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第11章 011 道歉和禁足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李氏望着哭得楚楚可怜的宁雪,说不恼怒不失望,肯定是假的。

    从小到大,宁雪这个女儿在她的悉心教导下一直都很优秀,才貌双全,聪明懂事,给她争了不少光。她一直以为宁雪的品行也不算差,最多是有点虚浮自私,还在能容忍的范围内,毕竟不可能有完美无缺的人。

    直到今天才发现,她还是被宁雪欺瞒了。

    宁雪当年才九岁,小小年纪,竟然就已经知道怎么陷害别人,还串通了窦大夫替她撒谎,这等心思简直可怕。就算她那时候不懂事,但越是不懂事,就越显出她的本性之恶。

    李氏知道这深宅大院内少不了腌臜龌蹉的争斗谋算,她不希望宁雪在这个染缸里面也被染成一个阴险恶毒的女子,没少在宁雪身上花过心力,但宁雪怎么还是长成了这个样子?

    “好了好了。”

    老夫人穆氏对几个孙女的事情一向不怎么上心,这次是因为事情闹得大了,才在一旁看了半天,早就有点不耐烦。心里还惦记着小孙子宁浩现在睡下了没有,想回去看看,至于孙女的事,早点解决了也就罢了。几个丫头片子,哪值得费那么大的劲儿。

    “雪姐儿怎么处置,就由你来决定吧。”穆氏站起身,略带不耐地对李氏说,“你是当家主母,这子女的管教,你也有责任,以后别再让雪姐儿霏姐儿闹腾成这样,传出去多难听。”

    李氏不得不低头:“母亲教训得是。”

    送穆氏出去之后,李氏转向宁雪,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雪儿,娘刚刚说过,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你陷害妹妹的事情虽然做得不对,但只要真心悔过,回归正途,仍然是那个娘最疼爱的好女儿。霏姐儿因为你而受了冤枉,在庄子上吃了三年的苦,你现在便先给霏姐儿好好赔礼道歉吧。”

    她觉得自己已经很偏心女儿了。宁霏本来是无辜的,背着一个毒害嫡姐的罪名,被丢到庄子上三年不闻不问,现在她只让宁雪道个歉就了事,她对宁霏还颇有愧疚。

    但宁雪却在心底又怒又恨,几乎当场就要吼出来。

    什么真心悔过回归正途,她就是陷害宁霏怎么了?那个卑贱的庶女就该被冤枉,就该被践踏,没死在庄子上她都觉得遗憾!

    她的母亲可真是个好母亲,居然逼着她堂堂一个嫡女,给这么一个连她鞋子上泥巴都不如的庶女道歉!

    她一个嫡女对庶女低头赔礼,要是传了出去,她肯定会沦为京都贵女圈中的笑柄!她本来这么完美无缺,现在也会因此而染上污点,以后见了那些庶妹们都抬不起头直不起腰来!

    宁雪低着头,表面上还在啜泣,实际上脸色一变再变,隐隐都有些扭曲狰狞,只是李氏看不到而已。

    然而终于还是咬着牙,把满心的愤怒都压了下去,哽咽着给宁霏道歉:“六妹妹,对不起,是姐姐不好……”

    只说了这一句,便哇地一声痛哭起来,哭得缩成一团上气不接下气,仿佛再也多说不出一个字。

    宁霏一副被惊吓到的模样,往后缩了缩:“五姐姐不必这样,我没什么的,只要今后我们姐妹能和和睦睦的,就最好了……”

    她虽然只有这几句话,却显得比宁雪在安国公府门口的那一大段来得有诚意得多。

    宁雪心里恨不得活活撕了她。姐妹和睦,她们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可笑的姐妹和睦!她一定会报这个仇!

    李氏见宁雪已经道歉了,又哭成那个样子,也就罢了。看宁霏尽管遭了冤枉,却并无怨怼之色,对宁霏的好感倒是升起来两分。

    李氏又转向窦大夫,脸色冰冷。

    “窦大夫,你身为府医,却帮着小姐陷害庶妹,雪儿那时还可以说年纪小不懂事,你一把年纪了,难道也分不清是非曲直?”

    窦大夫自知理亏,不敢分辨,只是连连告饶。宁茂为难地劝道:“窦大夫医术毕竟还是高明的,而且给府上看病看了这么多年,要是就这么逐走……”

    李氏冷笑:“医术哪里高明了?给霏姐儿开个催吐药,喝下去半天了也不见吐东西出来。且不论医术怎么样,最根本的医德都没有,今天陷害霏姐儿,明天可能就会害别人,我们安国公府不需要这种心术不正的府医!”

    宁茂也没话可说,只能任由李氏打发了窦大夫,换一个府医。

    宁雪虽然道了歉,但还是被李氏下令在她的桃夭馆闭门思过十天,无事不准出门。宁雪咬着牙应了。

    宁霏以前在安国公府住的是雨霏苑,偏远角落里的一个小院子。她不在安国公府的这三年,雨霏苑空置无人,已经十分荒芜冷清。

    接宁霏回来之前,李氏让人提前收拾整顿了一下雨霏苑,只不过算是勉强可以住人。这会儿因为对宁霏心有愧疚,又给她送了不少家具摆设,派了两个二等丫鬟和四个三等小丫鬟过来,原本空空荡荡萧条冷清的雨霏苑,才总算像点样子了。

    回到雨霏苑,打发了其他下人们,豆蔻总算抓着机会,把憋了半天的感叹兴奋地一股脑儿倒出来。

    “小姐太厉害了!一下子就把三年前的冤案翻出来洗清了!奴婢就说,小姐怎么可能给人下毒嘛!虽然那五小姐不是什么好人……看着她挨夫人的训,又是道歉又是禁足的,真是痛快!奴婢本来还担心小姐背着这个罪名,回到国公府也过不上什么舒心日子,现在可就好了!”

    宁霏笑了一笑,摆摆手,让紫菀把她之前从庄子上带来的药材拿出来。她找出其中一种药丸,吞下去一颗,片刻之后就哇地一声,吐出了腹中的残茶。

    紫菀看着,脸色一变。

    “那夹竹桃花茶真是有毒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