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32 不欢而散

时间:2018-04-27作者:一襟晚照

    李氏和惠姨娘问了宁露半天,她不吵也不闹,只是抽抽噎噎地哭着,但就是一口咬定,她没有骗宁雯,也没有动过春字房门上的木牌。

    嫌疑再大也只是嫌疑而已,无法下定论。找不出更多的证据来,宁露死不承认,谁也没有办法。

    但众人看她时,已经完全换了一种目光。

    很多时候,并不一定非要对方承认,众人心里已经有了数,就足以改变对一个人的看法。宁露越是不承认,众人对她的疑虑就越深。

    明明不愿意嫁,这么多天表面上一丁点都没有表露出来,在暗地里使阴招给人耍绊子,设计的还是自己的亲妹妹。看着老实巴交的,心计竟然这么深。

    孙家的几位女眷脸色都不太好看。原来宁家的庶女愿意嫁给孙施,全靠着安国公府对她们隐瞒了孙施的传言。而现在这位宁三小姐,虽然不知道孙施的真实情况,还是不惜陷害自己的亲妹妹,也要把这门亲事往外推。

    自己的孩子,不管人品到底有多差,被人区区一个庶女这样嫌弃,都不会高兴到哪里去。

    “好了。”孙家老夫人沉着脸开口,“不管是你们的三小姐有理还是四小姐有理,四小姐的身体已经被施儿看到了,施儿自然会负责。反正都是宁家的亲姐妹,原本是三小姐,现在就换成四小姐吧。”

    宁雯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要说之前她还不知道孙施是个什么样的货色,今天这一见面,已经足够她看得清清楚楚。这种品行龌蹉,轻佻淫邪的男人,她怎么可能愿意嫁。

    而且,孙家和宁家的亲事都已经换过一次人了。之前要定的是宁霜,宁霜死活闹着不肯,推给了宁露,现在宁露又推给了她,把孙施跟个皮球一样踢来踢去。这么嫌弃对方,孙家人肯定觉得受到了侮辱,对她也会一百个不满意。

    丈夫不淑,婆家不喜,她要是嫁过去,这一辈子还有什么好日子过?

    李氏从头到尾就不怎么想让宁家的随便哪个女儿嫁给孙施,开口道:“但是雯姐儿现在还只有十三岁,生日刚过,到及笄还要等整整两年。孙二少爷已经二十八岁,这再等两年都三十了,会不会耽搁了……”

    孙老夫人没好气地道:“那还能怎么办?亲事是你们一早就答应下来的,而且你们家三小姐身子都被看到了,不嫁过来的话,名声怎么办?”

    这一点李氏也十分无奈。女子的身体被男子看到,看的还不只是一丁半点,那就等于是失了清白,只是没有失身那么严重罢了。不把宁雯嫁给孙施的话,她的名声已经大受影响,以后怕是连嫁都嫁不出去。

    宁雯已经在竭力控制着自己,但还是没有忍住,终于哇地一声哭出来,掩面跑出了房间。

    惠姨娘和山茶等人怕她出事,连忙跟着追出去。

    留在房间里的孙家众人,脸色更加难看,都没跟穆氏和李氏打招呼,也走出了房间。

    李氏眼见这次跟孙家的看亲闹得不欢而散,最后还是得把宁雯嫁给孙施,心里对宁露更加不喜,冷冷地望了她一眼。

    “你要是不愿意这门亲事,跟老夫人和老爷直接说出来,未必没有商量的余地,这么不声不响地设计推给自己的亲妹妹算什么?现在不但雯姐儿要嫁到孙家,还把孙家得罪了个透,你高兴了?”

    其实她很乐意看到宁露因为不愿屈从于这门亲事而抗争,虽然跟穆氏和宁茂说了也未必有用,但到时候她肯定会帮着说情。

    可抗争绝不是这么抗争,把本来属于自己的噩运推到无辜的别人头上,那个人还是自己最亲的人。

    宁露只是低头啜泣。李氏没再理她,带着宁霏,和穆氏一起走出了房间。

    邱姨娘和宁霜本来就只是看热闹的,也跟着走了出去,看着宁露心里都有点发毛。这丫头平时不声不响的,藏得太深了,什么时候猝不及防给人捅一刀子都不知道,以后可得小心提防。

    房间里就只剩下宁露一个人。

    她已经慢慢停止了抽泣,一动不动,沉默地低着头,看不见脸上的神情。

    ……

    睿王府。

    已经入夜,原本华丽的房间里只点了一盏灯,微弱的光线无法照亮整个空间,加上房间里死气沉沉的气氛,看过去显出几分惨淡来。

    谢逸辰踏入房间的时候,见到的就是坐在这一盏孤灯前的南宫清,正怔怔地望着前方。

    几天未见,南宫清消瘦了一大圈,一身简素的白色衣裳已经显得十分宽松。黑发上没有带半点首饰,平日里总是精心描绘着严整妆容的脸上,这时也是粉黛未施,苍白而憔悴,还带着隐隐的病容。

    南宫清没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仍然呆呆坐在那里。谢逸辰在门口看了半晌,轻轻叹息一声,从背后走过去,把手放在南宫清的肩头上。

    南宫清身子微微一抖,回过头来,见是谢逸辰,一下子哭了出来,紧紧地抱住他不放。

    “逸辰……我想过了,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一定不会再做那些事情……你别生气了,别再对我那么冷淡……”

    是她以前太任性太不懂事。他是将来要问鼎天下至尊之位的人,古往今来,有哪个皇帝没有妃嫔没有后宫,并不只为了自己的私欲,也是为了拉拢朝臣,结交外邦,皇族兴盛。她这么狭隘善妒,容不下他身边有任何一个女人,只会给他的大业造成阻碍。

    她是真的怕了,不是怕被软禁,而是怕他的失望、冷淡和厌恶。

    即便告诉自己要像其他的妻子一样,容忍自己的夫君被其他女人分享时,她的心就像是被烧红的铁网狠狠地绞成一团,血肉模糊,痛得无法呼吸,但这种疼痛也比不上他对她的冷落来得可怕。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