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15 举火自焚

时间:2018-06-10作者:一襟晚照

    十月下旬。

    从秋猎上回来之后,谢逸辰一直被关在睿王府,但没过几天,睿王府就出了事。

    一个晴朗的下午,睿王府突然起火。火头是从谢逸辰所居住的那个房间开始蔓延开来的,因为阳光明亮,所以火势刚刚起来的时候没有人发现,直到开始时的小火苗越烧越大,烧塌了房间里的梁柱,变成火舌冲出窗外,才引起众人的惊觉。

    秋天天气干燥,起火本就不容易扑灭,火势扩散得飞快,转眼间就变成一场大火,一连烧了好几个时辰,才被渐渐控制下去。

    谢逸辰居住的整个院子被烧成了一片废墟。睿王府的众人花了半天时间,好不容易才清开废墟进去,在房间里面找到了谢逸辰的尸体。

    他人在靠着墙壁的位置,上面一根大梁塌落下来,正好挡在他的上方,形成一个三角区域,避免了火焰直接烧到他的身上。

    尸体虽然被熏得漆黑,到处都是烧伤和烫伤,但并没有被烧毁成一具焦尸。擦干净脸上的黑炭和灰烬之后,还依稀能辨认出七八分的容貌。

    虽然建兴帝下令囚禁谢逸辰,他的房间门是锁着的,但以他的武功之高,房子着火的时候及时从里面逃出来并不是难事。而且他的房间着火,他在里面肯定容易发现,但从起火开始,谁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呼救声。

    这就说明,十有八九是他自己放的火,以此自我了断。

    睿王府和五城兵马司的人把此事禀报到建兴帝那里去,建兴帝听了,长叹一声。

    他这个排行十二的儿子,意气高远,野心勃勃,一辈子的志向都在他这个宝座上面。如今被他彻底放弃,再无任何夺嫡的机会,从原本最有希望的鼎立三足之一,一朝沦落到如此悲惨的境地,想来也是心如死灰。被囚禁了几天,绝望中一时想不开,竟是一把火自焚了。

    人都死了,建兴帝原本对谢逸辰的恼怒便也随之烟消云散。无奈地命人收敛了谢逸辰的尸体,仍然以皇子的待遇,葬在皇家陵园。

    消息传到李府,宁霏开始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但定下神来仔细想想,却觉得谢逸辰未必是真的放火自尽了。

    这次的失败打击,对于谢逸辰来说的确是巨大的。但以她对谢逸辰的意志力的了解,他就算是到了走投无路的最后时刻,也绝不是一个会轻生的人。

    谢逸辰对于那个九五之尊的位置,执念到底有多坚定,简直难以想象。他虽然被建兴帝踢出了夺嫡的人选之外,但人还好好地活着,这就有无限的希望和可能。

    古来成大事者,必将经过无数挫折磨砺,卧薪尝胆忍辱负重,在千锤百炼之后,造就常人所不能有的坚韧心性,才能触及真正的成功。

    要是因为这一次失败,就想不开而举火自尽,那他不过是一个意志薄弱的懦夫罢了,根本不配问鼎这帝王的宝座。

    火场中留下来的那具尸体经过仵作的验尸,肯定不会是易容的。但谢逸辰在朝廷之外的势力分布十分深广,就算不使用易容,这满天下茫茫人海中,找一个跟他年龄身形容貌有八分相似的人,并非找不出来。

    尸体只有大部分是完整的,只要一些特征容易被认出的部位烧坏了,就很难辨认真假。

    真正的谢逸辰,已经借着这诈死之法,摆脱这个对他没有任何用处,反添麻烦的睿王身份,离开众人的视野,不知去了什么地方。

    ……

    睿王一倒,夺嫡之争中,就只剩下了太子和益王两派。

    两者抗衡的局势,其实比三足鼎立更加难以把控。三方争斗,可以互相制约,局面微妙多变。但只剩下两方,此消彼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无论天平偏向哪一方,都必须及时压回去,否则就会失去平衡。

    建兴帝为此没少费心思。之前已经起用了益王,后来又把镇西侯统军的不少特权还了回去,在后宫中也明显表示出对德贵妃的宠爱和看重。一切都是为了把益王的位置拉到跟太子在一个水平线上。

    德贵妃在镇西侯被降爵之后,连带着受到建兴帝的冷落,在皇宫里着实过了一段时间的难受日子。

    上官皇后以前就是个谁也不得罪的温吞性子,倒是没有落井下石地踩她。但其他妃嫔们平日里见她摆威风摆得多了,好不容易抓到她走背运的机会,自然没少冷嘲热讽,趁机给她难堪。

    后宫本来就是个逢高踩低的地方,世态炎凉在这里体现得最为淋漓尽致,德贵妃这段日子以来,不知道吃了多少暗亏,受了多少闷气。

    如今时来运转,德贵妃终于可以扬眉吐气。

    她久居深宫三十多年,以前没少经历过后宫的起起落落沉沉浮浮,倒不至于像那些年轻浮躁的妃嫔那样,一副轻狂浅薄的嘴脸,一得了势就迫不及待地回头开始大肆报复。

    但该摆的姿态也还是要摆。总得给出足够的警示,让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妃嫔知道,她在后宫的根基之深,不是能够随便招惹的。

    宁霏就是在这个时候,被德贵妃召进了皇宫,名义是给德贵妃看病。

    德贵妃十五岁进宫,十六岁生下益王,如今已经是五十三岁之龄,在平均寿命低下的这个时代,本来都能算得上是个老人了。只是她极擅保养之道,会打扮,气质又好,无论是容貌体态,看过去都还只在四十来岁,仍然风韵犹存。

    不过,无论外貌看上去再怎么年轻,身体终究还是要随着年龄走下坡路的。建兴帝五旬年纪,宫里这一批跟随建兴帝走过来的老资历妃嫔,都有四五十岁,更年期毛病特别多,今天头疼明天脑热。太医院的太医们进宫,十次有八次看的都是这些老妃嫔。

    德贵妃这次据说是小腹一侧疼痛,太医把脉看不出什么毛病来,这位置比较特殊,不好按压检查,而不用避嫌的几个医女医术又不够,也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德贵妃折腾了好几天,建兴帝知道后,想起宁霏身为女子,医术高明不在太医院众人之下,就让德贵妃召宁霏进宫帮她看看。

    宁霏自然是无法拒绝。去了德贵妃的德瑞宫。

    德瑞宫中仍然弥漫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香气,但宁霏一走进去,就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香气虽然闻上去舒服,但也正因为其舒服,才是问题所在。香气中带有极轻微的成瘾性成分,并不会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瘾,很难让人察觉到。只是会觉得待在这德瑞宫里心情愉悦,舒适放松,来了就不想离开,离开后又会想回来。

    德贵妃在后宫能够维持这么多年盛宠不衰,这德瑞宫里的香气,应该也是有一份功劳的。有一个待着特别舒服的地方,建兴帝没事的时候,自然喜欢多往这边走动。

    德贵妃正懒懒地倚靠在美人榻上,素衣散发,后面两个宫女一个给她捏着肩膀,一个给她揉着小腹,看过去倒果然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她旁边还坐着两位闺秀小姐。其中一个是忠国公府的嫡女贾若兰,以前宁霏在应天书院的同学,长得粗枝大叶,又黑又胖。

    另一个年纪看过去比贾若兰要小些,跟贾若兰的容貌有三四分相像,但要白净秀气许多,大约是贾若兰的妹妹。

    宁霏给德贵妃行了礼。德贵妃淡淡地让她起身:“宁小姐不必多礼。这两位是本宫的侄女儿,今天正好进宫来看望本宫,宁小姐不必在意。”

    德贵妃原本姓贾,上头一个兄长是镇西侯,下面一个弟弟就是忠国公,三兄妹都是同胞所出。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