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48 阳奉阴违(二更)

时间:2018-05-22作者:一襟晚照

    他本来正在犹豫,应该在太子、益王和睿王当中选择哪一派,毕竟三方都各有优势和劣势,目前不分上下。

    现在睿王提出要娶宁霏为正妃,倒是省了他的选择纠结。睿王正值大好的青年之龄,外貌俊美,文武双全,能力才干在几位皇子里又最为突出,也最得建兴帝的喜欢。虽说是续弦,但前面的睿王妃南宫清一个孩子都没留下,嫁过去为正妃,其实也没什么两样。

    最重要的是,睿王是皇子,而其他两派里宁霏能嫁的人选,都只是皇孙。睿王一旦上位,宁霏直接就是皇后,不像其他两派,只能当个皇子妃。夜长梦多,谁知道她嫁的那个人最后能不能成为太子,继任皇位。多了这一层,总是多一番未知的波折。

    眼下这么好的机会,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宁茂按捺下满心欣喜,正要开口回答,李氏在暗中拉了拉他的衣袖,蹙眉对他使了个眼色微微摇头。

    李氏的态度跟宁茂完全不一样。她从一开始就不希望宁霏嫁给任何一个皇室宗亲,而且她考虑这件事的角度也跟宁茂不同,半点都不觉得谢逸辰有什么好的。

    恩爱了五年的发妻病逝,这才过去多长时间,尸骨未寒,他就迫不及待地对着另一个姑娘说什么一见钟情,心仪不已。哪怕三个月的短短服丧期都不愿意守,亡妻的头七刚过,就派人上门去说新的亲事。

    这种男人,绝不会重情重义到哪里去,依她看就是个凉薄无情之辈。宁霏嫁给他,是不会有幸福的。

    李氏尽可能客气地对孙姑姑笑道:“承蒙睿王殿下错爱,小女十分荣幸,但小女如今才十二岁,妾身只有这么一个亲生女儿,还想多留她在家里一段时间,过几年再说亲事。”

    宁茂在旁边听得直着急,也顾不上礼仪了,拉着李氏,对孙姑姑赔笑道:“实在抱歉,不知孙姑姑能否稍候片刻?内人对小女一向疼爱,乍闻此事,一时恐怕不好接受。待下官跟内人商量一下可好?”

    孙姑姑淡淡地道:“说哪儿的话,安国公请尽管跟夫人商量。夫人舍不得爱女这么早定亲,老奴自然是理解的,但皇后娘娘也为睿王殿下的亲事心急不已,希望睿王正妃的人选早点有个着落,不那么早嫁过去也可以,若是连这个都不成,皇后娘娘想必会十分失望。还有睿王殿下,对贵府六小姐如此心仪,甚至对皇后娘娘说出了非宁六小姐不娶的话,希望安国公和夫人也多体恤一下睿王殿下的一片痴心。”

    孙姑姑的措辞虽然委婉,但语气已经冷了下来,话里带着的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翻译过来就是,皇后娘娘急着给睿王殿下娶正妃,睿王殿下也非要你们家女儿不可,你们要是拿腔作势地拒绝,就是得罪皇后娘娘和睿王殿下,后果必定十分严重,你们自己看着办。

    李氏本来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脾气,而且事关自己的爱女,哪受得了这种威胁,冷笑一声,正要开口说话,宁茂赶紧手忙脚乱地把她拉到了后厅。

    “夫人,冷静点!孙姑姑不是好得罪的!”

    李氏冷笑:“冷静什么?威胁我们非要把霏儿嫁过去不可,别说孙姑姑,就算皇后亲自来了,我也是照样给她顶回去!”

    连妾身这个自称都不用了。

    宁茂一个头两个大:“睿王殿下要才貌有才貌要身份有身份,又心仪于霏姐儿,许了正妃之位,夫人为什么不同意霏姐儿嫁给睿王殿下?”

    “这还用问吗?”李氏哼了一声,“他以前号称跟南宫清多恩爱多深情,南宫清才死了不到半个月,他就急着娶续弦,还说什么心仪钟情,这种薄情寡义的男人以后能好好对待霏儿?”

    宁茂跟李氏的想法正好相反:“睿王殿下以前跟南宫清那么恩爱,现在却这么早就忘了南宫清,非霏姐儿不娶,这不是正说明他对霏姐儿的确是十分中意?”

    其实他想说,情意不情意什么的哪有那么重要。婚姻本来就是政治和利益的联合,天底下没有情意的夫妻多了去了,只要娘家的支持足够强大,女方自己肚子争气,早点生出儿子,坐稳正室夫人的位置,这不就已经够了么。

    但这话要是真说出来,李氏肯定得炸,所以他没敢说。

    李氏只觉得跟宁茂完全无法沟通:“反正我不同意!霏姐儿不能嫁给睿王!”

    宁茂苦口婆心地劝道:“睿王殿下的条件已经是我们现在能找到的最好的了,霏姐儿嫁过去,就是正经的睿王妃,待遇必定不会差的。”

    李氏冷笑:“条件好有什么用?皇上的条件够不够好了?三宫六院里不是照样有那么多不受宠的妃嫔,受尽冷眼排挤,连个得脸的宫女都不如,一辈子没见过几次皇上的面,只能冷冷清清地老死在深宫里面?”

    宁茂吓得赶紧去拦李氏:“夫人!这话你也敢乱说!被人听到了怎么办!”

    李氏没理会他,不容置喙地一摆手:“不用说了,总之我不希望霏儿嫁到皇家里去,夫君的门第用不着多高,地位也不一定非要多尊贵,但一定要人品秉性够好,最重要的是要真心对待霏儿。否则就算是天王老子的条件,我也不会把霏儿嫁出去。”

    宁茂头疼无比:“可是皇后娘娘和睿王殿下那边……”

    “得罪就得罪了。”李氏说,“他们要是朝安国公府发难,我一个人扛着,就说霏儿的亲事是由我做主的,有什么事情冲我来。”

    她说完就大步朝正厅外面走去,宁茂没有办法,只能无可奈何地也跟在后面出去。

    “抱歉让孙姑姑久等了。”李氏对孙姑姑说,“妾身和夫君商量之后,还是不想让小女这么早说亲事。而且小女蒲柳之姿,恐怕难以匹配睿王殿下的龙章凤姿,更当不得睿王殿下如此厚爱。还望睿王殿下另择佳偶,早日与更适合的千金闺秀结为眷侣,妾身在此提前祝睿王殿下夫妻恩爱,美满和睦。”

    宁茂没法开口,只能在李氏后面一直对孙姑姑使眼色。

    这门亲事他是一定得结的,但李氏不同意,他又不能当着李氏的面强行自己做决定,否则李氏肯定得先跟他闹起来。

    眼下只能先稳住李氏,然后他自己去孙姑姑那里答应下来,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是宁霏的父亲,对她的亲事总还是有决定权的。

    之后再找个理由,把李氏支出京都,这期间让宁霏嫁给睿王。等到李氏回来的时候亲事已成,她再不愿意也没有办法了。

    虽然李氏肯定会大怒,但作为他的妻子,总不能把夫君怎么样,闹一闹也就过去了。

    孙姑姑在深宫中浸淫多年,已经修炼成了人精,极擅察言观色。这时一看宁茂使的眼色,就知道宁茂是同意的,只是碍于李氏坚决不肯而已,但这桩亲事仍然有门。

    她心里有了底,便也不为难李氏,站起身来,笑道:“既然如此,老奴回去将夫人的话回禀皇后娘娘,看皇后娘娘的回应便罢了。”

    宁茂连忙也站起来道:“下官送孙姑姑出去。”

    一边又朝孙姑姑使了个眼色,孙姑姑会意,在前头走出了正厅。

    ……

    雨霏苑。

    “小姐!小姐!前面出大事了!”

    豆蔻急急忙忙地从外面冲进来,差点撞上正端着炭炉从房间里出去的紫菀。

    紫菀轻斥道:“小心点,都进府多久了还这么冒冒失失的,出了什么事不能好好说?”

    “真的是大事!”豆蔻急道,“是小姐的亲事!刚刚红桃在门厅那里听见的!”

    宁霏正在房间里一边一边吃冰皮雪团。这点心是豆蔻最近刚做出来的,里面包有馅料,外面一层糯米粉制成的雪白细腻的外皮,又裹了一层酸甜的奶酪和糖霜。

    因为点心特地冰镇过,口感跟一般的甜点不一样,冰凉爽口,沁人心脾。在炭火烤得暖洋洋的房间里吃这个,十分惬意,颇有种她师父说的“开着暖气吃雪糕”的感觉。

    豆蔻从外面进来,宁霏已经送到嘴边的那个冰皮雪团停住了。

    “我的亲事?”

    “没错,就是小姐的。刚才红桃在门厅那里见到老爷和一位从宫里来的姑姑正在商谈,说是睿王殿下想娶小姐为正妃,老爷已经答应了!”

    宁霏一惊。谢逸辰想要娶她为正妃?

    之前她为了能有更多接近谢逸辰的机会,在谢逸辰面前一直表现得很好,但并没有想过谢逸辰会想要娶她为正妃。因为她的年龄太小了,还要过两三年才能成亲,而蒋皇后一直为谢逸辰的子嗣问题十分焦急。

    坑害自己的家人其实是最容易的。要是真嫁给谢逸辰的话,她相信凭着谢逸辰的正妃、蒋皇后的儿媳这个身份,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拉下谢逸辰和蒋皇后,把两人坑得尸骨无存,得报大仇。

    但她不愿意。

    先不说她有多厌恶仇恨谢逸辰,哪怕是平常离得远远的跟谢逸辰说话,她都觉得恶心得想吐,更不用说成为他的妻子。

    而且一旦嫁了他,她为报仇付出的代价就太巨大了,大得她的这一辈子只剩下报仇。

    刚刚重生的时候,她的心里只有仇恨,只能要报仇,做什么事情她都愿意。但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她复仇的强烈意愿仍然依旧,视野却渐渐不再那么狭隘了。

    她重活这一世,不仅仅是为了复仇。她已经毁了她的上辈子,不想再毁掉这一辈子。

    她要活得很好,比上辈子好上百倍,在高处笑眯眯地着看仇人们在地狱的烈火中挣扎,这才叫真正的复仇,这才不枉她重活这一趟。

    宁霏定了定神,问道:“夫人呢?不在?”

    “夫人不在。”豆蔻说,“听红桃说,老爷和孙姑姑像是一副不想让别人看到的样子,谈话时都是神神秘秘的。”

    宁霏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李氏是不可能答应让她嫁给谢逸辰的,宁茂也说服不了她。他肯定是阳奉阴违,在李氏面前不敢说话,却在背地里偷偷答应了孙姑姑这门亲事,之后再使手段瞒着李氏,先斩后奏地把她嫁给谢逸辰。

    她知道宁茂权欲熏心,凉薄势利,毫无父女之情,只知道借着卖女儿往上爬。但宁茂这次的所作所为又刷新了她的认知,她这个渣爹还比她想象中更加懦弱,更加卑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