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43 正是灭门的好季节

时间:2018-05-22作者:一襟晚照

    等到宁霏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是在正在行驶去安国公府的马车里,躺在软垫上,谢渊渟在她的旁边。

    “感觉怎么样?”谢渊渟问她。

    宁霏点点头:“好多了。”

    肩膀和胸口的疼痛退去了大半,虽然还有点不适,但活动起来已经基本上看不出异样,至少可以瞒得过李氏了。至于胸口的那处箭伤更没问题,浅浅的一个口子而已,只要李氏不扒她的衣服去看,就发现不了。

    谢渊渟拿出一套衣服:“你之前的那套外裳不能穿了,换上这个。”

    宁霏出来时身上穿的是一套湖色梅兰竹暗纹刻丝曲裾,在之前的刺杀中染了满身的血水和泥泞,还撕破了好几处。她不可能穿着这个回安国公府,谢渊渟便派人去外面成衣店里找了一套一样的回来。

    宁霏本想接过来自己穿上,谢渊渟抖开衣服帮她披了上去:“你左手不方便,别动,我帮你穿。”

    他动作娴熟而自然地帮她套进两边衣袖,整理好曲裾一层层的裙摆,系上腰带,很快就把全身衣服穿得整整齐齐。

    宁霏怀疑地望着谢渊渟:“你怎么这么熟练?”

    这女子的曲裾虽不算特别复杂的衣服,但穿起来也颇要费一番功夫,而且还是帮别人穿。看谢渊渟的样子,好像曾经无数次给女子穿过衣服一样,否则不可能熟练到这个程度。

    不过,谢渊渟身边似乎一个女人都没有。正妃侧妃一个没娶,也没听说有妾侍通房之类。甚至连他的亲生母亲,太子正妃,据说在八年之前也进了庵堂“静心潜修”,与世隔绝,太子府掌府的一直是唐侧妃。

    就算有,以他那性格,只有别人服侍他的份,断轮不到他去服侍别人。

    当然,她是个例外。他对待她一直是特殊的。

    只是她并不知道,在她看不到的地方,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对他来说也是特殊的。

    谢渊渟笑了笑:“以前做得多了,自然就会了。”

    这回答了等于没回答。宁霏也没再问下去,换了话头。

    “知不知道那批刺客是哪个杀手组织的?”

    南宫清花出去的那笔巨款,现在知道用在什么地方了。这些刺客不可能是南宫家自己豢养的杀手,只可能是从外面请来的。不过南宫家对江湖的了解显然并不深,从这些刺客的水平来看,只能算是二流的杀手组织。南宫清花这么多钱,其实有些冤枉。

    二流杀手组织太多,近些年来应该又有冒出不少,宁霏也不知道对方是出自哪个的。

    “查到了。”谢渊渟淡淡说,“不过叫什么已经不重要了,最迟不过明天,他们整个帮派就会在江湖上彻底消失。”

    宁霏听得微微打了个寒噤。谢渊渟在江湖上的势力似乎比她想的还要大,灭掉一个杀手组织,在他的口中只不过是区区一天的时间。

    “杀手帮派还是次要的。”谢渊渟声音中透出的杀气更冷更重,“南宫清……她的日子也该到头了。”

    南宫清一个深宅妇人,会请江湖杀手直接来刺杀宁霏,用这么简单粗暴的方法,说明南宫清现在对宁霏的怨恨已经到了极点,连阴谋手段都没有耐心用了。

    而对于谢渊渟来说,眼下他也同样没有了这个耐心。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一个人疯狂起来会有多可怕。不管用什么方法,不管需要多大的代价,必须尽快解决了南宫清,否则宁霏就会随时随地处在危险中。

    这时,马车外面飘来一阵说话声。

    “怎么可能,要真这样的话,这么多读书人十年寒窗,还有什么用……”

    “要我说,我们还是找找路子,也巴结上考官,说不定还容易些……”

    宁霏掠起车窗帘子往外看去。外面雨早已经停了,天色将黑,夜空明朗,大街小巷都亮起了灯火。马车正行驶过一个摆在路边的茶摊,茶摊上坐着一群十来个书生,有老有少,正在讨论着什么。

    “停车。”宁霏吩咐外面的车夫。马车在另一侧路边停了下来。

    “等我一会儿。”

    谢渊渟很有默契,没等她开口,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去,走进旁边一家人来人往的酒楼。

    过了片刻后再出来,他身上已经不是那一身大红如火的衣袍,而是一袭书生学子最常穿的素面青布长衫,头发以头巾束起,手持一把折扇,容貌也做了少许改动。平日里张狂恣肆,飞扬不羁的姿态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副文采翩然的潇洒书生模样。

    这一身行头很显然是临时从其他人那里弄来的,至于是用什么手段弄来的,那就很难说了。

    谢渊渟走到那个茶摊上,那些书生们还在谈论刚才的事情,

    谢渊渟凑过去,彬彬有礼地做了个揖:“各位仁兄打扰了,在下刚才听到各位正在谈论秋闱之事,是这次秋闱出了什么问题吗?”

    宁霏提前在茶摊最远处找了个座位坐下来,这时直看得目瞪口呆。

    她知道谢渊渟深不可测,但还从来没想过谢渊渟居然有这种神乎其神的演技,那一股酸溜溜的书生气和文绉绉的措辞,任谁都没法在他身上看出那个大名鼎鼎的神经病七殿下的影子。

    现在想来,她对谢渊渟的了解实在是少得可怜。

    那些书生显然谁也不认识谢渊渟,本来就是一群原本不相识的人聚在一起,所以倒不排斥谢渊渟,他一问,就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我们听到有消息泄露出来,这次的秋闱有人贿赂主考官,而且还成功了。那人在一次酒后不小心说漏了嘴,据说看他那样子都快乐疯了,不像是在吹牛瞎编。”

    谢渊渟一脸逼真的惊讶:“怎么可能?这不是舞弊吗?”

    一个书生叹口气:“怎么不可能,舞弊这种事又不是没有过,只要有空子自然就会有人铤而走险去钻。不过我们现在也就只是说说而已,没凭没据的,再去追问那人,人家一口咬定自己喝醉酒了说胡话,你总不能把他抓来严刑逼供吧。”

    谢渊渟摇着扇子笑:“那是,那是。”

    他有一千种办法可以把人抓来严刑逼供。

    众人再议论了一会儿,渐渐就散了,一个个摇着头,连声叹息。

    科举自古都是千军万马过独木,十年披星戴月寒窗苦读,要盼得一朝金榜题名,本就难如登天。如果这次秋闱真的再碰上舞弊,更是希望渺茫,不知又会有多少本来可以蟾宫折桂的才子,只能名落孙山。

    谢渊渟朝宁霏这边使了个眼色,两人回到马车上,谢渊渟把刚才那些书生的话转述给宁霏。

    “这很有可能是真的。”宁霏说,“南宫易因为南宫华来大元探亲,好不容易才有了转机,得到主持秋闱的权力,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的机会。皇上虽然看在羌沙的份上,不为难南宫家,但也不可能再重新往上提拔南宫易。南宫易如果想继续在朝廷中保有势力,最好的做法,就是拉拢和栽培新人。在科考中让一批考生走后门进来,他不但对这些考生有恩,而且还握有他们的把柄,以后在朝中不愁无人可用。”

    “我也是这么想。不过,不管这到底是不是真的,我都会让它变成真的。”

    谢渊渟啪一声合上手中的扇子,望着马车窗外月华如水的夜色,勾起嘴角,露出一个令人后背发寒的美艳笑容。

    “秋高气爽,月明星稀,正是灭门的好季节呢。”

    ------题外话------

    5月9号,也就是明天中午上架。上架首更一万以上,更新时间大约在中午12点左右,到时候50章以后会倒v。

    上架当天有抢楼活动,从中午12点开始,评论区留言前三名分别奖励666,,233币币,后面楼层逢十奖励88币币。楼中楼无效,当天未订阅的留言无效,刷多条留言只有第一条有效。

    到时候还会发订阅红包,只要有订阅都可以抢,订阅完一定要记得去抢哦~

    腾讯那边,章节是按字数收费的,腾讯一章只有1000字,这边一章10000字,价格当然不一样,并不是我们收费更贵。

    vip群不重建,只要全订后向群主或者管理员提交截图验证,就可以继续留在群里。新来的读者先进验证群536659945,群里有验证教程。欢迎上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