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40 雨中刺杀

时间:2018-05-05作者:一襟晚照

    “你最近凡事小心些。”谢渊渟说,“南宫清这笔钱去向不明,说明不是用在什么光明正大的方面。”

    “我知道了。我这边也会多加留意。”

    外面的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时辰也已经不早了,宁霏没在桃花小院久留,准备回安国公府。

    谢渊渟送宁霏出来,辛夷已经在马车里等她了。

    辛夷上次在回头谷受的伤虽重,但这段时间一直精心调养着,加上宁霏的精湛医术,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她没有等到伤势完全痊愈,在能活动的时候就坚持要从床上下来,现在只要宁霏出门,她必定是寸步不离地跟着宁霏。

    “下次我去安国公府找你。”谢渊渟笑道,“记得给我留窗户。”

    宁霏给他一个白眼:“你来干嘛,不是说你那只大胖猫很能送信吗?”

    胖橘猫后来还是留在了雨霏苑。因为它的毛色并不是纯橘色,而是背上中间和脑袋上一大片橘色,肚子和四肢白色,宁霏就给它起了个名字,叫荷包蛋。

    荷包蛋作为一只柔软灵活的胖纸,还受过专门的驯养,送信本来应该是没什么问题。一只猫在墙头屋顶上跳来跳去也不觉得奇怪——除了体积看过去比较引人注目——在城区里比信鸽什么的好用得多。

    但问题是这家伙实在太金贵太傲娇了。大太阳怕晒着不肯出门,下着雨怕沾湿皮毛不肯出门,没吃饱饿着肚子不肯出门,吃太饱撑着肚子不肯出门,没睡觉困了不肯出门,刚睡醒有起床气不肯出门。每次千请万请好不容易把它请出去送信时,那样子都跟皇上起驾一样,恨不得后面仪仗队铺十里长。一回来就尊贵万方地往椅子上的软垫里一躺——铲屎官,快把朕的御膳端过来!

    并且还发展办公室恋情,把自己的唯一一个同事小花鼠迷得神魂颠倒,走到哪跟到哪,成天黏在一起,严重影响正常工作。天知道它们根本就不是一个种族,而且本来还是天敌,到底是怎么一见钟情发展出这段禁忌之恋的。

    谢渊渟嗤了一声:“就那蠢蛋,你尽管拿去做个猫肉火锅或者猫皮垫子什么的好了,我这里能送信的多得是。”

    不管黑猫白猫还是橘猫,不抓老鼠的猫就不是好猫。

    不抓也就算了,居然还把老鼠给泡了,罪加一等。

    数里之外,正跟小花鼠你侬我侬的荷包蛋,突然全身一个激灵,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

    马车从小巷里出来的时候,外面的雨势已经很猛烈了。秋天很少有这么大的雨,跟瓢泼一样,哗啦啦倾盆而下,周围的街道和建筑都笼罩上了一层白茫茫灰蒙蒙的帘幕,几丈开外就什么都看不见。

    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偶有几个也是埋着头撑着伞,一身箬笠蓑衣,行色匆匆。但驶到一条狭窄的街道上时,路却被两辆倒在地上的马车给堵住了。

    这条街只有一丈多宽,平时可以勉强容两辆马车对向通过。但今天雨下得太大,难以看清前方,路面又湿滑,大约是两辆马车速度太快,结果撞在了一起。

    受伤的马匹倒在地上嘶鸣,马车也被撞坏了,横七竖八散落一地,把街道给堵住了。马车旁边,两边的人在雨中大声争吵,也听不清吵的是什么。

    “掉头吧。”宁霏对车夫说,“绕路走。”

    这事故一时半会儿估计解决不了,总不能在这等着他们把路清理出来,走另外一条路就可以了。

    安国公府的马车拐进一条更加狭窄的小巷。从这里可以通往另一条街道,但小巷不是给马车走的,路面铺得很不平,颠过来颠过去。

    走到一半的时候,宁霏还什么都没有感觉到,在对面座位上的辛夷突然起身,猛地一推她的肩膀。

    “趴下!”

    就在宁霏低下身子的一瞬间,一支力道强劲的弩箭从外面斜着射了进来,噗地一声射穿车壁,几乎就贴着宁霏的后颈掠过去,钉在车座的木板上,弩箭的尾部还在嗡嗡地不住颤动。

    只要往下一寸,她的喉咙就已经被射穿了。

    辛夷猛然抬起头,右手拔出腰间的一把短刀,左手直接就一掌劈开了马车的车门。与此同时,外面传来一声利器没入血肉的模糊声音,以及一声闷哼,紧接着便是人体从马车上摔下的沉重声音。

    车门四散裂开,宁霏一眼便看到前面的马车车夫眉心正中一箭,贯穿头颅,从车上摔了下去。

    又是数支弩箭嗖嗖地从两边射来,辛夷手中的短刀舞成一片银光,叮叮当当地挡开弩箭,一边接连几掌,将马车的四壁彻底劈碎开来。这车身反正也挡不住弩箭,还不如全部打碎了,至少能看得清周围的情况。

    车顶没有了,倾盆大雨立刻泼进来,几乎是一瞬间就将宁霏和辛夷从头到脚浇了个湿透。

    辛夷飞快地从怀里掏出一枚特制的冲天炮,放到了天上,光芒和声音几乎都被大雨掩盖了,只有半空中散开的一团浓浓红烟还算显眼。这是危险和求救的信号。

    小巷两边都是砖瓦民宅,在灰白的雨帘中,可以看到两边的屋顶上出现了许多模糊的人影。视线实在太差,连对方是什么打扮都看不清楚,但武器刃尖反射的锐利寒光,透过雨帘仍然清晰可见。

    弩箭的力道太强,而且全是精钢制成,辛夷的短刀只挡了几支箭,刀刃就已经变形缺口。

    车夫虽然死了,马车还在往前驶去,又一支箭射向正在奔跑的马匹头部,显然是想把马射倒,将马车拦截下来。辛夷一挡,一声刺耳的金属断裂声传来,短刀刀刃断了,弩箭被挡得方向一变,射进了马的肩胛位置。

    马儿昂头嘶鸣一声,因为疼痛和受惊,非但没有停下,反而从之前的小跑变成了撒开四蹄狂奔。

    “小姐,上马!”

    辛夷拔出另外一把匕首,斩断马车和马匹之间相连的绳子,一拉宁霏,宁霏便到了正在狂奔的马儿背上。

    辛夷和后面几个追上来的刺客斗了起来,宁霏在马上把身子趴到最低,往小巷的另一端冲去。

    刺客之所以选择在这小巷里动手,是因为这里僻静无人,而且地形逼仄,只要到了外面的大街上,逃脱就容易得多。

    但就在这时,又是两个刺客从前方的屋顶上落了下来,扑向宁霏。宁霏袖子一挥,袖中本来藏着毒粉,这时候被雨水一冲,甩出去已经变成了一蓬毒水,正溅在那两人的脸上。

    凄厉的惨叫声传来,两人捂着脸摔了下去。宁霏听见其中一人身上传来机括响动的声音,要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其中一人身上显然藏有机弩,这时机括被触动,一支弩箭从对方的腋下位置射了出来。

    双方距离实在太近,宁霏无法避开,但幸好弩箭在射出来时已经射穿了那刺客的身体,力道减去了一部分。宁霏身体猛然一个后仰,卸去弩箭来势,同时伸手硬生生地抓住了那支弩箭。

    手心瞬间传来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宁霏这一抓用上了她全部的内力,但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让一支弩箭停下,对她来说仍然十分勉强。

    弩箭是冲着她的胸口而来,箭尖最后还是扎入了她的胸口左侧,但在深入肌肤数分的位置,终于停了下来。再往里一点点,就能触及心脏。

    宁霏一口气还没松下来,另外一个刺客在剧痛和眼盲之下发了狂,只凭着声音重重一掌打过来,掠过她的左边肩膀。尽管没有打中,但人濒死之际,掌力大得惊人,掌风凌厉,一下子把宁霏从马上掀飞了出去。

    谢渊渟赶到小巷里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眼前的这一幕。

    宁霏一动不动地半躺在墙边的角落里,胸口心脏处中了一箭,鲜血被滂沱的雨水冲刷开来,触目惊心地染红了她的半身衣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