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51 安国公府大闹

时间:2018-05-22作者:一襟晚照

    十二月,邱姨娘怀胎满十月,顺利地生下了一个儿子。

    这十个月里,邱姨娘跟只抱着金蛋的母鸡似的,金尊玉贵地养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苏姨娘已经没了,惠姨娘老实巴交,李氏又不是那种能玩宅斗使手段戕害妾室的主母。整个安国公府里没人跟她作对,她的日子过得别提有多滋润,因而这一胎也养得很好,顺顺当当地把孩子生了下来。

    她的肚子似乎真就特别争气,这一次生的竟然又是一个大胖小子。

    穆氏在她生产的时候,不顾自己作为老夫人的身份,亲自来到琼琚轩,在产房外面等了足有两个多时辰。邱姨娘生了个儿子的消息传出来时,穆氏差点没高兴疯,直接冲进了产房,去看她的第二个孙子。

    “瞧瞧瞧瞧,我们宁家终于又多了一个男娃!”

    穆氏抱着裹在襁褓里的婴儿出来,乐得合不拢嘴,眼睛都快要笑得看不见了,逢人就炫耀。

    底下的下人们连忙迎合,喜声不绝口:“恭喜老夫人!贺喜老夫人!”

    “老夫人是个有福的,自然能够庇佑子孙兴旺,家族繁荣!”

    “瞧小少爷这眼睛眉毛,长得多像老爷!天庭饱满,地阁方圆,准头丰隆,耳垂厚大,将来一定福泽深厚,运道亨通!”

    其实刚出生的小婴儿都长得跟没毛猴子差不多,而且又包裹在襁褓里,哪里看得清面相如何。但下人们知道穆氏这时候对这个小孙儿喜欢得不得了,老一辈人又都爱听这种话,自然是不要钱地一个劲儿往外说。

    穆氏果然被说得心花怒放:“今天宁家又添了一个孙儿,全府喜庆,所有下人全部赏两套新衣服,这个月的月银翻一倍!”

    下人们大喜:“谢老夫人赏赐!”

    穆氏抱着小孙子,心肝宝贝地哄着,怎么也不舍得放下,就这么出了院子,正碰上同样来到琼琚轩的李氏和惠姨娘等人。

    平日里还罢了,但这边看过邱姨娘刚刚又生了第二个儿子,再看看眼前这两个以前光会生女儿,现在干脆就变成不下蛋母鸡的一妻一妾,鲜明的对比之下,穆氏就格外没有好气,看李氏和惠姨娘尤其不顺眼。

    “你们还知道来?自己不会生,也不会早点到这边等着,沾沾人家的福气。看看邱姨娘,都生了第二个儿子了,你们就只会生没用的丫头片子,现在这么多年了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怎么就这么不争气?”

    妾室生产,夫君若是宠爱和关心妾室,可以在外面等着,这是他自己的事情。但正室夫人却是没义务来等着妾室的孩子出生的,所以李氏只是在得到邱姨娘生了的消息之后,才和惠姨娘一起过来。

    结果一到这边,迎头就挨了穆氏这么一顿训。

    惠姨娘一向逆来顺受忍气吞声,倒还罢了,李氏却是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

    虽然这些年来因为生不出儿子,她一直受穆氏的冷落和白眼,但她一点也没觉得生女儿有什么不好的。

    什么叫做没用的丫头片子?

    穆氏的那个宝贝孙子宁浩,都快九岁了还不肯开始念书,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每天就知道吃和玩,胖得跟球一样,骄纵得不成样子,稍有一点不如意就大哭大闹,又踢又打。

    她的女儿又漂亮又聪明,才华横溢,乖巧孝顺,难道不比那个被宠坏的熊孩子好上百倍?

    骂她可以,但骂她女儿就是不行!

    “母亲这话可说得不对,谁说丫头片子就没用了?”

    李氏这两天本来就因为宁霏被赐婚给谢渊渟这事,心情糟糕透顶,对宁霏也十分愧疚,这时就更是见不得有人说宁霏的半点不是。

    一气之下,连平日里勉强对穆氏维持的客气都没了,毫不犹豫怼了回去。

    “霏儿虽是女儿,但夫君生女儿似乎就是用来卖的,好歹还给安国公府换了一个从二品的官职和一批赏赐。浩哥儿倒是儿子,但其他人家的儿子五岁就上官塾,就连女儿也是七岁开始识字读书,他都快九岁了还没开蒙,文不成武不就的。大概是儿媳眼光愚钝,到目前为止,还真没看出来他有什么用。”

    这一番话语气尖刻,满带着冷嘲热讽,可以说是一点面子都没给穆氏。

    穆氏当这个宁府老夫人半辈子,谁见了不是恭恭敬敬的,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被人这么毫不客气地讽刺抢白,而且对方竟然还是自己的儿媳妇。

    她一开始时还不敢置信地呆愣在那里,半天才反应过来,顿时气得整个人都抖了起来,连话都说不全了。

    “你!……有你这么跟母亲说话的?好大的胆子!你这是要反了天了!”

    李氏冷笑一声。她全是看在宁茂的份上,这才一直以来处处容忍穆氏,但也早就快要忍无可忍了。

    就这老虔婆,还敢把自己比作天?谁给她的这么大脸面?

    “什么天不天的儿媳不知道,只知道母亲若想要人敬你,首先得先做出能够为人所敬的事情来,否则儿媳该说什么就只会说什么。”

    “反了!这是真要反了!”

    穆氏作为宁府老夫人的权威从来没有这么被人挑衅过,当着这么多下人的面,只觉得颜面扫地,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李氏,你的女德女训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你嫁进我宁家来当媳妇,就得有当媳妇的规矩,我是你的婆婆,只有你孝敬服从我的道理,我做什么事情轮不到你来评头论足,就算要你的命你也得受着!你……你这是大逆不道!”

    她现在那个后悔。当初李氏刚刚嫁进宁家的时候,因为宁茂护着李氏,她这个当婆婆的也就没怎么给新媳妇立规矩。早知道那时候她就该狠狠地磋磨李氏,进门先给足了下马威,把李氏的气焰彻底灭掉,锋芒也全部磨平,驯成一个老实温顺的小媳妇,现在就不至于这般嚣张跋扈。

    李氏冷笑:“要我的命?那也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穆氏几乎是暴跳如雷:“来人啊!给我把这个逆妇抓起来!请出家法!看看我有没有这个本事!”

    李氏平日里公正明理,体恤下人,在安国公府深得下人们爱戴。而且宁茂也一向敬重于她,她这个安国公夫人,还真不是想动就可以随便动的。

    尽管穆氏下了命令,但除了穆氏自己身边伺候的几个丫鬟婆子以外,其他下人们还是在原地犹豫着,谁也没有立刻上去抓她。

    穆氏一见众人都不动,更是大怒若狂,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怒吼道:“让你们抓人,你们竟然敢不听命令?这是都要造反了不成?”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眼看就要闹得不可开交的时候,琼琚轩门口的人群被分开,宁茂气喘吁吁地赶了过来,伴随着焦急的喊声。

    “住手!都住手!”

    宁茂最近新官上任,有诸多公务要办,不可能因为一个妾室生孩子就告假回家,所以只能等傍晚到了点才回来。

    一进安国公府,下人们第一句话告诉他邱姨娘生了个儿子,他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听见了琼琚轩这边穆氏的怒吼声。

    宁茂冲上来,赶紧先拦住了李氏。这时有一些下人迫于穆氏的威势,已经围住了李氏,双方都快要动起手来了。

    “夫人,母亲,冷静一下!”宁茂焦头烂额,“其他人也全都退下!谁也不准动手!”

    “什么冷静一下?”穆氏声嘶力竭地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好媳妇都干了什么?不守妇德,目无尊长,猖狂放肆,大逆不道!都已经踩到我的头上来了!我今天要是再不好好立一立规矩,把她收拾得服服帖帖,还当什么老夫人!……谁也不准退下!给我抓住她狠狠地打一顿!”

    宁茂头大如斗:“母亲息怒,不管什么事情,您的身子最重要,千万别气坏了身子。儿子先扶您回汉广堂,回去后再慢慢说。您看今天邱姨娘生了个儿子,本来应该是大喜之日,您该高兴才对,就别再生气了。”

    穆氏怒道:“本来的确是个大喜之日,还不都是这个逆妇把我气成这样的!生不出儿子还容不得我说她一句,扫人兴致毁人心情的本事倒是大得很!……你这个夫君也当得太不像样,都是太纵容她才把她纵容成这个样子,今天要是不狠狠教训她一顿,她哪天也得骑到你的头上作威作福!”

    宁茂前不久和李氏刚刚争吵过,后来虽然被建兴帝的赐婚打断了,但这几天两人还在冷战中,谁也不搭理谁。

    不用穆氏说,宁茂自己也对李氏十分不满,深觉得李氏最近太过嚣张放肆了,半点没有身为女子的三从四德,温柔顺从。

    但这会儿他自然是不能在穆氏面前说出来,否则不啻于是给穆氏的怒气火上浇油。

    “是是是,李氏这边您不用担心,儿子自会教训她,您别跟她一般见识……”

    宁茂一边应着,一边朝李氏连使眼色,让李氏先行离开,不要再激怒穆氏。

    李氏冷哼一声,一个眼神没给穆氏,转身离开了琼琚轩。

    又把穆氏气得火冒三丈:“你看看!你看看她这态度!”

    宁茂头疼欲裂地劝着穆氏回到汉广堂,扶她坐下,穆氏还是不依不饶地催着宁茂重罚李氏。

    宁茂叹气:“母亲以为我就不生她的气?可是您想想,咱们现在不能跟李家闹翻,我刚刚坐上尚书右仆射这个位置,还没坐稳固,下面不服气想把我拉下去的人比比皆是。李家虽然全家远在漠北,但抗击外敌,军功累累,正受皇上的重视,对于宁家来说是最坚实的后盾。多少人就是因为顾忌李家,才不敢轻易动我。母亲还觉得李氏这个李家唯一的女儿是可以随便得罪的吗?”

    穆氏当然是知道他们不能没有李家这层姻亲关系的。所以她刚才就算再暴怒,也没有说出要休了李氏这种话,要是换做一般人家的媳妇,早就当场被她赶出去了。

    但她就是咽不下这口气。别人家老夫人可以享婆婆福,底下媳妇听话孝顺,殷勤备至,把婆婆伺候得舒舒服服。她怎么就得忍受这么一个大逆不道的悍妇?

    “那难道就没有办法了,只能任凭她这么嚣张?这要是被外面的人知道了,像什么样子?”

    “我会警告她,让她注意收敛的。”宁茂又叹了一口气,“她以前也不是这样,这段时间是因为霏姐儿的亲事而心情恶劣,所以态度才这么差的。母亲若是看见她心烦,我让她最近躲着母亲,不见到就是了。”

    穆氏怒气未消地重重哼了一声。

    李氏也就只是现在能仗着李家作威作福,要是哪天李家失势了,她第一个就把这逆妇扫地出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