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26 那是天才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宁霏目不斜视,铺开宣纸,让紫菀给她磨墨。应天书院里的笔墨纸砚都是统一的,虽不名贵奢侈,但质量也不差。

    今日教的是写意花鸟画,黎夫子先给贵女们讲了花鸟画的一些构图、笔法、用墨等,然后让众人以“春”为主题,自行写生作画。

    丹青堂四周皆无实墙,前后左右都是通透的,只围着少许镂空的屏风和隔断,可以看到周围院子里丰富的景物,亭台楼阁、池水曲廊、花草树木、奇山怪石。如今正值三月早春,百花初绽,丹青堂周围一片姹紫嫣红,足够取景了。

    这些贵女们大都跟宁霏年纪相仿,九岁入应天书院,便是学得再差的,两三年下来,作画也已经有模有样。

    只有宁霏像是很长时间没画过画一样,下笔十分生涩艰难,连握笔的姿势都不甚准确,就好像三岁小孩子在笨拙地涂鸦。

    周围的贵女们悄眼看着她那样子,有好几个人都在暗中讥讽嘲笑。果然是一直待在庄子上的庶女,哪里会作画,居然也敢来这里丢人现眼。

    黎夫子给众人作画的时间是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众人纷纷停笔,黎夫子下来,给贵女们一一看过去,简短地评价指点一番。

    千金们的国画水平高低不一,相差很大。宁雪在众人当中算是画技较高的,画了一丛朱砂红牡丹花,娇艳欲滴,栩栩如生,一股国色天香的风采。

    黎夫子走到她位置上时,赞许地点了点头:“画法娴熟,设色润艳,但神韵稍缺,意境上还可提高。”

    黎夫子评画,一向只是寥寥数句,不过十分中肯。宁雪能得她这一句评价,也算是挺满意了。

    她是千金闺秀,又不打算成为黎夫子那样的书画大家,能画成这样已经不错。黎夫子自己也说过,神韵意境属于更高一个层面,看的是天赋、心性和悟性,无法强求。

    另外一个黎夫子评价最高的,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这少女一身浅淡素净的月白色竹节纹小袄,玉色百褶如意罗裙,发上只插了一支珐琅银钗,看过去气质颇为高雅,清新脱俗。

    跟其他千金们不同的是,她脸上带着一层白色面纱,只勉勉强强露出了一双眼睛。

    大元王朝民风开放,大家闺秀们便是上街也不一定非带面纱不可,这是在书院里面,更不需要遮着脸。

    宁霏多看了一眼,就明白这少女为什么要戴面纱了。她那双眼睛虽然清澈漂亮,但右眼周围有一大片黑褐色,似乎是胎记之类,连面纱也无法完全遮挡住。这片胎记想来应该相当大,她才会带着这么严严实实的面纱。

    坐在她周围的贵女们,对她也是一副嫌弃不屑的态度,黎夫子夸赞她的画作时,周围窃窃私语声一片。但她就像没听见一样,只是端端正正坐在那里,低着头,脊背却挺得很直。

    黎夫子走到最后一排,在宁霏的画案前停下来的时候,宁雪和几个千金在背后暗暗幸灾乐祸,就等着宁霏被黎夫子批一顿。

    黎夫子低头望向宁霏的画。

    她画的景物很特别,是半池枯败的残荷,用干墨寥寥数笔描绘梗叶,湿墨渲染池水,萧瑟零落,一股清冷气息透纸扑来。然而在这半池残荷上方,有一枝清瘦苍劲的枝干斜逸而出,末端一朵艳红的重瓣桃花,含苞欲放。

    这朵桃花是整个黑白画面里唯一鲜艳的色彩,跟下面萧瑟枯败的残荷形成了强烈的对比。尽管只是一朵将开未开的花,却比任何花团锦簇万紫千红,都透出更加蓬勃的生机,春意盎然。

    画面不但取景新颖独特,构图别出心裁,而且在立意上也远远超出相同主题的一般画作。

    黎夫子只看得眼中光芒越来越亮,连连点头:“好……以小见大,一叶落而知天下秋,一花绽而知万物春。取景好,构图好,意境更好!”

    只是笔法生涩稚嫩了些,不够圆熟老练,像是没怎么学过国画。

    但这没有关系,人人都是从初学者过来的。笔法可以靠着勤学苦练练出来,对于艺术本身的悟性却是可遇不可求。有些人即便看过了无数名家大作,自己画也画得滚瓜烂熟,但作品里面就是少那一份神韵和灵气,这便是天赋有限,勉强不来。

    眼前这小姑娘,虽然尚在初学,但初学者能画成这样,那是天才。

    一块好胚子,只要火候到了,不怕不成大器。

    黎夫子这一连四个“好”字,听呆了丹青堂里面的所有人。

    黎夫子一向沉稳内敛,极少对千金们的画作给出这么高的评价,便是她们当中画技最好的,也不过是得一句平平淡淡的赞许而已。

    这宁六小姐不是刚刚从庄子上回来吗?明明连握笔都不怎么熟练,怎么就能让黎夫子青眼有加?

    便有不少人探身过来想看宁霏的画,黎夫子直接拿起了画,展示给众人看,并给众人讲解这幅画的精彩之处。

    贵女们多多少少都有书画修养,看过之后,大部分还是服气的。宁霏这幅画,撇开笔法不说,的确有高出她们许多的地方。

    也有不以为然的。宁雪不屑地暗暗哼了一声,就那运笔用墨,粗陋得跟小孩子乱涂乱画一样,不过是投机取巧,用了点小聪明,有什么了不起?

    宁霏不管周围众人作何反应,只是波澜不惊,低着头假装不好意思地笑笑。

    她其实是故意藏拙的。前世里,她的师父是个天才加全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也教了她和她师兄很多。师父眼界高,收的两个弟子自然也都是学神级别,她真正的国画水平其实不在黎夫子之下,只是现在不能暴露出来而已。

    小宁霏九岁之前还没开始学画,在庄子上待了三年,也没有学画的机会,要是一回来就成了丹青高手,众人肯定会觉得奇怪。

    她现在只能展露出初学者的稚嫩笔法,以及出众的天赋,以后再迅速提升水平,才不会引起人怀疑。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