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病娇宠:黑萌嫡医 166 颜面扫地

时间:2018-05-22作者:一襟晚照

    这话一出,谢明敏顿时尖叫起来。

    “胡说!我什么时候指使你做过这种事情!”

    宁霏沉下语气,对那小个子男人道:“你说安贵公主指使你败坏我的名声,就把什么时候指使,如何指使统统说清楚,这里不说,就要去牢里的刑具上说了。”

    她使了一个眼色,抓着那小个子男人的两位衙役立刻会意,从两边重重一拧小个子男人的手臂,顿时疼得他大叫起来。

    “我说!我说!安贵公主四五天前派人找到我,说只要我出面做成了这件事,就给我一大笔钱让我离开京城远走高飞……她让我今天在安国公府外面等着,后来有一个丫鬟出来,告诉我宁六小姐身上什么地方有一颗痣……”

    “住口!”

    谢明敏像是失去控制地冲上去,一把拔出一个衙役身上的长刀,就要朝那小个子男人的身上捅去。

    “公主,别冲动。”

    其他人不敢去拦谢明敏,但宁霏却上前一步,轻轻抓住了谢明敏的右手手腕。

    她的动作看过去很轻柔很平和,就好像只是拉住了谢明敏,并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但谢明敏却感觉半边身子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了一般,霎时间一片酸麻,拿着长刀的右手没有一点力气,宁霏把她手里的长刀拿了过去,还给衙役。

    宁霏扣着谢明敏的脉门,平静地道:“公主请冷静一点,即便这个人指证的是公主,公主也不能置王法于不顾,当街持刀杀人。”

    谢明敏被宁霏制住,胸口处一股闷气堵在那里转不上来,只是张着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来。那样子就好像是被宁霏说得无话可说了一样。

    小个子男人虽然没有说下去,但众人听到这里,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谢明敏特意在外面找了一个猥琐男人,在这么多人聚在一起的时候,找上公主府的门来,说宁霏在失踪的那几天已经**与他,还有什么以身相许。宁霏自然是不可能下嫁给这么一个货色,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闹,如果她无法证明自己的清白,等着她的就是身败名裂。

    难怪公主府的丫鬟刚才用茶水泼湿了宁霏的衣服,让她在公主府里更衣,原来是为了看她身上有什么特征,好出来告诉这个男人。闺阁女子的身体最是私密,连这种话都说出来了,众人常常也就信了。

    甚至前几天传得沸沸扬扬的那些流言,应该也是谢明敏故意放出去的,就是为今天的事情做个铺垫。

    谢明敏给所有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很讨人喜欢的,没有高贵的公主架子,深受长辈们宠爱。跟官家贵族的夫人小姐们相处得也不错,今天上门来的不少人,的确是因为跟谢明敏的交情而来,并不只是单纯地不想得罪她。

    但谁能想得到她那娇俏热情的外表下,竟然有这般恶毒的心思。

    宁霏见不少人脸上都渐渐露出了恍然之色,这才松开谢明敏的脉门。

    “公主不必动怒,这人既然污蔑了我,自然也有可能是在污蔑公主。只要公主的确是无辜的,也可以像我一样,找出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者让五城兵马司帮公主查个水落石出。”

    谢明敏胸口处堵着的一口气好不容易才顺上来,正要开口说那人是在诬陷她,不料宁霏却抢先一步,先声夺人,帮着她把话给说了。

    下面的话她简直都接不下去。事情的确都是她做的,她要怎么找证据去证明自己的清白?

    让五城兵马司帮她去查就更不可能。她给过那小个子男人一笔银钱作为定金,那个醉清楼的龟公和出来给小个子男人通气的丫鬟,都是知情的人证。五城兵马司要是真往下查了,把这些都查出来,那她才是真的是罪证确凿。

    宁霏在身上点了一颗假的红痣,这她还能想象,可是,那小个子男人是怎么会突然招认的?

    谢明敏的脑子飞快地运转着,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扭转局势,但在慌乱之中,一时间却什么也想不出来。

    她独自站在众人中央,无所遁形,周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身上,有怀疑,有鄙夷,有厌恶……每一道目光就像是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得她脸上一阵阵火辣辣的,像是要烧起来一般。

    谢明敏终于无法在这样的目光下再待下去,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进了公主府,让人把大门关上。

    被关在门外的众人面面相觑。

    这一走人一关门,谢明敏污蔑宁霏名声的事,就算是不打自招地默认了。

    平民诽谤贵族或官家,按律例是要判处大刑的,但谢明敏是皇家的公主,无论是辈分还是身份都比宁霏高。蒋皇后虽然倒台,建兴帝却并未表现出不再宠爱谢明敏的迹象,这也是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仍然不敢得罪她。

    谢明敏这么一走,这个案子就只能断在这里,人家是公主之尊,五城兵马司哪里敢真的把她抓出来追查到底。

    但是对于差点名声尽毁的宁霏这边,又说不过去。

    五城兵马司指挥使一脸尴尬和为难,对宁霏干笑:“宁六小姐,您看这……”

    宁霏善解人意地道:“辛苦指挥使跑这一趟了,这两个人已经招认罪行,请指挥使先带回去。一个恶意诽谤官家子女的名誉,还有一个是从犯,按照大元律例,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

    一个字没提谢明敏。

    五城兵马司是惹不起身份高贵的安贵公主的,这时候硬逼着人家进去抓人,也没什么意思。

    唯一有这个权力教训谢明敏的人,只有建兴帝。

    虽然建兴帝现在不在,但蒋皇后倒台后,想要落井下石趁机踩倒这一派的人多得是,谢明敏作为蒋皇后之女,睿王之妹,自然也包括在其中。

    她相信,这件事不久就能通过“无心人”的散播,传到建兴帝的耳朵里。

    至于她的名声,已经不成问题了。

    刚才她让紫菀端出那杯茶水的时候,在茶水里下了之前在牢中给南宫易下过的药,能让人意志松懈,容易说出实话。紫菀在那小个子男人开口大喊大叫的时候,装作用茶水泼他一脸,其实是为了有一部分茶水被泼进他的口中。

    南宫易那种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意志力那么强大的,都扛不过药效,更不用说这种市井上出来的小人物。

    那个小个子男人被带回去之后,药效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想审问什么都能审问得出来。衙门那边查清楚了,她的名声自然就没事了。

    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得了台阶下,看眼前的宁霏简直就跟看着光芒万丈大慈大悲的观音菩萨一样,感激万分:“是,卑职一定重重处置这两个小人,不会让宁六小姐今天白白受惊一场!”

    五城兵马司的衙役押着两个人走了。众位夫人小姐也纷纷散去,有几个之前在背后议论过宁霏的,上来给宁霏道歉。

    “宁六小姐,之前我们不明真相,在背地里说过宁六小姐的闲话,在这里给宁六小姐道歉了。”

    说着又一边悄眼看了看紧紧关着的公主府大门。

    “没想到,安贵公主居然是这种人……”

    说到一半,想想还是有些忌惮谢明敏,又赶紧闭了嘴,急匆匆地离开了。

    宁霏也看了公主府的大门一眼,嘴角勾起一道弯弯的笑意。

    她想要回敬给谢明敏的,还远远不只是今天这样,再过一段时间,真格的就要来了。

    ……

    德瑞宫。

    不像皇宫里其他宫殿的金碧辉煌,德瑞宫最明显的特征,就是犹如一片香花的花海。

    花园里和庭院中,到处都种满了梅花、丁香、木樨、玫瑰、兰花、茉莉等香花,一年四季轮流开放,整个宫殿无时无刻不笼罩在或清淡、或馥郁、或甜美、或悠远的花香之中。一走进去,便让人觉得沁人心脾,身心舒泰。

    宫殿里面,却是另外一种经过调和的香氛,更有麝香、檀香、沉香、龙涎香等等除了花香之外的香气。

    德瑞宫平日里其实并不点香,宫人的衣服上也不用任何熏香。这种淡淡的香味,全是各种香料在宫殿里面炮制调和,长年累月地渗透进各个角落,浸泡出来的。

    房间里的桌案上,摆满了各种各样的香料,还有用小竹篮装的一篮篮香气馥郁的鲜花。一个身着素淡的玉兰色纱缎宫装的女子,正坐在桌前,以一副木钵和玉碾子,细细地碾磨着钵中的香料和药材。

    女子已经年逾四十,早就不年轻,一双杏仁眼仍然美丽,但眼角出现了细细的皱纹,脖颈处的雪白皮肤也有些松弛。但她只化了很自然的淡妆,并不刻意掩饰,仿佛并不在意这些衰老的迹象。

    皇宫里大多数其他的妃嫔,一旦稍上了年纪,就开始拼命地保养穿戴涂脂抹粉,尽可能往年轻了打扮,竭力想隐藏渐渐出现的衰老之态,但看过去反而更加装嫩做作,更加明显地让人感到那种年华老去红颜不再的悲哀。

    这女子的段位却是显然高一个层次。外貌上不做过多遮掩,顺其自然,岁月的痕迹全部凝聚到了气质上,别有一种在时光中渐渐沉淀的味道,优雅,平静而从容,极具成熟女人的魅力。

    建兴帝一身便装,懒洋洋地歪在旁边的榻上,半睁半闭着眼睛,道:“朕还是喜欢来你这里休息,就算不点什么香,这宫殿里原本就有的味道,闻着更加舒服。”

    德贵妃笑道:“新的一批清晓香快要做出来了,这次可是比以前的又改进了不少,保证皇上晚上能一夜好眠,早上起来神清气爽。”

    建兴帝懒懒地笑道:“最近这段时间你辛苦了,你调出来的这些香,功劳可是一点都不比那些太医小。你说这次朕应该赏你什么好?”

    德贵妃手上的动作未停,还是慢悠悠地,宠辱不惊:“臣妾不要什么赏赐,就希望陛下能允许臣妾进永安宫一次,见见皇后娘娘。臣妾初次掌管六宫,经验不足,有不少事务都觉得生涩,还是和皇后娘娘当面交接一下比较好。”

    “这点小事简单。”建兴帝一口答应下来,“你以后要进永安宫见皇后,只要派人跟朕说一声就可以了。”

    德贵妃行礼:“谢陛下。臣妾今天就过去一趟。”

    等建兴帝起驾离开瑞德宫之后,德贵妃放下手中正在制作的香料,从从容容地起身,整过头饰换过衣服,去了蒋皇后现在被囚禁的永安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