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20 私奔(一更)

时间:2018-06-13作者:一襟晚照

    京都郊外,入夜时分。

    一辆被砍得到处都是缺口,车身上还扎着几支箭矢的破烂马车,在官道上歪歪斜斜地疾驰而来。

    在前面驾车的车夫,是一个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女。

    这少女容貌清秀,肤色雪白,虽然身上穿的是一身粗布衣服,但一双手白嫩纤细得犹如削葱根一般,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金尊玉贵地娇养出来的千金大小姐的手。

    少女显然毫无驾车经验,官道已经够笔直平整了,那辆马车还是跑得歪歪扭扭,仿佛随时都会甩飞出去。

    她满脸挂着泪水,全是心急如焚之色,不住地回头去看后面的车厢。

    “沈哥哥……你怎么样?”

    后面的车厢里,半躺着一个受了伤的青年男子,同样也穿着普通百姓的粗布衣服。左后方的肩胛处中了一箭,箭杆已经被折断,但箭头仍然留在肩胛里,半边身上都染满了流出来的鲜血,一滴滴地落到马车的地板上,又透过地板渗透下去。

    沈醉紧咬着牙关,勉强逼自己维持着清醒的意识,但因为身受重伤,马车又一直在剧烈地颠簸着,他只觉得眼前已经渐渐开始模糊了。

    许心心和睿王和离之后,他吩咐人从阑州那边运了重礼过来,三媒六聘,上理南王府求娶许心心。

    但尽管许心心已经是和离过一次的女子,理南王一向把这个宝贝女儿看得犹如掌上明珠一般,仍然觉得许心心还是完全可以嫁一个官宦贵族世家的公子,不至于沦落到要嫁进商户的地步,没有答应沈醉的求亲。

    理南王倒也不是个刻薄之人,拒绝的时候并没有如何为难和羞辱沈醉,但对于这一对小情侣来说,还是不啻于天塌地陷。

    许心心放下闺阁女儿家的矜持,跟理南王闹了数次,理南王只觉得她是年纪小不懂事被沈醉勾引了,无论许心心如何哀求,都还是毫不动摇。

    许心心性子太软,一哭二闹还行,以死相逼这种事就无法在理南王的面前做出来。被关在理南王府里,只能以泪洗面。

    另一边,沈醉也并没有放弃。他的方式比许心心简单粗暴得多,在外面安排了人手接应,自己偷偷潜入理南王府,直接带走许心心,两人私奔而去。

    这一下理南王是真的怒了。

    区区一个商人家族的儿子,上门来求娶他的宝贝女儿,他客客气气地拒绝,已经是很给对方面子了。不料这混账小子胆大包天,竟然二话不说拐跑了许心心,这让他怎么能忍?

    理南王府立刻派出府兵追捕沈醉和许心心。许心心自然是不能动,但对沈醉就是毫不留情。

    他后背上那一箭,就是暂时离开许心心去买衣服的时候,被理南王府府兵追上射中的。现在后面也还有大批的府兵正在追赶他们。

    一旦被追上的话,许心心必定是被带回理南王府,然后家里给她找个人赶紧嫁了。这还算是好的,许心心毕竟是理南王的爱女,理南王再生气也不会把她怎么样。

    但沈醉就惨了。平民拐走贵族郡主本来就是大罪,就算理南王不收拾他,也够他把牢底坐穿的。

    许心心看沈醉尽管在竭力保持清醒,但一双眼睛还是在一点点沉重地阖下去,顿时吓得大喊起来。

    “沈哥哥!醒醒!不能睡!”

    这时,马车突然剧烈地一个颠簸,许心心回过头去,一下子被吓得魂飞魄散——刚刚在她回头看沈醉的时候,马车不知不觉已经驶离了官道,现在正飞快地撞向前面路边的一棵大树。

    “……”

    许心心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却没有等到想象中马车一头撞碎在大树上的惨状,只觉得马车突然猛地一个急转弯,被拉偏了方向。

    她睁开眼睛,马车前面站着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子,脸色冷淡漠然,手里牵着马车车辕上的绳索。马车车头已经不再朝着那棵大树,而是回到了官道这一边。

    刚才竟然是那女子生生地把马车拉了开去。

    许心心骇异地睁大眼睛,一转头,就看到路边的树下,一个十三四岁,容貌甜美可爱的女孩站在那里,穿着一身利落方便的短装,身边摆着一个装满药草的药篓。

    “宁小姐?”

    宁霏是带着辛夷一起去京郊山上采药的,在外面待了一整个白天,晚上赶不及回京都,这个时候城门已经关了,她们正打算在这附近找个地方过夜,明天再进城。

    她这时候也认出了许心心,走上前来:“许小姐怎么在这里?”又朝马车内一看,吃了一惊:“这是……沈公子受伤了?”

    许心心一看沈醉已经是半昏迷状态,连眼睛都睁不开,几乎要哭出来:“是……我们从理南王府逃出来,他中了一箭,现在后面还有人在追我们,要是被追上的话,他就完了……”

    敢情这俩小情侣还是私奔出来的。宁霏看了看后面的路上,暂时还没有追兵过来,又去看沈醉的伤势。

    沈醉背后肩胛上中的那一箭没有伤及要害,不然从京都一路颠到这里来,小命早就被颠没了。不过也挺严重的,不及时救治的话,光是流血都能流干了他。

    宁霏上了马车,让辛夷在前面驾车,自己进车厢给沈醉处理那处箭伤。

    辛夷驾车技术自然比许心心好得多,车子在平整的官道上行驶,只有轻微的颠簸。宁霏的一双手稳如泰山,举千钧若鸿毛,举鸿毛若千钧,哪怕在天翻地覆中都能做到连抖都不抖一下。即便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控制能力也是精准无比。

    沈醉后背上的那枚箭头很快便被她用小刀剜了出来,然后缝合伤口,上了药,简单包扎上干净的布条。这时候马车还在继续往前行驶,一点都没落下。

    沈醉刚才并没有彻底昏过去,剜肉取箭缝合伤口的剧痛,把他硬生生痛醒了过来。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眼里还是一片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

    许心心看见他醒来,终于哇一声哭了出来:“沈哥哥……”

    宁霏赶紧拦住她:“哎哎,先别急着哭,这里是我身上带的所有伤药,散剂外敷,丸剂内服,记清楚哪种是哪种,以后估计就得你自己给他换药了。还有,这两天不能让他见荤腥辛辣,伤口大约十多天后看着长好了就可以拆线,你不会拆的话找个医馆里的大夫给他拆……”

    许心心脸上还挂着泪水,抱着一堆的药瓶药包,睁大眼睛,拼命竖起耳朵听着,生怕漏掉了宁霏说的哪怕一个字。

    她以前是一个娇生惯养,不谙世事的千金大小姐,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洗脸水都有人打好了送到面前,不用她为生活操一丁点的心。

    但从现在开始,她那对柔弱的肩膀上已经压下了沉重的担子,需要坚强,需要独立,需要当家做主,需要照顾别人,需要飞快地成长起来。

    沈醉歉疚地望了许心心一眼,吃力地对宁霏道:“多谢宁小姐相助,救命大恩,将来一定报答……”

    他本来还想对宁霏行礼,宁霏拦住他:“别乱动,好不容易缝合起来的伤口又要崩了,你们能好好地逃出去的话,再说报答的事情。”

    又对许心心道:“你们走远一点,时间也不用隔太久,过个一年两年的再回来。理南王是真的疼你,不会一直生你的气,到时候总会接受你们在一起的。”

    只要父母是真心疼爱子女,就永远也赢不过子女。

    许心心终于还是再次落下了泪。

    丢下视她为掌上明珠的父母,跟沈醉一起私奔,是她长这么大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她当然舍不得父母,也能想象她离开后,父母开始时该会是多么生气,以后又会是多么担忧。

    但天底下有很多父母,对子女的确是满腔疼爱,把他们觉得最好的硬塞给子女,却根本不明白也不认同子女想要的是什么。

    许心心已经尝过这种滋味。她嫁给谢逸辰,全天下人都觉得她结了一门好亲事,郎才女貌天作之合,睿王正妃身份尊贵。但在睿王府的那几个月,是她最痛苦的一段日子,若不离开的话,这辈子都会这么痛苦下去,甚至更糟糕。

    她可以想象,理南王再给她找一门亲事,仍然会是众人眼中的所谓好亲事,而她的命运也不会有多少改变。就像是一卷已经写好的书,摊开来摆在她的面前,上面全是悲哀的文字,一眼就可以望到尽头。

    跟着沈醉离开,未来是一片空茫未知,未必就有美满的结局。可她至少赌过了,就算不幸赌输,也没有什么后悔遗憾的。

    宁霏拍了拍许心心:“后面能听到马蹄声了。我们在这里下车,你们走左边一条路。”

    她说着就和辛夷跳下车去。这里是一个三岔路口,官道一分为二,一条往西一条往东。

    许心心和沈醉还想对宁霏说什么,宁霏在马背上拍了一记:“追兵正在朝这边过来,来不及说了,快走。”

    马车朝东边那条路驶去。宁霏和辛夷装作是夜里赶路的行人,在官道上往京都的方向走回去。

    不一会儿,前面果然出现了一批骑着马的府兵,身上都带着理南王府的徽记。

    为首一人问宁霏:“这位姑娘,刚才有一辆马车从这里过去,有没有看到他们走哪条路了?”

    “是一辆破破烂烂的马车吧?”宁霏朝西边那条路一指,“往这边走了。”

    府兵们纵马朝西边那条路上追去。

    宁霏在后面望着两条路,笑了一笑。

    重生回来之后,她再也没有纯粹地为了帮别人而帮别人。今天破一次例,大概就是像白书夜所说,她自己前世里的感情经历太失败,想看见一次哪怕是别人的成功吧。

    ……

    益王府。

    大厅里,镇西侯和益王正相对而坐。面前的雨前龙井冒出袅袅的香气,这极品茶叶一两价值千金,等闲人家见都没机会见到,但两人此时的心思都丝毫不在品茶上面。

    他们以前但凡有事,常常是进皇宫和德贵妃一起商议,但现在德贵妃被建兴帝半禁足在德瑞宫,谁也求见不了,只能舅甥两人在这益王府见面。

    益王的一个侧妃前两日因病重没了。他的正妃侧妃每一个位置都是用来笼络朝臣的关键,都需要慎之又慎地考虑人选,不是自己想娶就娶想纳就纳的。

    镇西侯这次来见益王,为的就是他这个空出来的侧妃的位置。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