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11 杀神戏精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叮——”

    一道悠长的金属相击声响起,白亮的剑光在半空中划出长长一道曲折的轨迹。在这光带之中,有九点耀眼的光芒亮起,转瞬即逝,仿佛夜空中被连接成星座的九颗星辰。

    那是快到了不可思议的速度和精准度,一剑连续斩落九星,斩下一枚星镖和第二枚星镖之间几乎没有间隔,这才能让那九下相击声连在一起,听上去宛若长长的一声。

    犹如丹青圣手书法名匠,一笔书写蜿蜒千里的山水长川,横亘苍穹的银汉星河,挥毫泼墨间写尽天下气势,乾坤轮转。

    一剑长书,过如浮云。

    谢渊渟这一剑斩九星,竟连对面那乌衣客都看得整个人呆在原地。

    他这九星齐发,还从未被人像这般炫技一样轻轻松松地打发过,仿佛只是拂开从空中飘落下来的九片叶子。

    这一愣,本来应该紧接在“九星”之后的“追月”,便慢了一步。弯月双刀齐出,一刀钩向谢渊渟的脖颈,一刀钩向腰间,然而都被平平稳稳地架住了。

    谢渊渟手中长剑一绞,两把弯刀瞬间被绞成了十来片碎片,哐啷啷地掉落下来。

    乌衣客大骇。他的这两把弯刀,削铁如泥,吹毛断发,在江湖神兵谱上,是排名前十的宝刀。当年群战时连断十几把兵器,刀身上连一点缺损都没有,现在竟然被人一绞便绞成了一堆的废铁。

    能这般强横的,只有神兵谱排名在他之前的兵器,但那些兵器何等鼎鼎大名,便是以前没有见过,一眼也能认得出来。而眼前谢渊渟的这把剑,虽然锋锐逼人,寒芒凛冽,但没有任何特征,应该不属于排名前十的任何一把剑。他也从来没听说过这把剑。

    这是什么来头的兵器?

    乌衣客毕竟是一代高手,被震惊只是一瞬间,随即便飞快地丢弃只剩下两个刀柄的弯刀,再不敢留任何余地,运足了十成十的内力,借着两人贴身的近距离,一掌拍向谢渊渟的小腹。

    “砰!”

    谢渊渟左掌一转,云淡风轻地对上这一掌,乌衣客被震得连连倒退了好几步,霎时间再次脸色大变。

    这种内力……“百川归海”!

    能有这种独门心法的,世上只有一个人!

    他脸色煞白地瞪着谢渊渟:“你是……”

    一句话还未说完,谢渊渟紧随其后的一剑,已经削下了他的头颅。

    鲜血井喷而出,他没有说出口的话,随着一脸惊恐的表情,永远凝固在了那张满是鲜血的脸上。

    谢渊渟缓缓地斜垂长剑,剑身上沾染的数道血痕,飞快地汇聚成一滴鲜血滴落下来,又恢复了原本的光洁如镜。

    南宫泽的眼中终于也露出了惊骇之色。

    这个叫乌衣客的江湖中人,是他花了大代价聘请来回头谷的,武功远远高于回头谷的其他所有护卫。就连乌衣客都这般轻易地折在谢渊渟手上,其他人更不用说。

    就算谢渊渟之前一直在藏拙,但他的年龄真真确确只有十六岁,十六岁的年纪能有这种武功,简直匪夷所思。

    现在已经不光是谢渊渟看见了炼铁场的问题。谢渊渟在武功上藏得如此之深,其他方面必然也不可小觑。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人物,是太子的嫡长子,将来说不定也会成为睿王最可怕的劲敌之一。一想便让人觉得全身发毛。

    反正本来就要灭口,趁着这次谢渊渟在回头谷,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人杀了,永绝后患。

    谢渊渟武功是高,但那也是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回头谷里上百个护卫,一批一批上去车轮战,他就不信耗不死谢渊渟。

    “全都给我上!”

    南宫泽杀气腾腾的命令刚刚出口,众人还没围上去,后面炼铁场另一边的方向,冲过来三五个护卫,一脸的惊慌之色。

    “大少爷!官兵!京兆府的官兵来回头谷附近了!”

    几个平民百姓进回头谷,他们杀了就杀了,但现在来的可是一大队官兵,漫山遍野明火执仗的,谁敢去动?

    南宫泽脸色骤变。

    “京兆府?……京兆府的人怎么会来这里?”

    京兆府管理的是京都地区,并不仅限于城内,京都周边五十里之内的近郊,也在京兆府管辖范围之内。

    但郊区除了京都富贵人家的庄子、别院和马场以外,大部分地方山林遍布,山里只有一些零零星星散布着的小村子。比起京都城里的千头万绪来,这里需要京兆府来管理的事务简直太少了。

    回头谷位置这么偏僻,有什么事情能让京兆府出动这么多官兵,夜里大张旗鼓地杀到这里来?

    难道是炼铁场的秘密已经走漏出去了?

    南宫泽猛然转头望向旁边的那个护卫,那护卫连忙跪下:“跟宁六小姐来回头谷的,还有另一位小姐和一个会武的丫鬟,已经分别派人去追杀了,但不管有没有追到,绝不可能是那两人报告了京兆府!”

    从回头谷到京都,一来一回需要大半个白天,而刚才的事情才发生在不到一个时辰之前。

    南宫泽又下意识地回头去看谢渊渟。若不是宁霏这几人的话,那就只有谢渊渟了。

    但这一回头,他第一眼看到的不是谢渊渟,而是眼前一片明如秋水的寒光。他聚焦了一下目光,这才看清那是一把长剑,光芒凛冽的剑尖稳稳地悬在他双眼之间,相距毫厘地直指他的眉心。

    他身边围着的好几个护卫,到这时候才缓缓地倒下去,一颗颗头颅从脖颈上滚落下来,鲜血像是喷泉般涌出,落了他满头满身。

    谢渊渟手持长剑对着他,一脸我很委屈我很害怕,总算有救兵来了的表情。

    “太好了,快叫京兆府的官兵过来!南宫大少爷要杀我,让他们赶紧来救我!”

    众人:“……”

    您觉得您这个样子像是需要人救的吗?

    一边跟个杀人狂一样在满地尸体中拿剑指着人家,一边还这么多戏,有没有考虑过南宫大少爷的感受?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