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24 腹痛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穆氏果然去了宁茂和李氏那里,一顿数落:“你们明知道邱姨娘怀着六个月的身子,还拿她女儿的亲事去刺激她,要是出个三长两短怎么办?霜姐儿不能嫁给那个孙家二少爷!”

    宁茂为难:“可是……”

    “什么可是,这有什么难解决的,露姐儿不也是十四岁吗?身份品貌什么的都差不多,孙家那边就是想给孙二少爷找个媳妇,又没说非要霜姐儿不可!”

    穆氏说得斩钉截铁。她作为老夫人,对孙女的亲事也是有决定权的,宁茂不好反对她。

    不过想想也有道理,孙家只说求娶年龄适合的宁家庶女,没说一定要宁霜。宁露的容貌性情不比宁霜差,而且一向温顺沉默,老实巴交,惠姨娘就更是连吭都不吭一声,应该不会像邱姨娘这样大吵大闹。

    “就这样定了。”穆氏说,“你们去跟孙家那边说,霜姐儿虽然排行最长,但以前请人批过命,十四岁定亲犯冲不吉利。咱们把露姐儿嫁过去给他。府里所有知道这事的人,在蒹葭筑和青衿庭那边都不准乱嚼舌根子,要说也只能夸孙家二少爷的好处。”

    惠姨娘和宁露几个人不比邱姨娘,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又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对京都里的事情并不了解,孙家二少爷的传言应该连听都没怎么听过。

    但这些话还是不能传到她们跟前去。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儿呢,让她们知道了,万一忍无可忍地爆发,那就麻烦了。

    李氏口中答应着,心里却是一阵隐隐发凉。

    宁茂明知孙二少爷是个什么人,还把宁霜嫁过去,这还罢了。世家门庭之间的联姻,不如意者十之八九,就算对方是个魔鬼也不得不嫁,这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但穆氏就因为顾及邱姨娘肚子里那个不知道是男是女的孩子,这么随随便便就把本来属于宁霜的噩运推给宁露,还要在亲事结成之前隐瞒真相,宁露也许甚至满怀期待,根本不知道自己即将嫁过去是怎样一个狼窝。

    这种态度更加让她觉得心寒。

    府里这些女孩子的命运,就这样被一双双高高在上的大手,随意地拨过来拨过去。孙家也好,宁茂也好,穆氏也好,没有一个人在乎女孩子嫁过去会有什么样的遭遇,会受多少苦难多少折磨,会落得一个怎样的下场。

    她也不是普渡众生的菩萨,没有那么博爱的胸襟和那么多闲工夫去阻止这些事情。只是暗暗庆幸,她作为安国公夫人,李家嫡女,有足够高的身份地位,能护得住自己的女儿,不至于让宁霏也像这样被人任意糟践。

    ——到了后来她才知道,她想得太乐观了。

    ……

    京都边缘城区,一座从外面看过去普普通通的小院子。

    这不是南宫家的产业,是蒋皇后派人在京都暗中买下来,专门给南宫瑶养胎的。

    小院的条件自然是比不上睿王府,南宫瑶天天在里面待着不能出门,也有些气闷。但这里清静,安全,伺候的下人们都是蒋皇后派来的,不用担心遭到南宫清的毒手,她已经知足了。

    等到顺利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她的地位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谢逸辰的第一个孩子,如果是个儿子的话,她被扶为侧妃都不成问题。而南宫清这五年来连一个蛋都没下过,正妃位置只怕也坐不了多久。

    “瑶姨娘,这是新送到京都的淮南柑橘,饭后可以吃一两个。”

    一个侍婢端着一盘新鲜的柑橘进来,给南宫瑶切开一个,摆在盘子里,另一个侍婢收走了桌上已经吃过的午饭碗筷。

    南宫瑶的吃食是由太医和宫里的姑姑安排的,都是对孕妇有好处的食物,并且经过严格的检查。但不会关心她爱吃什么不爱吃什么,让她吃就得吃。

    院子里的下人们都是蒋皇后的人,对南宫瑶伺候得也算齐全周到,但伺候得好,并不代表她们就真的恭敬。

    尽管礼数再周全,也能感觉得到她们对于南宫瑶打心底的那种轻蔑和不屑。对她们来说,南宫瑶根本不是什么主子,只是肚子里揣着睿王骨肉的一个容器罢了。

    南宫瑶自然不爽,但现在也没资格有意见,只是想着等她以后扬眉吐气成为人上人了,一定要好好整治这些狗眼看人低的奴才。

    吃过一个柑橘之后,侍婢就伺候南宫瑶去午睡,孕妇刚怀孕时大多嗜睡,这每天半个时辰的午睡也是固定的。

    南宫瑶躺到床上,侍婢给她放下帘子和帷幔,就自己到外面去了,只留下南宫瑶在内间。

    南宫瑶躺下不过片刻时间,就感觉小腹处开始隐隐作痛,她还没反应过来,这隐约的疼痛已经迅速加剧成为绞痛,痛得她立刻惨叫起来。

    “来人!……快来人啊!我的肚子……来人啊!”

    外面静悄悄的,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仿佛根本没人听见她的声音。

    南宫瑶住的这个院子不大,里面总共有十来个下人。就算这时候内间没有人,外间也总会留有一两个听候吩咐的侍婢,更何况她叫得这么大声,连院子里的人都该听见了。

    她们人呢?难道全都不在这里了?

    南宫瑶咬着牙屏息听去,听见了院子里侍婢干活的声音,跟往日一样,并没有什么异常。

    她们明明就在那里,却没有一个人进来,这是什么意思?

    南宫瑶挣扎着想要下床出去叫人,但小腹处的剧痛越发厉害,就像是有无数把钢刀在她的肚子里猛烈地翻搅,疼得她满头大汗,全身痉挛,使不出一点力气。

    “快……来人……救命……”

    南宫瑶在恐惧的驱使下,用尽全力好不容易挪到床边,结果一骨碌从床上滚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疼痛翻江倒海地席卷而来,南宫瑶整个身子不受控制地缩成一团,连爬都没法再爬起来。一股热流沿着她的腿根流淌下来,低头一看,裙子上竟然已经渗出了斑斑血迹。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