”

    谢逸辰:“……”

    固康公主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来,偷眼望着谢逸辰,那表情居然还有点小甜蜜小羞涩。

    就算长得像猩猩一般美丽,固康公主在生物学上毕竟也还是一个女性,心里也揣着一只被封印的小鹿,只是这只小鹿长得更像大熊而已。对于第一次在力量上征服自己的男人,那前所未有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她这时候就像是第一次迎来了自己的感情春天,心田上百花绽开,那只大熊状小鹿终于苏醒过来,在田野里轰轰轰地跑过来跑过去,用每一下都能让人肠子飞出来的力道,欢快地到处乱撞。

    1528026785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