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08 等着你师父变成你爹吧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宁霏说:“师父现在还在给固康公主看诊,娘可以等他看完了再去见他也不迟。”

    “没事,我在外面等一等他也可以。”李长烟有些迫不及待,“他们现在在哪里?”

    宁霏反正也得回花厅里去,便直接带着李长烟走到花厅外面:“他们应该也快要结束了,娘就在旁边亭子里等一会儿吧,我先送固康公主出去。”

    不料这一次没有听到李长烟的回答,宁霏回头一看,李长烟睁大眼睛望着花厅里面,像是根本没听见她的话,居然就这么走了过去。

    因为固康公主是有夫之妇,不能和一个陌生男人关上门独处,所以花厅的大门是敞开着的。

    从外面第一眼看进去的景象就是,一个长得像妖精一样的漂亮男人,坐在一个人高马大威武雄壮的肌肉金刚对面,正一脸骄傲地递过去一张刚刚写好的药方子。

    “公主的身体没有什么大碍,回去照着这张方子吃药,不出三天,保证一柱擎天金枪不倒……啊不,应该是激情四射烈火熊熊,一夜十次没问题!”

    宁霏:“……”

    李长烟:“……”

    然后那妖精男又一脸猥琐地从身上掏出一本厚厚的画册,封面上是一对穿得清凉得不能再清凉的一男一女,正在努力地为人类的繁衍而奋斗。

    “这本册子公主拿回去慢慢看,多多学习研讨,不用管哪个是男的哪个是女的,反正在上面的那个就是公主的角色!”

    可惜了他硬盘里一个t的宝贵资源啊,要是能带到这古代来就好了……

    对面那位肌肉金刚接过册子翻了一遍,两眼放光,如遇知音,惊喜交加地给了妖精男一个热情的拥抱。

    “你真是个……中原话怎么说来着……真是个妙人儿!”

    宁霏一口气没转上来,一下子呛在喉咙里,差点没把肺给咳出来:“……咳咳!”

    白书夜终于注意到花厅门口的两个人,转过头来一看,顿时咔嚓一声石化在原地。

    “……长烟?”

    李长烟捂着被辣到的眼睛,转头就走:“不好意思,打扰二位的好事了,你们继续。霏儿我们走。”

    白书夜跌跌撞撞地冲上去:“不不不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里面这位是固康公主我正在给她看病她得的是那种病哎呀就是性冷淡所以我才会给她春宫册子作为辅助疗法……”

    要是他早知道李长烟会出现在这里,还目睹了这么坑爹的一幕,就算固康公主一晚上被谢逸辰反压十次,他都不会管她的事情!

    宁霏一脸呆愣愣地望着两人:“师父,你认识我娘?”

    白书夜本来正拦在李长烟的面前,一听宁霏这句话,顿时又是咔嚓一声,再次石化。

    “长烟是你娘?!”

    宁霏干笑:“亲生的,如假包换。”

    白书夜对着李长烟张了半天的嘴唇,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宁霏把他拖到一边,先从花厅里面把一脸懵逼的固康公主请出来。

    “公主,诊治已经结束了,回去后记得照着这位大夫的方子按时吃药。另外要注意的一点是,公主的身体出现问题,是因为有人给你下了药,今后公主吃的所有饮食都要由你的人自己准备,不要经过睿王府任何人的手,否则病情还会反复。回去后有什么事情,公主可以随时派人来李府联系。”

    固康公主还是一脸懵逼。她虽然会说大元语言,但语速一快就听不大懂。宁霏想着谢逸辰给她下药这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楚的,以后再慢慢给她解释也可以,反正现在不是跟她细说的时候。

    “吴管家,送公主出去。”

    固康公主在吴管家的带领下,往外走了没几步,又朝白书夜回过头来。

    “这位大夫,你还有没有那种书?我觉得一本可能不够……”

    白书夜:“……”

    我的祖宗,只要你现在不给我补刀,我之后送你一车行不行?

    宁霏和吴管家连哄带催地,好不容易把固康公主送出李府,宁霏这才松一口气,回到花厅里,对着大眼瞪小眼气氛蜜汁尴尬的两人。

    宁霏这时已经大概明白了两人是什么关系:“师父,你当年追的女神就是我娘吧?”

    白书夜凶巴巴地:“闭嘴!”

    李长烟似笑非笑:“你当年管我叫女神啊?这个还真是愧不敢当。”

    白书夜嗤了一声:“谁管你叫女神了,我当年是看你十七岁了还没嫁出去,觉得叫你剩女比较合适。霏儿听反了。”

    宁霏:“……”

    她算是知道当年白书夜为什么追不到李长烟了,就这么贱的嘴巴,活该注孤生。

    李长烟也嗤了一声:“我不但嫁出去了,而且女儿都已经这么大了,白神医现在应该都已经三十五岁高龄了吧?敢问可婚配了否?”

    白书夜:“……”

    宁霏替他回答:“没有,一看他这样子就知道,肯定还是光棍一条。”

    白书夜怒:“你懂毛线,我那叫做守身如玉!现在是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

    然后突然想起来,问李长烟:“你嫁的不是京都那个姓宁的小白脸吗?为什么现在是住在李府?”

    李长烟轻描淡写地:“那个姓宁的是个人渣,前两个月我把他踹了,现在是一个人,霏儿跟着我。”

    白书夜猛然怔住,睁大眼睛望着李长烟,脸色一点点地变白下去。

    十几年前,他在得知她千里迢迢前往京都嫁给宁茂之后,就以为自己对她已经死了心。她有她的感情和家庭,他只能选择放手,再插足进去纠缠不休,只会徒添两人的不愉快。

    所以他离开了中原。远走天涯,一舟出海,飘摇于天地红尘之外,月落星沉之间,不知今夕何夕。

    但他如今回来,她竟然已经是一个人。

    他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求证般急迫地看向宁霏:“真的?”

    宁霏忍着笑:“真的,娘亲和我现在跟宁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白书夜一拍桌子:“我就说那个姓宁的小白脸不是什么好东西吧!让你当年不听我的!都不知道你那个时候眼睛长在什么地方!……话说,那个,你还准备再嫁吗?”

    李长烟:“……”

    挑眉扫了白书夜一眼:“你该不会是想说让我嫁给你吧?”

    白书夜两只眼睛看着天花板:“我是觉得你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再想嫁人不容易,后面还有大半辈子,一直单身下去肯定会空虚寂寞冷,缺少阴阳调和,容易导致内分泌失调什么的……反正我也是单身,年纪条件什么的都合适,要不我们凑合着搭伙过算了?”

    李长烟磨牙冷笑:“我空虚寂寞冷还不容易解决?去小倌楼爱找几个找几个,全是年轻英俊水灵灵的少年,阴阳调上天都没问题。外面一片大好的森林,我为什么要在你这么一棵歪脖子树上吊死?”

    白书夜也开始磨牙:“我怎么就是歪脖子树?你去那些小倌楼找一个长得比我好看的出来试试?……你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去找人家十几岁的少年,不觉得老牛吃嫩草吃得太丧心病狂了?那些小屁孩子有什么好的,不懂得疼人又没经验,哪有成熟男人的魅力……”

    李长烟喔哦了一声:“看来白神医是身经百战,有丰富的经验了?”

    白书夜:“……”他还是个处。

    宁霏终于受不了了,在旁边咳嗽一声,刷存在感。

    这两位当着她的面,旁若无人地在这儿说这些合适么?她在生理上好歹还是个未成年少女,祖国未来的花朵吧?

    李长烟拉着宁霏往外走:“霏儿,我们走,不用理他。”

    白书夜又把宁霏拉回来:“凭什么拉霏儿走,我可是霏儿的师父!”

    李长烟怼回去:“我还是霏儿的亲娘呢!天地君亲师,亲排在师前面!”

    白书夜无言以对,只好咬牙:“我有话要问霏儿!”

    李长烟这才放开宁霏:“霏儿,你师父满脑子都是不正经的念头,你小心着点,别跟他学坏了。”

    宁霏:“……”

    您老人家好像也没差到哪里去。以前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

    李长烟走了之后,白书夜才一把扯住宁霏。

    “她跟那个姓宁的小白脸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把他踹了?”

    他看李长烟那样子,虽然像是已经完全释然放下,但事情还没过去多久,当年要死要活地爱过的一个人,如今闹成这个样子,现在再提起来,总会觉得膈应。

    所以不问李长烟了,拐个弯来问宁霏。

    宁霏把李长烟和宁茂的事情说了一遍,眼看着白书夜又要拍碎花厅里的另一张桌子,赶紧拦住他。

    “别,再拍下去我们家就没有几张完整的桌子了。”

    白书夜咬牙切齿:“你们娘俩怎么都是这种招惹渣男的体质?”

    宁霏耸耸肩:“遗传吧。”

    “不行,光是和离太便宜那渣男了。”白书夜站起来,“长烟和李家没再跟他计较,那也就算了,但我这口气还没讨回来。”

    宁霏弱弱地:“你打算干嘛?”

    白书夜冷笑:“切了他。”

    宁霏:“……娘知道了肯定很高兴。”

    白书夜一巴掌拍在宁霏的肩上:“你娘亲现在看清了那渣男的真面目,就说明眼睛肯定已经比当年亮多了,不会再看不见我这么优秀的对象。等着你师父变成你爹吧。”

    宁霏:“……”我怎么觉着这么不靠谱?

    ……

    白书夜果然说干就干,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仅仅两天之后就传来消息,宁茂乘坐的马车在安国公府门口不知何故突然惊马,马匹脱缰,马车车身撞上了安国公府的墙壁。

    众人把宁茂从撞得四分五裂的马车里拉出来时,这才发现他的某个重要部位已经受了重伤,而且是神仙来了也接不回去的那种,惨不忍睹。

    整条街上的人都亲眼看见了,宁茂想瞒也瞒不住,安国公变成废人的消息一下子就传遍京都。

    建兴帝听说后,从太医院派了太医过去,但也只是保住宁茂性命无碍,其他的就无能为力了。已经从树上掰下来的香蕉,怎么可能还长得回去?

    安国公府最近本来就是一团乌烟瘴气。

    宁茂已经在穆氏寻死觅活的逼闹下,扶了邱姨娘为正妻。但邱氏本来是个小户人家的庶女出身,一股刻薄的小家子气,让她做小伏低讨好奉承一下老夫人还没问题,要身为有诰命有品级的安国公夫人,统筹管理这一整个府上的事务,她就是两眼一抓瞎。

    以前李长烟在的时候,赏罚分明,恩威并施,把安国公府管理得井井有条。现在的夫人管不住了,管事下人们便趁机浑水摸鱼,贪墨偷懒,甚至有的奴大欺主,搅得整个安国公府乱七八糟,主子们有时候甚至连按时吃饭都吃不上。

    15283504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