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11 以身相代

时间:2018-06-09作者:一襟晚照

    树上的人正是刚刚赶到的宁霏。固康公主的吨位实在是太过可怕,宁霏这一拉,吃奶的劲儿都用了出来,手腕险些脱臼,咬着牙才把固康公主拖上了树。

    她在营地里得知固康公主只带了两个人进入猎场深处,第一个反应就是固康公主这一进去,只怕够呛能活着出来。但是又不好叫人,只能自己跟进了猎场深处。

    她跟固康公主本来是没什么交情,但固康公主实在太重要,还肩负着榨干谢逸辰的重大使命没有完成,现在绝不能让她死在猎场山中。

    森林中的树木长得很密集,以宁霏的轻功,完全可以不沾地面,从一棵树上飞掠到另一棵树上去。但问题是还有一个块头足有三个她那么大,而且还不省人事的固康公主,她光是把人拉上树就觉得手臂已经快要断了,更不用说带着固康公主走。

    她们所在的树下围满了狼群,因为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下来,看不清数量有多少,只见下面密密麻麻全是黄绿色的荧光光点,咆哮声嘶吼声磨牙声交织成一片,极为瘆人。

    狼群上不了树,只能在底下转来转去。宁霏在一根横着伸出来的树枝上找到位置坐稳,先给昏迷不醒的固康公主看了一下脑袋。

    固康公主本来有着一个铜铁一般坚硬结实的脑袋,就算是砸一砖头上去也未必能掉根头发,但这次情况比较特殊,砸下来的是她自己的体重,这就很成问题了。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总有一方得输,这次输的就是她的脑袋。

    脑袋上被撞出一个大包,一片血糊糊的,光线太暗,这么看一时也看不出到底情况如何。宁霏给她做了好几种简单的急救,但她都没有醒过来,说明应该是撞得很严重了。

    宁霏顿觉头疼。

    她不能把固康公主留在这里,自己出猎场去求救。狼群不会爬树,但森林中会爬树的食肉动物多得是,固康公主这一身的血腥味,加上人又昏迷不醒,把她一个人留下,简直就像是一块香喷喷的巨大烤肉挂在树上,上面插着块“快来吃我”的牌子一样。

    跟狼群一直这么僵持下去也不行。虽然迟早会有人发现她们失踪而进山找她们,但那至少也要个两三天甚至更久,固康公主脑袋上的伤太重,耽搁不了那么长时间。就算命大死不了,要是变成个傻子也够呛。

    想了一想,只能冒险赌上一赌,打了个长长的唿哨,让留在深山外面的马匹过来。

    她是骑马进入猎场的。猎场边缘的安全区域经常有人活动,林中有开辟出可供骑马的小道,但猎场深处就连给人行走的路都没有,满地茂盛的野草灌木和牵牵绊绊的树根树藤,很难骑马进来。

    所以宁霏把马留在猎场深处的外面,为了以防万一,缰绳没有拴死,她的那匹黑马很聪明,用力挣扎就能挣脱。

    尖锐悠长的唿哨声在山里传开来,片刻之后,树林中果然传来了马匹小跑而来的声音。

    宁霏从固康公主身上解下弓箭,一口气搭了五支箭上去,等到那匹黑马跑到狼群附近,已经有几只狼发现它,转身朝它扑上去的时候,她便放箭一一把那些狼射死,然后飞快地继续搭新的箭矢上去,给黑马开路。

    黑马十分忠于主人,在狼群中虽然险之又险地受了几次轻伤,但仍然勇敢地冲到了树下。宁霏一手扣着几枚淬了剧毒见血封喉的毒镖,从树上挂下来,一边以毒镖逼退扑上来的狼群,一边把固康公主放到马背上去。

    黑马虽然被压得四条腿打了一个哆嗦,但还是坚强地支撑住了,宁霏在它的臀上一拍,它便转身沿着原路朝狼群外面跑去。

    宁霏在树上追着一人一马而去,继续给他们开路,直到身上带的所有箭矢全部射光,暗器也用得差不多了,树林里一路过来横七竖八地全是狼尸,黑马才堪堪甩脱狼群的追赶,消失在了黑暗的树林中。

    宁霏只能做到这个份上,黑马能驮得动固康公主已经十分为难,要是再加上一个她,非得被压趴下不可。

    黑马认识路,会自己跑回猎场边缘的营地去。至于固康公主,她的身上应该是被下了某种能够令野兽发狂的气味,这一路回去可能还会招来野兽,能不能顺利逃出猎场,那就只能看她的运气了。

    正望着远处一人一马消失的地方出神,宁霏突然感觉脚下踩着的那棵树木猛然一震,满树黄叶犹如暴雨般簌簌地飘落下来,随着树根从土里被拔出来的嘎吱一声闷响,整棵树斜斜地往下倒去。

    她猛一回头,树下居然是一只巨大的黑熊,沉重硕大的身躯正重重地撞在树干上。

    那棵树不过比碗口略粗一点,哪里禁得住这力逾千钧的一撞,当即从树根处断裂开来,树上的宁霏也被甩了下来。

    宁霏暗骂一声。她和固康公主待在一起半天时间,自己身上怕是也沾上了那种吸引野兽的气味,那些狼群仍然围在她所在的树下,就是最好的证明。这气味起效果的不仅是狼群,现在连这么大的黑熊都被它吸引过来了。

    宁霏落到地上,那只黑熊通红着双眼,咆哮着朝她扑过来,她身上的弓箭暗器已经全部用光,又没有带其他武器,只有一把小臂长短的匕首,相比于那只犹如小山一般的黑熊,简直小得可怜,连给它挠痒都不够。

    黑熊扬起一只熊掌朝宁霏重重拍下来,宁霏侧身避过,匕首削过黑熊的前爪,只感觉像是削到了一片粗糙坚硬的沙石,只割出一道无关痛痒的浅浅口子来。

    黑熊的皮毛本就粗硬,加上上面粘着松脂、树皮碎屑、沙土石砾等等,形成一层厚厚的保护层,等闲利器根本就穿它不透。

    周围的狼群趁火打劫,也抓住这个机会围上来。黑熊和人类本来都是它们攻击的对象,但相比之下,它们自然是挑软的柿子捏,先围攻较弱小的那一个。

    宁霏被四五头巨狼困在中间,左右凶险,脱身不得,头顶上的黑熊张开血盆大口,朝她的脑袋一口咬了下来。

    “嗤!”

    一把长剑从斜地里刺出,扎穿了黑熊的脖颈,鲜血犹如涌泉般喷溅出来,泼了宁霏一脸一身。

    宁霏猛一转头,谢渊渟咬着牙把手中的长剑转了一圈,撕裂黑熊脖颈中的伤口,让鲜血更汹涌地喷出来。

    黑熊凶猛无比,脖颈被这般刺穿,一时间竟然还不能置它于死地。它脾性暴躁蠢钝,也不知道后退,反而拼着一股蛮力,下了死劲儿地朝两人扑下来。

    谢渊渟自己身上也被鲜血染成了一片血红,双手都抓着长剑,抵住黑熊压下来的重量。这时候要是放手的话,黑熊临死之前最为凶悍疯狂,更加难以对付,他们两人都得遭殃。

    宁霏这时刚刚杀了缠着她的两只大狼,又是一只狼从她身后扑上来,张口朝她的咽喉中咬去。谢渊渟看得分明,却腾不出手来,一侧身,竟是以自己的左边肩膀代替她送进了狼口中。

    “嗤啦……”

    一声血肉被撕裂的闷响传来。狼的獠牙深深地没入他的肩头,那上面本来就一片血红,现在的鲜血更是犹如小溪一般流淌下来。

    宁霏瞳孔骤缩,一矮身子,匕首从那头狼的头颅下面深深扎上去,同时一掌拍在它的下颌上,迫使它张开口,然后用力把它推了开去。

    1528457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