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23 嘴贱人士追妻秘方

时间:2018-06-14作者:一襟晚照

    宁霏对哑药没什么兴趣,看中的是这果子的麻痹作用,想看看能不能研制出局部的麻药来。

    “放心。”宁霏笑道,“这果子没毒,过段时间药效应该也能退去,不过我还没在人类身上试过,你正好当第一个人。神农尝百草,也算是做点贡献了。”

    白书夜只觉得六月飞雪。他哪有看都不看就随便乱吃东西,那果子看过去完全就是草莓好吗!吃起来也是差不多的口感味道,他哪知道还有这么坑爹的作用?

    再一看,那果子跟草莓还是有点区别的,草莓柄上面有一个小绿叶子果蒂,而这果子没有。

    当时他虽然注意到了,但并没有细看,还以为是谢渊渟送来之前已经把果蒂摘干净了。

    白书夜对谢渊渟怒目而视:“……”送什么来不好偏偏送这玩意儿!

    瞪到一半才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了,于是更加咬牙切齿,撸起袖子就准备上去揍人:“……”不废话了,先给我揍一顿撒个气再说!

    他虽然是个能逼逼就不动手的,但武力值半点不含糊,这时候不能逼逼了,自然就只有靠动手来说话。

    宁霏虽然不知道白书夜和谢渊渟谁更厉害,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人要是真打起来,整个李府都得被翻个个儿,到时候年都没地方过了。

    赶紧上去一边拦白书夜一边拉谢渊渟:“你先避一避,改天请你吃饭。”

    谢渊渟一听请你吃饭这几个字,十分果断地没再纠缠,留下一句“年后就去”,从窗子里掠了出去。

    白书夜瞪着宁霏:“……”还没出嫁就开始帮着小男朋友了!胳膊肘往外拐,女大不中留!

    宁霏:“不好意思,我听不见你在说什么。”

    白书夜:“……”

    ……

    白书夜吃错药说不出话的事情传到李长烟那里,李长烟哈哈大笑了半天,第一次特地过来找白书夜,把他从头到脚痛痛快快地吐槽了一遍,连一个细胞都没放过。

    白书夜:“……”小人得志!你也就这点出息!要不是老子现在说不了话,你说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每一笔笔划我都能给你怼回去!

    可是他现在说不了话啊摔!

    然后白书夜就开始随身携带笔墨纸张,李长烟在那边说,他在这边龙飞凤舞地写字。

    然而写字的速度再快也比不上说话的速度,他写一行字,李长烟已经啪啪啪地说了整整一本书的内容;他怼回去一句,李长烟已经劈头盖脸甩了一百句过来。战斗力完全没有可比性,一边倒的碾压。

    这让他还怎么活啊摔!

    李长烟抓住这个难得一遇的天赐良机,秉着趁你病要你命的原则,一没事就来看望他……来他这里找乐子。

    以前又贱又欠收拾,嘴巴毒得跟黑寡妇一样,现在比鹌鹑还不如,屁都放不出来一个。想怎么怼就怎么怼,就算被气炸了都只能憋在那儿哼哼两下,像个不敢顶嘴的受气包小媳妇。多爽的事情?

    李长烟以前天天躲着白书夜,现在是天天主动来找他,待在他面前的时间比过去好几个月加起来都多。每次来了都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睡眠优良吃嘛嘛香。

    白书夜好像整个人被劈成两半,一半看着李长烟跟他待在一起乐不可支而觉得他就算哑巴一辈子都值得,一半恨不得把李长烟的嘴堵起来绑在那里,自己端着个大喇叭在她耳边叭叭叭说上三天。

    痛并快乐着,这滋味别提多酸爽了。

    ……

    过完年之后,出了大年初三,京都街上的店铺摊子就渐渐开起来。宁霏带着豆蔻去街上买东西,半路上碰到谢渊渟,被拉进了路边一家酒楼里。

    宁霏:“干什么?”

    谢渊渟:“你在年前答应请我吃饭的。”

    宁霏早就把这一茬忘了个一干二净,想了半天才想起来,她好像是有这么提过一句。

    在白书夜来的现代社会里,“改天请你吃饭”跟“我马上就到”以及“明天开始一定要减肥”并称为三大最没影儿的事情。她当时说这话就是敷衍一下,但谢渊渟身为古代土著,显然不懂得其中的微妙含义,跟她较上真了。

    一顿饭而已,又不是没跟谢渊渟一起吃过,宁霏便跟他上了这座叫做八方楼的酒楼,找个雅间坐下来,点了里面新出的几个招牌菜。

    过年这段时间,京都的有钱人家天天吃大鱼大肉的年菜,吃得都有点腻了。这家八方楼是档次很高的酒楼,以新奇别致的菜式为招牌,而且口味清淡,极有逼格。年后刚一开业,推出了一批新菜,生意十分火爆,现在正是饭点,楼上楼下两层座无虚席。

    谢渊渟看人这么多,菜估计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能上来的,让执箫先下去买份点心给宁霏。反正两人都没什么事,就在这里坐坐。

    “你师父怎么样了?还哑巴着不?”

    宁霏给自己倒杯茶:“你这段时间最好还是别出现在他面前,我不确定他是会上来拥抱你还是砍了你。”

    谢渊渟:“……”

    眉头跳了跳:“我手下采药的人后来发现,那种树的树皮就可以解果实的药性,今天刚带了一批树皮回京都,要不要我去给你取来?”

    宁霏想了想:“要,取来吧。”

    虽然她觉得白书夜变成哑巴才有希望从她的师父变成她爹,但她毕竟没在人类身上试验过那果子的效果,不确定药性能不能也像在动物身上一样退去,或者会不会对人体有害。万一时间长了整出个不举的副作用就完了。

    谢渊渟的桃花小院距离八方楼不远,执箫去买点心了,他便自己去一趟桃花小院把药带过来。

    宁霏留在雅间里等菜。不一会儿,雅间的门就被敲开了。

    酒楼的小二满脸堆笑地领着一个华衣少年站在雅间门口:“这位客官对不住,今天酒楼里的位置实在是都坐满了,您看看有没有人可以一起拼桌的?”

    那华衣少年十七八岁年纪,满身都是高高在上的贵气和傲气,五官分明轮廓立体,容貌颇为俊美,这时正一脸不耐烦的神色。

    “让爷跟人拼桌,这种话亏你也敢说得出来?……要多少钱,爷出得起,包了这一层楼都没问题,叫这些人赶紧腾一个雅间出来……”

    华衣少年话说到一半,看见坐在雅间里面的宁霏,后半截话顿时就断在了那里。

    宁霏今天穿得很普通。自从从安国公府里出来,来到李家,她身上礼教的束缚就少了许多,不用像以前那样非得打扮成一个规规矩矩的大家闺秀。今天只是出来买东西,又不是什么需要注重礼仪的场合,衣服自然是往舒适简便了穿。

    但即便如此,她的容貌从来就是不需要衣装来衬托的。

    刚满十四岁的少女年纪,早就不像十二岁时那么青涩稚嫩。身形拔高上去,拉出窈窕的线条,极富韵律的一起一伏之间,已经能看出未来玲珑凹凸的轮廓。

    五官脸型也都长开了。脸没有小时候那么圆,小巧玲珑的下巴尖起来,婴儿肥也略微褪去了一些,但仍然是一张极其甜美可爱的娃娃脸。雪白粉嫩的肌肤上,一层极细极软的淡金色绒毛,就像是水灵灵粉嘟嘟的水蜜桃儿一样,让人直想伸手过去好好地捏上一捏。

    她坐在那里望着人不动的时候,最漂亮的就是那一双又大又圆犹如黑葡萄般的眼睛,覆盖着黑羽般浓密的长睫毛,一转动起来,就像是白水银里面养了两丸黑水银,清澈分明而又灵动狡黠,滴溜溜地能把人的魂都吸过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