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16 我要跟你睡一个房间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宁霏作为医者,习惯性地以为谢渊渟是真的身体不适,完全没往这么不可描述的方面上想。

    医者眼里的病人不分身份,她这会儿倒是完全没有之前不让谢渊渟碰到的芥蒂,真的伸手过去按了按他的腹部。

    “什么样的感觉?疼?”

    谢渊渟摇头:“不是疼,我也说不来那是什么样的感觉……不在你按的这个地方。”

    宁霏果然换了个地方:“这里?”

    “不是。”

    “这里?”

    “也不是。”

    ……

    宁霏把他的整片腹部,包括两边腰侧、胸口下方以至髋部位置都按了一遍,连他的八块腹肌都数得清清楚楚了,还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

    这家伙年纪轻轻,身材倒是极好。腰身紧实劲瘦,腹肌清晰分明,充满了力度感,但是十分柔韧,没有那种硬邦邦跟石头一样的触感。

    “到底有没有啊?”

    宁霏抬头去看谢渊渟,结果这一看,在他的耳朵上看到了一抹可疑的绯红色。

    谢渊渟正经严肃脸:“本来平时是有的,但被你摸了一遍,好像已经好了……”

    宁霏一巴掌把他从岩石上搡了下去。

    ……

    快到半夜的时候,去找叶盈芜的一队人,终于回来了其中两个,但并没有带回叶盈芜。

    “殿下,宁六小姐,我们碰见了追杀叶小姐的那些回头谷守卫,已经全部死了。现场没有叶小姐的尸体,不过附近有女子的脚印通往深山中,叶小姐应该是逃走了。其他人还在山里继续寻找,我们先回来禀报一声。”

    宁霏略微松一口气。

    看来她让大家分开跑是对的,叶盈芜应该是运气最好的那个。

    “那些守卫都是怎么死的?”

    “都是中毒死的。但我们从来没有见过,认不出是什么毒。”

    宁霏一听就知道了,杀死那些守卫的,十有八九是灵枢。

    灵枢正好在回头谷附近,他多年没有出现在中原,这些人自然认不出他的毒。

    就是不知道叶盈芜现在是不是跟灵枢在一起。不过以灵枢的冷漠性格,就算在一起也没什么两样,宁霏从小跟他一起长大,就没见他怜香惜玉过。

    不管怎么样,只要回头谷的守卫都死了,那叶盈芜的危险就少了一大半。深夜的山林里虽然也有野兽之类的出没,但叶盈芜会武功,又不是柔弱胆小娇滴滴的千金小姐,即便只有自己一个人,一个晚上应该也能应付得过去。

    “要不先回叶家马场吧。”谢渊渟说,“我让其他人等在这里,找到了人直接送回马场去,”

    现在已经夜深了,虽然他不想送宁霏回去,但山林里湿气浓露水重,到了半夜还有点冷,他不可能让宁霏在露天过一宿。

    宁霏得知叶盈芜没被追兵追上,也放心了一半,没再坚持要在这里等着。

    回到叶家马场,马场里叶家的下人们见叶盈芜和宁霏到了半夜还没回来,已经快要急疯了,大半的人都被派出去寻找,只留下一对管事的老夫妻和几个小厮。

    宁霏之前把豆蔻留在了马场里,豆蔻本来也闹着要出去找人,好不容易被拦下了,这会儿正蹲在马场的大门口哭。看到宁霏终于回来,哇一下哭得更凶了。

    宁霏安抚下豆蔻,跟马场里的人说明了回头谷的事情,以及叶盈芜的情况,让他们往回头谷的方向去找。

    老夫妻俩见到七皇孙殿下也来了,诚惶诚恐,先安排谢渊渟和宁霏去休息。

    马场里不经常有人来住,准备的房间也不多。老夫妻俩本来想把给叶盈芜准备的那个房间给谢渊渟,谢渊渟进去一看,一脸嫌弃。

    “这是给姑娘家住的房间,不要。”

    然后指着宁霏的那个房间:“我要住这个。”

    宁霏:“……”我不是女的吗?

    谢渊渟大摇大摆直接就走了进去。一间房间而已,宁霏懒得跟他争,让豆蔻把自己的行李搬了出来,去睡叶盈芜的那个房间。

    结果谢渊渟在自己房间连转悠都没转悠满一圈,立刻又跟过来了:“那边房间太黑,我害怕。”

    宁霏翻白眼:“马场里有的是油灯蜡烛柴火,你想睡火堆里都行。”

    谢渊渟黏在她后面不放:“我一个人睡也害怕。”

    宁霏继续翻白眼:“那你把管事老大爷叫过来陪你一起睡。”

    谢渊渟恶寒地从鼻子里嗤了一声,然后死皮赖脸朝她贴过来:“不要,我要跟你睡一个房间。”

    豆蔻目瞪口呆:“七殿下,这……这不行的……”

    以前天天晚上闯小姐的闺房,虽说不合礼数,但他本来就不太正常,而且一直没被人发现,那就算了。这睡在一个房间里也太过分了吧?小姐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然而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渊渟点了睡穴,丢在外间给丫鬟睡的小床上:“碍事。”

    宁霏深深吸了一口气,去外间找来一条绳子,系在房间里的两根柱子之间:“要睡房间里可以,只能睡这绳子上,不然就出去。”

    前世里她听师父讲故事,神雕侠侣里的小龙女就是这么睡的,当时她根本不相信有人能真的睡在绳子上。先不说能不能睡得稳,武功再高也不能把人的体重变轻,全部重量都压在一根绳子上面,小龙女那细皮嫩肉冰肌雪肤的,后背还不得被勒成两半。何苦这么找虐。

    谢渊渟看了看那条绳子,真的一纵身,轻飘飘躺了上去。

    他的武功之高,足以躺在这条绳子上保持平衡,稳稳当当不会掉下来,绳子只有轻微的晃动。

    宁霏看得有点呆,正想谢渊渟一个爷们儿,是不是皮糙肉厚不怕勒,真打算在这条绳子上睡觉。下一刻就见他后背上微微运起内劲,啪地一声,震断了绳子。

    谢渊渟落到地上,大大方方地把绳子捡起来,放到宁霏的床上,自己也躺上去,把绳子压在他的后背底下。

    然后一脸光明正大地看着宁霏:“你这条绳子太不结实了,不过我还是照你说的,睡在绳子上。”

    宁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