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31 轰出礼仪课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所有人都唰地一下转过来,瞪大眼睛望着宁雪,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声音。

    那是……什么声音?

    一个高门望族出来的大家闺秀,怎么能发出这么粗鄙,这么可怕,这么……恶心的声音!

    这简直刷新了她们的认知!

    宁雪周围坐着的几个贵女,全都顾不得还在礼仪课上,不由自主地朝后退开了一步,一脸嫌弃厌恶,仿佛靠近宁雪就会沾上什么肮脏的东西。

    她们大都是金尊玉贵娇生惯养的千金小姐,平日里衣服沾上了一丁点异味都无法容忍,更何况是这种……

    不管到底臭不臭,这是真的恶心啊!

    宁雪的整张脸一下子都绿了!

    她……她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是还在贾嬷嬷的礼仪课上,出了这么要命的失误!

    只有那些最粗鲁低贱的下人和贱民,才会做出当众放……这种事情来!

    她的形象算是全毁了!

    贾嬷嬷的老脸瞬间沉了下来,一双小眼睛里喷着震惊的怒火,走向宁雪。

    宁雪吓得浑身发抖,还没来得及争辩,贾嬷嬷重重的一戒尺就打在了她的身上,紧接着又是第二下,第三下。

    “宁五小姐,好个大家闺秀,好个高门千金啊!老身在应天书院教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见到像你礼仪这么好的女子!”

    贾嬷嬷是真的盛怒,在她的课上这般失仪,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戒尺下去得比平时更重数倍,宁雪顿时被打得嗷嗷乱叫,又不敢躲闪,狼狈不堪。

    “嬷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肚子不舒服,实在是忍不住了……”

    贾嬷嬷更怒,打得也更用力:“你以为谁会在意你是不是故意的?这要是在圣上面前怎么办?在大型宴席上怎么办?在隆重典礼上怎么办?你也忍不住来这么一声?忍不住也得忍!就算憋得肚子爆炸也得忍!不然就等着死路一条吧!”

    这倒真不是危言耸听。就比如大元王朝一年一度的天家祭祀大典,任何人在大典上只要出现了一丁点的失仪,就是对神明和祖先的不敬,那可是掉脑袋甚至诛九族的大罪。

    当然,宁雪这样的朝臣之女,等闲是参加不了祭祀大典的。但需要注意的场合仍然很多,一旦失了礼数,轻则名声有损,重则惹祸上身。

    这也是应天书院的礼仪课如此严格的原因。

    贾嬷嬷每骂一句就打一下,打了半天,终于打累骂累了停下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宁雪刚刚挨打的时候注意力被分散,这会儿霎时间又觉得肚子里一阵翻江倒海,贾嬷嬷一停下,她一个猝不及防控制不住,紧接着便是又一声长长的……

    “噗——”

    这一声比刚才还要悠长响亮,正当着贾嬷嬷的面放出来,而且还是在她刚刚教训完宁雪之后。

    仿佛在耀武扬威地挑衅表示,贾嬷嬷刚才说的话,全部都是……放屁!

    大堂里鸦雀无声,这清晰的声音仿佛在空间中被无限地放大拉长,响亮无比。周围众人一片犹如死一般的寂静。

    宁雪白眼上翻,已经几乎晕厥过去。

    贾嬷嬷的脸彻底变成了青黑色,戒尺在手中“啪”地重重折成两段,一声震耳欲聋的怒吼,几乎掀翻了大堂的屋顶。

    “滚出去!永远不准出现在我的礼仪课上!”

    ……

    这天下午的礼仪课,最终还是没上下去。

    贾嬷嬷大发雷霆,把宁雪轰出课堂,惊动了女学里掌事的女官,闻声赶来。

    应天书院的学子没有犯什么大错的话,本来一般是不至于被赶出去的。但那女官赶到的时候,宁雪明明整个人都快要崩溃,却还在一阵接一阵地放出某种不可描述的声音,周围众人掩着鼻子退得老远,生生让那女官一张脸也变成了绿色。

    贾嬷嬷早就被气得七窍生烟,这般情况下,女官也实在没法劝贾嬷嬷让宁雪继续留在礼仪课上。只得让人一边禀报了安国公府,一边忍着恶心,让人将肚子还在叽里咕噜作响,不断释放某种气体的宁雪送回去看病。

    贾嬷嬷被气走了,留在大堂里的千金们也被允许提前下学,一个个表情扭曲,神色诡异。尤其是平日里总是簇拥着宁雪的那几个千金,这时感觉好像自己也被连累,脸面同样丢光了一般,头都不敢抬起来。

    宁霏坐在宁雪旁边,算是众人当中反应比较得体的,只是虚掩着鼻子稍微退开了一步而已。一脸的遗憾同情之色。

    她还真是有点为宁雪感到遗憾。刚才是她在手中藏了药粉,在帮宁雪盖好茶杯杯盖的时候,暗中洒进了宁雪的那杯茶里。

    这种药本来是疏通肠道的,效果十分霸道,就是副作用太不雅观。但现在看来,倒是有出人意料的用处。

    早就警告过宁雪不要再来招惹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宁雪理解力太差,听不进去,那她就只有用这种印象深刻的方式来让宁雪明白了。

    宁霏走到大堂门口的时候,突然觉得似乎有一道目光遥遥地笼罩在她的身上。她从前世里的经历过来,对环境已经很敏感了。

    宁霏转过头,在远处掩映的花木中,看见了一片银蓝色的衣角影子,飞快地隐没在假山叠石后面。

    银蓝色的衣服……谢渊渟?

    他躲在那儿偷看自己干什么?

    宁霏莫名其妙了一下,但随即又觉得一个神经病患者,偷看人还需要什么理由。她想了也是白想,去揣摩一个脑子不正常人士的想法,这才是不正常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