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39 好气哦,可还是要保持微笑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贾若兰被带走之后,谢渊渟总算大发慈悲,放走了一众被吓得不轻的贵女们。

    这个七皇孙殿下实在太可怕了。贾若兰虽然品性差,但又没招惹他,就因为长得丑让他不爽了,就把人整治成这个样子。

    当众被狠狠侮辱一番不说,脸上身上写满字被挂到全京都人最多的东市街上去,就算很快就能被人救下来,一个姑娘家丢这么大的脸,这辈子也抬不起头做人了。

    没有人注意到,在场的所有千金里,只有宁霏至始至终一直站在旁边,没被谢渊渟找麻烦。

    等所有人都走了,谢渊渟这才转向宁霏,宁霏也下意识地倒退了一步。

    多狠毒多阴险的人她都能对付,但这种脑子有问题而且又异常恣肆顽劣,偏偏身份高贵上头还有庇护的家伙,要是也突然一个看她不顺眼要把她折腾一顿,还真有点难办。

    谢渊渟把宁霏从头到脚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几遍,挑眉道:“你不是要去掌馔厅吃饭吗?再不去就没饭吃了。”

    宁霏倒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愣了一下,行礼回道:“谢七殿下提醒,宁霏告退。”

    然后就带着豆蔻赶紧往掌馔厅那边走。这位七殿下心性无常,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发难,还是少待在他面前的好。

    不料,谢渊渟竟然在她后面一路跟了过来。宁霏进掌馔厅,他一个男子就也进了女学的掌馔厅;豆蔻去领了饭菜回来,他居然也大剌剌地摆开准备吃饭的架势,在宁霏这张桌子上坐了下来。

    “叫宁霏是吧?……我看上你的饭了,分我一份。”

    宁霏嘴角一抽。

    掌馔厅的饭菜都是很家常的饭菜,今天是一碟糖醋小排,一碟梅花豆腐,一碟盐水鸭,一碗火腿白菜墩汤。一般富贵人家都吃得上,更不用说堂堂太子府,什么样的山珍海味没见过,会看上这些饭菜?

    这位七殿下又抽什么风?难不成是正好肚子饿了?

    周围的贵女们刚才被吓到了,现在都不敢在掌馔厅里吃饭,外头露天实在找不到位置坐的,也躲得老远,战战兢兢地望着宁霏这边,好像下一个步贾若兰后尘被谢渊渟找麻烦的就是宁霏。

    宁霏无奈,只能把饭菜让给了谢渊渟:“那七殿下就请用餐吧。”

    大元王朝虽然开放,但她一个待嫁闺秀,不可能跟陌生外男在同一个碗碟里面吃饭。她和豆蔻今天中午只能少吃一顿了。

    谢渊渟却不干:“我说让你分我一份,没说把饭菜全部给我。执箫,再去拿一份碗筷过来。”

    七殿下发话,执箫立刻就从掌馔厅的人那边拿到了碗筷,谢渊渟把碗筷往宁霏面前一推:“你也在这里陪着我吃,不然多没意思。”

    宁霏:“……”

    谢渊渟说归说,其实只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拿着个鸭爪在那里一边悠哉悠哉地啃,一边看着宁霏吃。

    宁霏被他看得压力山大,又怕他不爽,还得全程保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一顿饭吃得跟嚼蜡一样,深深感觉她等会儿要去吃颗药帮助消化。

    出了掌馔厅,谢渊渟还是阴魂不散,宁霏走到哪儿跟到哪儿。宁霏只觉得满身芒刺在背,几次劝谢渊渟离开,谢渊渟一概望天装傻——直截了当地让他滚蛋他还不听呢,更何况是委婉地说。

    讲道理没用,宁霏身上又没带什么适合在这种时候用的药,软的用不成硬的不敢用,一时也不知道该拿谢渊渟怎么办。

    她到底是怎么勾上这位小祖宗搭错的那根筋了?

    下午上课的钟声终于响了起来,宁霏如遇大赦:“七殿下,我要去上课了,您是不是该回去……”

    谢渊渟一点都不介意:“没事,我跟你去课上看看。”

    宁霏:“……”

    你没事,我有事啊!

    下午是书法课,教课的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夫子,姓季。季夫子看见跟着宁霏大摇大摆地走进来的谢渊渟时,忍不住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是见了鬼了。

    “七……七殿下?您怎么……”

    谢渊渟大度地挥挥手:“我只是顺路进来看看而已,你们上你们的课,不用在意我。”

    季夫子和众人:“……”

    不在意个鬼啊!全是千金闺秀的女学课上插进来一个男子,而且还是个脑子有问题的神经病,这能不在意就怪了!

    “都愣着干什么?”谢渊渟一脸无辜,“开始上课啊。”

    众人只能战战兢兢开始上课。谢渊渟就在宁霏的位置后面晃过来晃过去,周围几个贵女一边提心吊胆地偷眼看着,一边忍不住佩服宁霏。被这个小魔王围着转,还能这么镇定自若,这得是多强大的心理?

    宁霏刚刚写完一幅字,谢渊渟凑过来:“你这幅字我也看上了,能不能给我?”

    宁霏:“……”

    她现在写出来的书法只能算一般,又不是什么名家古迹,这家伙怎么连这个都要?

    委婉客气地继续微笑:“殿下,姑娘家的亲笔字迹是不能给外人的,否则容易引起麻烦。”

    谢渊渟啪地一声把一个钱袋拍到她的手上:“哦,那就不用给,我向你买应该行了吧?”

    宁霏:“……”

    她是这个意思吗?这是什么逻辑?

    她还没来得及说话,谢渊渟一伸手就把她面前桌案上那幅字给抽走了,不由分说地塞进怀里:“归我了。”

    宁霏顿时有种想吐血的感觉,但又不敢公然再从他手上抢回来,低头一看那个钱袋里是一张一千两面额的银票,就把这口血给咽了下去。

    她现在月钱就那么点,而要花钱的地方多得是,光买药制药备药就是个无底洞。虽然她也有别的办法赚钱,但送上门来的,谁也不会拒绝不是。

    京都谁不知道七殿下是个脑子有问题的,平日里这种抢人东西的抽风事情肯定没少干。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买了她的字,写的内容又是正经得不能再正经的《周易》,就算以后真的拿出去瞎晃悠,估计众人也不会觉得这是什么私相授受。

    谢渊渟一看宁霏没抗议,立刻变本加厉,又啪地一声往她手里塞了一个荷包。

    “你这套文房四宝我也看上了。”

    宁霏:“……”

    又塞过来一个钱袋:“你腰上这个玉佩我也看上了。”

    宁霏:“……”

    “这对耳环我也看上了。”

    宁霏:“……”

    “这支发钗我也看上了。”

    宁霏:“……”

    ……

    等到终于下学,宁霏的手里被塞了一大叠的钱袋荷包,而全身已经是光秃秃的,所有东西都被谢渊渟扒走了。

    临了这神经病还一副不大满意的样子,直勾勾地盯着她身上看。

    宁霏生怕他一开口说也看上了她的衣裙,把她扒了让她裸奔,再也顾不上什么礼节不礼节,下学钟声一响,就跟逃命一样,带着同样风中凌乱的豆蔻赶紧回了家。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