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19 不吃白不吃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当然不是。”

    谢渊渟伸手在那泥巴球上面隔空一拍,已经被烧成硬壳的泥巴球裂开来,露出里面的东西。

    是一只用荷叶包裹的野鸡,毛已经被处理得干干净净,色泽金黄,油润光亮,一打开便有诱人的香气扑鼻而来。不仅是浓郁的肉香,里面还带着醉人的酒香,以及一点新鲜荷叶的清香。

    宁霏更加诡异地又看了谢渊渟一眼。

    “这……该不会是你自己烧的吧?”

    谢渊渟一脸得意:“当然了,不然我拿过来给你干什么。”

    宁霏换了一种目光打量他。看不出这家伙身为天潢贵胄,锦衣玉食高高在上的,居然还会烹饪,而且做的是这么接地气的菜。这叫花鸡烧得至少卖相相当不错,色和香两项上都算是一流,就是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尝尝看……这里正好有粥,可以就着吃,不然早上只吃这个太油腻了。”

    谢渊渟帮她从之前的那个食盒里拿出一碗清粥,然后一脸嫌弃地把另外两个小菜不客气全都倒了,把叫花鸡切开,摆到空盘子里。

    叫花鸡的味道也毫不逊色。外皮香脆微酥,肉质肥嫩细烂,裹着浓郁的汁水,大概因为调料腌制得够足,连肉最厚的地方都没少入味,鲜美可口。

    “不错。”宁霏吃得满意,倒是不吝惜夸奖,“很好吃。”

    谢渊渟笑眯眯:“我会的不只这个,以后再给你做。”

    宁霏一边吃鸡翅一边打量他:“七殿下很闲啊?有那个工夫天天给人做菜?”

    谢渊渟纠正:“不是给人,是给你。”

    他重活这一世就是为了她,在她的身上,他所有的时间都是空闲。

    宁霏这次没答话,低头喝粥。

    她默认了谢渊渟把辛夷放在她身边,其实也就是默认了跟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甚至可以说默认了对他的信任,因为在一定程度上,她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他的手中。

    她不讨厌也不排斥谢渊渟,但她不习惯他对待她的这种态度。

    还是那句话,不知是真是假的时候,先保持距离总是最安全的。更何况,就算他的确是真心,她现在也接受不了。

    前世里被践踏得千疮百孔,被寒冰包裹,被毒液浸透的一颗心,这一世因为复仇的执念支撑着,才勉强能够跳动,再没有多余的力气了。她也无法把一颗这样的心拿出来,去回应别人。

    不过她既然决定了跟谢渊渟联手,就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试图跟他撇清关系。他自己愿意送这送那,她死活不肯接受的话,不但矫情,以他的性格估计也不会善罢甘休,十有八九是死缠烂打。

    反正他的厨艺这么好,不吃白不吃。

    ——后来她才知道,她这个厨艺好的结论,下得太早了。

    ……

    刚吃完早饭,院子外面就传来马场里众人的大呼小叫。

    “大小姐回来了!”

    宁霏放下漱口的茶水,连忙赶出去。站在马场院子门口,被一群人围着的,正是叶盈芜。她这会儿的样子颇有些狼狈,衣服被挂破了多处,头发乱糟糟的全散了开来,脸上还有被树枝草叶之类划拉出的一条条红痕和细小的血印子。

    叶盈芜看见宁霏,扑过来抱着她,差点没哭出来。

    “好了好了。”宁霏其实比她还小两岁,这时却像姐姐一样拍着她安慰,“没事回来就好。”

    “你去什么地方不好,非跑去回头谷那种地方干什么?”叶盈芜带着哭腔冲宁霏嚷嚷,“我本来想追上去告诉你回头谷那边不能去,没想到你居然都已经到那里了,你是专挑着那个方向走的吧?”

    宁霏心说我还真是。赔笑道:“我又不认得这附近的路,就是随便挑了个方向走,只能说倒霉吧。”

    她的目光越过叶盈芜,看见她后面远处站着的一个人,吃了一惊。

    “灵枢?”

    一身黑衣的灵枢站在那里,淡淡地望着这边,确切地说是望着她。

    早晨的阳光金黄灿烂,带着柔和的暖意,但照在他的周围,仿佛都阴冷黯淡了三分下去。他身边笼罩的,永远都是一层与外界格格不入的阴气和寒气。

    叶盈芜也回头看灵枢,态度不怎么好,但勉强保持着礼貌。

    “这位……公子,是我在回头谷附近碰到的,他说他是你的师兄。”

    “是啊。”宁霏有些诧异,“是他救了你?”

    叶盈芜一说到这个就没好气:“我可没说是他救的我,他只是把那些追杀我的人都杀了而已。”

    虽然结果是一样的,但这里面差别大了去了,所以她对灵枢没什么好感激的,最多表面上道个谢罢了。但问题是,灵枢对她的道谢也是一脸漠然毫无反应,好像根本就不在乎她是个什么态度。

    她长这么大,真是头一回碰上这么不讨人喜欢的人。

    叶盈芜说着压低声音凑到宁霏耳边:“他真是你师兄啊?一点都不像。你这么好,怎么会有这么个性格怪癖冷血麻木的师兄?”

    宁霏:“……”

    你这个音量,不用藏着掖着了,以人家的耳力完全听得见。

    但灵枢听是能听得到,脸上仍然冷冷淡淡地什么反应也没有,他对外人的这些议论一向是完全无视,所以就算听到了也不会怎么样。

    “他就是这个毛病。”宁霏笑道,“不爱说话,不擅跟人交往,不过也不是什么坏人。你包涵点儿,别跟他计较。”

    灵枢的确是冷漠了些,但比起那些表面看上去八面玲珑一团和气,内里卑劣腐坏的笑面虎,她还是果断选择跟灵枢这样的人打交道。

    她自己也没有叶盈芜说的那么“好”。叶盈芜这样单纯直爽的女孩子,经历的世事还少得可怜,哪里看得到人黑暗的一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