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21 祸不单行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南宫易微微颤抖着身子,顿首叩头,前额重重地磕在冰冷的大理石地面上:“谢皇上隆恩!”

    他的心犹如刀割一般在滴血。那是他最疼爱的亲生儿子啊。腰斩之刑,从腰部把整个人斩成两段,内脏流出,满地鲜血,景象惨不忍睹。但犯人一时却不会死亡,要在经受过难以想象的巨大痛苦之后才会咽气。

    他花了多少时间多少心力,才一步步爬到丞相的位置,结果现在数十年成果一朝付诸东流。被降为正三品的中书侍郎,官位虽然不算太低,但有了这么大的一个污点,皇帝又对他严重不满,这辈子他都不会再有机会回到原来的位置。

    可这已经是他能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了。他还在,南宫家还没有完全倒下。

    南宫易低着头,暗暗咬紧了牙关,几乎咬出血来。

    是谢渊渟把京兆尹引去了回头谷,才导致炼铁场被发现。之前谢渊渟泼了南宫清一身的大粪,还能说是他神经病发作,但再来一次巧合,就不能不让人怀疑,他是有意在针对南宫家。

    不管是不是有意,都是谢渊渟害死了他的爱子,这份血海深仇,他一定会报!

    ……

    南宫泽被判腰斩,南宫易降为中书侍郎的消息传到睿王府时,南宫清刚刚从上次被南宫瑶气出来的大病中恢复过来,接到消息,差点再次倒下去。

    她最近正是烦心的时候。南宫瑶被接入睿王府为妾时,她正病倒在床上,没有力气去阻止,但等到病情好起来时,南宫瑶已经在睿王府站稳了脚跟。

    南宫家虽然已经当做没有了南宫瑶这个伤风败俗的女儿,蒋皇后却在明里暗里地扶持南宫瑶,帮她在睿王府立足。

    想来也能理解,南宫瑶是继南宫清之后第一个挤进睿王府的女人,万事开头难,只要南宫瑶在睿王府能够待下去,那么再塞进来第二个,第三个,就会越来越容易。

    所以,尽管南宫瑶进来的方式令人不齿,蒋皇后还是把她当做打破南宫清这道壁垒的楔子,为后面更多的侧妃妾侍开路。

    南宫瑶早已从当初的悲痛中摆脱出来。她也能猜得到蒋皇后的心思,知道蒋皇后支持她留在睿王府,因此并不是全无底气,把身为谢逸辰妾侍的派头十足十地端了出来。

    从南宫清暴打她的那天起,她和南宫清就已经成了你死我活的仇敌,睿王府的后院,有南宫清就没她,有她就没南宫清。

    一面为了讨蒋皇后的欢心,一面也为了给南宫清添堵,她现在处处跟南宫清对着干,走到哪里都不忘记针对南宫清。这里宣扬身为睿王妻妾,理应贤德淑良宽容大度,为夫君多纳新人,开枝散叶;那里讽刺南宫清是个悍妇妒妇,一只不下蛋的母鸡还死占着窝。

    南宫清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挑衅,被气得七窍生烟。但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前面那么多年为了捍卫睿王府后院的战争不是白打的,自然不会忍气吞声。

    她有她身为睿王府主母的优势,也不遗余力地使手段下绊子,打压南宫瑶。她虽然比南宫瑶更阴更狠辣,奈何南宫瑶后面有蒋皇后当靠山,蒋皇后一是皇后,二是她的婆婆,她就算再厉害也越不过蒋皇后去。

    两个女人一来一往地斗法,深宅后院里的手段统统都用上了,斗得如火如荼。今天你在我的茶水中加了料,明天我在你院子里埋了厌胜之术的小人儿,后天两人一前一后“不小心”落入湖水中……睿王府的后院里天天鸡飞狗跳,就没有一刻消停过。

    谢逸辰在绝大多数时候还是护着南宫清的,然而蒋皇后帮着南宫瑶,他也不好太违逆母亲。

    而且但凡是个男人,都受不了自己的后院闹成这个样子,回到家里就面对着撕逼撕得满地鸡毛的一妻一妾,被吵得头疼欲裂,没有半点清静。

    谢逸辰开始时还调解劝和,见毫无作用,渐渐地就干脆不回睿王府,越来越经常留宿在宫里或者官衙,眼不见为净。

    谢逸辰越是不回家,南宫清就越心急。她当然知道她这样是在把男人往外推,可是她独占了谢逸辰这么多年,怎么能容忍跟另外一个女人分享自己的夫君?

    这当口传来南宫家败落的消息,对她来说,简直不啻于一记晴天霹雳。

    南宫瑶已经跟南宫家基本上断绝关系,南宫家变成什么样,对南宫瑶来说一点影响都没有。但对她可就远远不一样。

    她这个南宫家嫡女的身份一旦不值钱了,蒋皇后那个老女人必定不会再把她放在眼里,会变本加厉地张罗着给谢逸辰纳妾,甚至逼她让出睿王妃的位置。

    南宫清在恐慌之下,也顾不上跟南宫瑶的争斗,回了南宫家一趟。

    当天正是南宫泽被腰斩处决的第二天。南宫易头天去刑场送南宫泽上路,虽然没有那个勇气亲眼看着行刑过程,但人已经接近崩溃,回来后便倒下了。

    因为南宫泽是重犯,不能享受常人的丧葬仪式,南宫家的人只能把尸首收回来,简单地草草收殓下葬。没有祭奠,没有吊唁,没有守孝,葬也不能葬在南宫家的祖坟,只能在乱坟岗跟那些各种各样的被处决的罪犯葬在一起。

    南宫泽的妻妾和两个孩子,偷偷披麻戴孝躲在房间里,压着声音低低哭泣。南宫易从昨天倒下,一直到现在还是卧床不起,水米不进,憔悴不堪,整个人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十岁。

    其他的人要么跟着流泪,要么唉声叹气,要么愁眉不展,整个南宫家都弥漫着一股低沉压抑的愁云惨雾。

    南宫清也陪着南宫易哭了一场,但没有在南宫家久留,当天便回了睿王府,只觉得感觉比来之前更加糟糕。

    南宫家这一次经受的打击实在太大,现在这死气沉沉的样子,衰败之像已经毕露无疑。要想再兴盛起来,希望渺茫。

    南宫清愁眉紧锁,忧心忡忡地回到睿王府,没想到在那里等着她的,又是另一个坏消息。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