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097 南宫府寿宴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宁霏笑道:“没有娘说得那么可怕,睿王妃在珠玑宴上因为七殿下的胡闹,大病了一场,现在还没有恢复,哪来的心力再设计害我?今天我还好好地去了书院,寿宴就在明天,要是我推说突发了什么急病不能去赴宴,外头怕是也不相信,还以为我装清高端架子呢。”

    她当然知道去南宫府可能会有危险,但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她接近谢逸辰和南宫清的机会本来就不多,主动凑上去容易惹人怀疑,现在有理所当然的条件,当然不能轻易放过。

    复仇本来就是一场战斗,如果她不敢冒任何危险,不上去和对方交手,一直明哲保身地缩着躲着,那她永远也不会赢。

    李氏最终还是拗不过宁霏,勉强答应让她去赴宴,但仍然不放心,千叮咛万嘱咐地让宁霏在南宫府里一定要跟紧穆氏,然后又让紫菀和辛夷寸步不离地护着宁霏。有旁人在,南宫清就算要下手,也总会有所顾忌。

    第二天,宁霏跟上次去参加珠玑宴一样,梳了一个双鬟,额前垂下一颗红宝石石榴花坠子,穿了一身浅玫瑰色半臂珍珠白齐胸襦裙,裙角一片寻常十岁以上少女都不太爱用的小金鱼刺绣图案,显得特别稚气。

    南宫家出了一个文臣之首的丞相南宫易,又出了一个睿王妃南宫清,还有个长子南宫泽官居工部侍郎,正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家族势力最鼎盛的时候。

    这次南宫老夫人七十大寿,虽然南宫府前不久出了四嫡子南宫铭失踪的事情,至今没有找到人,但也压不过大寿的喜气。南宫府一大早起便热闹非凡,宾客满座,道贺之人往来不绝。

    李氏虽然交代宁霏跟着穆氏,也跟穆氏说过要照顾宁霏,但穆氏还带上了小孙子宁浩,这注意力就大半都在宁浩身上,对宁霏只不过是顺带留心一二而已。

    寿宴设在晚上,宾客们大多下午就到了,送过寿礼之后,在南宫家主人们的招待下,男客和女客们分别在外院和内院喝茶小坐,或是在南宫府的花园里游玩。

    今日天气晴好阳光明媚,又有凉风时来,不觉炎热,大多数人都愿意待在户外。

    宁霏在外院看到了谢逸辰,却没有看到南宫清。据说是南宫清虽然来了南宫府,但身体不适,一到府上就不得不回屋去休息,无法参加寿宴。

    南宫家的几位年轻小姐,正在湖边的一座亭子里陪着宾客中的闺阁千金们闲聊说笑。已经出嫁的夫人们,更高一辈的几位老夫人们,则是各自三三两两聚成一处,都在这花园里面。

    宁霏颇为意外地在南宫家的几位姑娘中,看到了南宫瑶。坐在众人后面的角落里,脸色苍白憔悴,眼睛下面有两圈发青的阴影,妆容服饰显然都只是敷衍了事。而以前她自觉容貌出众,应天书院里虽然有服饰方面的限制,她也都是精心打扮的。

    南宫瑶在珠玑会上失败后,南宫家迅速给她说了一门亲事,要她嫁给一位五十多岁的上州刺史做继室。那上州刺史虽然是个三品官,但不仅年纪大,而且体型肥胖容貌猥琐,前面已经娶过两任正室,嫡子嫡女庶子庶女一大堆,甚至都有了孙子孙女,嫁过去面对的就是一大家子。

    这种条件,南宫瑶如何肯嫁,在家大吵大闹了一番。但南宫家的主母和老夫人都不是性子软的,对她这区区一个庶女也不怎么重视,哪里容得她如此放肆,把她狠狠教训一顿,直接关了起来。

    现在亲事已经定下,两家交换过庚帖,就等着日子一到,把南宫瑶强行嫁过去了。

    最近这段时间南宫瑶一直都是被关着的,今天南宫老夫人寿宴,估计是因为少她一个不好看,才把她放了出来。

    宁霏就坐在南宫瑶的对面,但南宫瑶似乎是自己烦恼缠身,根本没心思理会她,蹙着眉头,垂着目光,一直望着自己前面的地板,看都没看宁霏一眼。

    千金闺秀们聚在一起,聊的还是那些一成不变的话题,宁霏没有什么谈得来的人,也不上去凑热闹,就低调地坐在一边吃点心吃水果。

    南宫家不愧是大元数一数二的高门世家,底蕴不浅,单是这些待客的茶点,就不是一般人家能拿得出来的。其中一样酥油鲍螺,用奶油制成,形状精巧,入口即化,她以前吃都没吃过。

    南宫府的丫鬟们又给众人各自端上了一小碗荷叶羹,南宫家排行第七的小姐南宫柔笑着道:“这是我们家里自己琢磨着做出来的,别处没有,也不是什么精贵吃食,大家就尝个新鲜。”

    这荷叶羹应该是以新出的嫩荷叶熬制而成,汤色澄碧,清澈见底,里面有莲花、莲蓬、菱角等好几种花样的面花儿,每碗汤面上还飘着一瓣淡红浅白的荷花瓣,颜色清新悦目,一股荷叶和荷花的清香扑鼻而来,

    宁霏也挺感兴趣,然而舀了一勺起来正要喝的时候,动作微微一顿。

    她刚才吃了那么多样东西都没吃出问题,但南宫府果然还是不会让她平平安安过了这场寿宴,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可惜了这碗荷叶羹,她本来还真是想尝尝的。看来只能等回家,让豆蔻也照做一份了。

    宁霏把勺子送到嘴边,装作喝了一口,但嘴唇紧紧抿着,勺子在碗边飞快朝里一侧,里面的汤羹全部倒回了碗中。

    这碗荷叶羹里面,被下了大量无色无味的催情药,常人察觉不出来,但对于她来说,哪怕只是一丝一毫,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和鼻子。

    手段平常无奇,甚至可以说是俗不可耐,但关键在于这里面下的药分量很大,而且药性极烈,只要喝上一口,就足以让她意志溃散,失去控制,谁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是想要让她身败名裂的话,这是宅门后院里面百试不爽的办法,简单而有效。

    宁霏抬起头,正看到南宫瑶本来正在众人后面,偷偷看着她这边,一见她抬头,便飞快地转开了目光,仍然是那一副满怀愁闷的样子。

    宁霏暗暗勾了勾嘴角。这种没新意没水平的手段,也就是南宫瑶这种段位能用得出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