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76章:旧物送还(1更)

时间:2018-05-26作者:如是如来

    两人刚进二门,墨雅和墨霜忙迎上来给舒锦意见礼。

    舒锦意忙上前扶住有伤在身的墨雅。

    墨雅抬起头,定定看着舒锦意,那眼神就像是在透过舒锦意去看另外一个人。

    “多谢丞相夫人的救命之恩。”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若放在别人身上,我也会那么做。”舒锦意张了张唇,话语一转,“不知墨大姐的伤势可还疼?”

    墨雅摇头,“多谢丞相夫人关怀,已无碍。”

    “如此我就放心了,我和阿肆送了一些东西过来,府里会用得着,还请两位姐姐莫要推辞。”舒锦意站在前面,衣袂飘飘,语声平稳。

    墨雅眨了眨眼,压下眼底的酸意,眼睛却是一瞬也不瞬的盯着舒锦意。

    “多谢……”

    那句“两位姐姐”击中墨雅和墨霜的心脏,一人声不能出,一人声声颤。

    舒锦意嘴唇有淡淡的笑容化开,眼中有些朦朦胧胧,仿佛间置于一片乱影,那是倒退时光的虚幻影幕。

    墨雅张唇,说不出话来。

    身边有下人不断的将重物抬进院后的正屋,那动作,就跟提聘礼一样。

    东西送到,舒锦意告辞。

    墨雅和墨霜到底没有留人。

    将人送到门口,看着舒锦意就着褚肆的动作进马车,看着褚肆抚摸她脑袋时流露出来的温柔,眼睛,有些微微涩疼。

    人走远了,钱君显有些明显回不过神。

    “娘子,这是……”钱君显看向墨霜。

    墨霜扯着笑脸道:“东西既然送来了,就收下吧。”

    墨雅一拐一拐的回头,对墨霜说:“去看看吧。”

    当他们打开箱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墨家原宅子搜罗出来的东西,还有一张屋契。

    墨雅当下眼泪刷地掉落。

    “这是墨家的东西?”钱君显震惊莫名。

    “大姐,这是阿缄的东西……这是爹爹的……”

    墨霜抱了抱泣不成声的墨雅。

    钱君显叹了一口气,站在前面,挥退了下人,让她们姐妹单独处处。

    这天,墨家姐妹数着这些旧物,一件一件的从头到尾的怀念。

    从钱府出来的舒锦意轻靠在褚肆的怀里,听着他有力平稳的心跳声,心也能够得到安宁。

    “墨家收了回去,重新编制,你拿着那屋契送过去,也没法重新回到以前。”

    “只是留一个念想,”褚肆低声说。

    舒锦意沉默不言。

    “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在你身边,”支持着你。

    舒锦意低声一笑,“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做。”

    褚肆揽紧她的肩头:“那就好好休息!”

    舒锦意笑眯了眼:“好!”

    褚肆低头看着她水一样的眸子,泛着辚辚波光。

    恍惚间他伸出手去,握住她的脸颊。

    那么好,那么暖和!

    情不自禁的吸引着他,低下来吻住她附有魔力的唇。

    “阿缄!”嘶哑的嗓音透着浓浓的占有情欲。

    舒锦意伸手摸上他的脸,放到他的脑侧插进了他的发间,主动送上来,身体也顺势坐到他的腿上,和他面对面的交缠,加深这个热情的吻。

    褚肆就这么靠着车壁,按着她的脑袋,身上的衣裳因为摩擦,被扯得凌乱。

    舒锦意几乎是用尽了热情来回应着他,两人粗喘的气息染着情意紧紧缠在两人之间。

    褚肆身上的衣裳被扯得东扭西歪,露出一片精壮的胸膛。

    两人相较,舒锦意更显得猴急。

    褚肆的发冠,被扯落,泄下的黑发将舒锦意那只纤长白皙的手盖住。

    舒锦意烦躁的扯开扫过来的发,气喘得要退出来。

    褚肆却按住她的动作,反客为主。

    自散落的鬓发间传入耳内的喘息濡热潮湿,渐渐趋于急促。

    隔着衣裳,两人露在空气里的肌肤紧密贴合在一起,从他的每一个毛孔内喷涌可阻挡的强烈欲望。

    这令她战粟。

    两人坦诚相待以来,并不注重于身体上的情欲。

    因而,床笫上的事少之又少。

    褚肆是几乎过着和尚般的生活。

    想到那些三妻四妾的男人,在这方面必然是需求甚多。

    他却一直隐忍着。

    节骨修长的手指按住她的下颚,慢慢旋向一边,然后柔润的双唇压上来,再次掩住她的视线。

    吻上她看向上方的眼睛,褚肆感到那双睫毛颤了颤,羽毛似骚过自己的唇,带着丝丝酥痒,一时心荆摇荡,稍稍撤身去捕捉怀中人的神情。

    看到此妖丽的一景,褚肆呼吸一滞,气息不稳,心跳也不由加速……

    血液控制不住的翻涌。

    心头蹿起一股莫名的兴奋,这个曾经自己梦寐以求的人,不确定会这么一天。

    然而现在,他要在她的身体上,心里,烙过属于自己的印记。

    手扫过腰间位置,扯下她的衣带,从前面探进去,指腹接触到光滑肌肤的一瞬,明显感觉到臂弯中的人瑟缩了一下,似乎想要逃离,只是眼下两人这种纠缠的姿势,后果只是被更深的压到他怀里。

    “阿缄。”

    动情的低唤。

    舒锦意下意识的低低应了一声……

    仿佛有一声叹息传来,舒锦意被扯回现实时,发现他正慢条斯理的给她整理衣裳。

    舒锦意狐疑的看着他。

    “你挑的真不是时候。”

    褚肆深邃的黑眸对上她疑惑的眸子,叹道。

    舒锦意这才发现他们还在马车上,低头看着被他整理得整齐的衣裳,再看看他乱七八糟的穿着,还披头散发的。

    勾了勾唇,舒锦意就往旁边靠。

    这时候去贴近他,恐怕会受不了。

    马车停下来,外面的人迟迟没出声。

    舒锦意下意识的掀开一边的帘子,露出褚肆的披头散发模样来。

    身上的衣裳被他自己整理过,看着到没有什么。

    只是这一头发。

    驾车的郭远瞥开脸,自己什么也没看到。

    舒锦意抬头看上去,是宗人府的牌子。

    黑眸眯了眯,回头深深看着正凝视自己的男人,“为何带我来这里?”

    “皇上没让他死,如今正在宗人府内养伤,只是他这一次,算是废了。”褚肆的声音清清冷冷,探不到半丝的情感。

    舒锦意扯了扯嘴角,其中的苦涩只有她自己知道。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