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52 元宵节灯会(一更)

时间:2018-05-22作者:一襟晚照

    这边安抚下穆氏,宁茂接着又去了李氏那边。

    他在穆氏面前说得好听,但当然不敢真的教训李氏,只能压下心里的不满,温声软语,对她好言相劝了半天。

    李氏跟宁茂这么多年的夫妻,对他还是有着深厚的感情,夫妻之间哪有从不起矛盾的,不可能因为一次吵架就把感情消磨殆尽。

    跟宁茂冷战这些天,她的气本来也已经消了一半,加上宁茂非但没有怪罪她对穆氏不敬,还这么低声下气地说好话哄她,剩下的那一半气也就消得差不多了。

    两人在这些年最严重的一次吵架之后,终于和好如初。

    但也只是表面上的。内里的实质上,早就已经起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了。

    李氏答应这段时间暂时避开穆氏,免得两人相看两相厌,再一次吵起来。安国公府够大,穆氏的汉广堂和李氏的琴瑟居又不是挨在一块儿的,只要李氏每天早晚不用去穆氏那里请安,两人就几乎见不到彼此。

    即便年关将近,眼看着就要过年,安国公府里的众人常常要往来碰面,李氏和穆氏也仍然保持着距离。有什么事情需要互相告知的时候,就派下人传话。

    偶尔实在免不了地碰上了,最多也只是李氏冷冷淡淡地对穆氏行个礼,穆氏沉着脸色点个头,连一句话都不说。

    以致于安国公府今年过了一个最别扭的年。全家人聚在一起的年夜饭上,穆氏和刚出月子、抱着小少爷得意洋洋的邱姨娘,再加上宁浩,三人有说有笑;惠姨娘、宁雯和宁露一声不吭地低头吃饭;李氏对穆氏和邱姨娘睬都不睬一下,跟宁霏坐在一起,自顾自地给宁霏夹菜;宁茂则是最忙得团团转,一边顾着穆氏,一边又不能冷落李氏,夹在中间左右调解,连饭都没工夫吃。

    过了年之后,宁霏和宁雪十三岁,宁雯十四岁,宁霜和宁露则是已经十五岁了。

    京都的千金闺秀,在十三四岁的年纪上都已经开始说亲事了。但安国公府除了一个年龄最小的宁霏反倒最早定下了亲事,其他人的亲事都还没有着落。

    宁雯本来定下了孙家的二少爷孙施,在今年年底的时候就要嫁过去,嫁妆什么都已经准备得妥妥当当的了。但到了临近婚期的时候,孙家那边却含糊其辞地说孙施生了重病,推迟了婚期。

    宁雯本来就一点都不想嫁过去,巴不得孙施病得越重越好,最好永远都不用成亲。安国公府这边对这桩亲事也不怎么上心,没有去催促,一拖就拖到了年后。

    大年初七的时候,孙家那边泄露出消息,孙施竟然死了。

    他生重病是真的,但生的却是一般人最为不齿的那种花柳脏病,所以才不敢对外明言,说得那么含糊其辞。

    以孙施的条件,在青楼楚馆寻欢作乐,本来完全可以找干干净净的女人,这花柳病也不知他是怎么染上的。一般的花柳病短时间内不会严重到致人死亡,但孙施的病却离奇地来势汹汹,病情迅速恶化,在一个多月内就要了他的性命。

    孙施死了,跟安国公府的亲事自然只能作罢。这完全是孙施咎由自取,跟宁家没有半点关系,孙家尽管知道宁雯不情愿嫁给孙施,但也不可能找宁雯来兴师问罪。

    只有孙夫人怎么也不甘心,仍然把儿子的死怨恨在宁雯头上,在外面百般说宁雯的坏话,散播她是个扫把星的传言,还没过门就克死了未来的夫君。

    宁茂最重视名声,府上出了一个这样的庶女,背后没少被人指指点点,弄得他很不痛快,但又没法怪罪完全无辜的宁雯。

    到后来实在听不下去,让李氏去了孙家一趟,孙夫人才不再到处散布流言,但这时宁雯的名声已经很不好听了。

    没了清白,定过亲事,未来夫君在没过门时就病死,再加上一个克夫的名声。在京都里,这样的女子给人做妾都难,除非自降好几级,低嫁进条件很差的寒门小户,否则基本上是嫁不出去的。

    虽然宁雯不用嫁给孙施,惠姨娘还是唉声叹气。她是个保守怯弱的女人,觉得女子只有找了一个如意夫君,结了一门合适亲事,才算是终身有靠。宁雯这个样子,恐怕以后嫁都嫁不出去,同样让她担忧发愁。

    但宁雯在得到消息的当天,来雨霏苑找宁霏,却是端端正正地对她行了一礼,道:“谢谢六妹妹,感激不尽。”

    宁霏在她和孙施定亲的时候,说过不会让她嫁给孙施,她知道孙施的染病身亡肯定跟宁霏有关系。

    孙施那种人,得了花柳病病死也完全是他咎由自取,她还没有善良到可怜他的地步,所以现在心里只有庆幸。

    不过宁霏能有这么大的本事,还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也更加证明她当初的选择是对的。她只是善意地对宁霏有过一次小小的示好,宁霏就改变了她一辈子的命运。

    宁霏笑了笑:“你现在名声这么差,以后嫁人怕是难得很,不觉得后悔?”

    “不后悔。”宁雯说,“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现在只庆幸没嫁给孙施。”

    “那就好。”宁霏看宁雯一脸坚定,那样子的确不像是会后悔的,看来她这个忙没白帮。

    “我一定会回报六妹妹的。”宁雯说,“以后六妹妹有什么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跟我说。”

    “好。”宁霏一笑。

    她这时没觉得她能有什么用得着宁雯的地方,但她跟宁雯一样没有想到的是,在未来的某个时候,宁雯真的帮了她大忙。

    ……

    大年过完,在这之后,就迎来了正月十五的元宵节。

    元宵节是个热闹程度不亚于过年的节日。过年时各家各户都在家里团聚,显得大街上空荡冷清,但元宵节刚好相反,众人都是往户外跑的。

    每年元宵节,京都都会举办盛大的灯会,看花灯,猜灯谜,舞狮舞龙,满城都是灯光花影,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灯会最热闹的地方是在皇宫正门前往前延伸的朱雀大道上。一整条街道张灯结彩,街道两边和上空挂满五光十色的花灯,或精美或小巧,或华丽或雅致,琳琅满目,照得夜空亮如白昼。

    龙灯、舞狮、划旱船、踩高跷等表演都是在朱雀大道上一路下去的。这天晚上,整个京都万人空巷,百姓们都挤在朱雀大道两旁,人潮如织,万头攒动。朱雀大道两侧全是两层以上酒楼、茶楼等临街建筑,还搭起了多处观景的高台,这些地方则是为达官显贵和商贾巨富们准备的。

    每年朱雀大道两旁的位置总是爆满,需要提前两三个月预定。位置的顺序也是有讲究的,那些最好的地方自然是留给地位最高的达官贵族,低一些的就次一等,芥豆小官就差不多跟百姓一个待遇了。

    能定到一个好位置,自然不只是为了看灯,也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

    安国公府因为宁茂年前刚刚升了从二品官,今年得以定了一个比以前好得多的位置,在望仙楼酒楼的二层雅间,就靠在皇室宗亲们的旁边。这里视野开阔,能看到大半条朱雀大街的景致,也就只比皇帝的正上方高处略差了一等罢了。

    当然这里面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借了宁霏的光。望仙楼的隔壁,就是太子府看灯会的四海楼,两座酒楼的雅间都是往外挑出的平台,只有柱子没有墙壁,两边互相通透。从四海楼那边往这边一看,就可以看到望仙楼雅间里的众人。

    太子没有见过宁霏,以他的身份,又不好特地把未过门的宁霏叫过去见面,这次就是借着元宵节灯会的机会,看看这个未来的儿媳妇的。

    元宵节当天傍晚,天色刚刚昏暗下去,朱雀大街上的花灯就纷纷挂了起来。流光溢彩,满目绚烂,比刚刚落下去的晚霞还要艳丽百倍。

    龙灯舞狮等节目都在入夜后开始,朱雀大街两边早就被百姓们挤得水泄不通,临街建筑上,达官显贵们也基本上都到了。

    安国公府一家人在一个雅间里,虽然显得略有些拥挤,但在元宵节这种特殊时候,已经算是很优越的条件了。望仙楼送了酒水点心上来,众人一边赏灯一边等待。

    宁霏也知道自己今天来是给人看的,反正她都已经订了亲了,用不着再像以前那样故意往孩子气了打扮,穿的是正常的装束。为对应元宵节的喜气,上身穿了件烟霞色樱花纹缎面曲裾,下面米白绫子百褶裙,发上插了一支红宝石珍珠簪,垂下的坠子做成一个别致的吊篮小花灯。

    她的容貌本来就比较适合调的衣着服饰,这一身盛装下更是显得甜美可爱,映着周身绚丽的重重灯光花影,仿佛连笑靥都是玫瑰色的。

    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的时候,看过去又乖巧又惹人怜爱,属于那种特别讨长辈喜欢的孩子。

    四海楼那边,太子府的众人也都到齐了。

    宁霏前世里有见过太子,重生后这也是第一次看见他。

    太子大约三十七八岁的年纪,继承了谢氏皇家的好相貌,看过去比这个实际年纪还更年轻。只是他那种温雅俊美是没有一点攻击性的,五官轮廓都很平和,看容貌就能看得出来,是个性子温和敦厚之人。也不知道是怎么生出了谢渊渟那种锋芒毕露,咄咄逼人的美貌。

    太子妃照例没有来看灯会,她一直在庵堂静修,这种场合是从来不会出现的。太子身边陪着的是唐侧妃,现在太子府的掌府之人,等于就是半个当家主母。

    李氏之所以最近终于对宁霏嫁给谢渊渟不那么耿耿于怀,就是因为宁霏劝她考虑到了太子府的情况。

    太子不用说,全京都的人都知道是个好性儿的,肯定不会是什么难伺候的公公。而太子妃一年到头不出庵堂,不用立规矩也不用侍奉,嫁过去怕是连面都见不到几次,免去了婆媳这个最大的矛盾。

    虽然有唐侧妃,但她再怎么得宠,再有掌府之权,仍然只是个侧妃,说白了就是一个好听一点的妾而已,又不是正经婆婆。

    妾的地位,按理说是比嫡子的媳妇还要低一等的。唐侧妃虽然实际情况好些,但名义上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压过宁霏。

    宁霏本身就是个聪明的,这样嫁过去,就不会受公婆的太多气。要知道,女子出嫁后在夫家过得不好,往往这委屈都不是因为夫君,而是从公婆那里来的。

    ------题外话------

    pk推荐:妖精影后:蜜宠国民女神/龙俞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