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79章:我不厉害?(2更)

时间:2018-05-28作者:如是如来

    晚间等褚肆回府,舒锦意就先提了梅宴的事。

    往年的时候,舒锦意几乎没参与多少次梅宴。

    只知道每回参与都极为热闹,可背后办事的人,她却从来没有去注意。

    少年时,舒锦意到是见识过梅宴的乱。

    出了事,向来都是有他们这些负责人全权担责任。

    因而,每年恐怕都没有几人敢站出来承担这样的事。

    褚肆净了手,又拿了热巾给舒锦意擦手,说:“母亲那儿我自会去说说,没必要淌这浑水。”

    称病不去便是。

    有他在,谁人敢说什么。

    “皇上这次让你进宫,可又是给你安排了什么?”舒锦意被拉着到榻上时,抬头问没有作声的男人。

    “不过是发发牢骚罢了。”

    “发牢骚?”这话怎么听着都和那位不符。

    “不睡?”褚肆抚上她的脸,眸色深深问。

    舒锦意拿住他乱动的手,“我和你说认真的。”

    褚肆拉着她躺到榻上,盖上被子。

    舒锦意被抱到怀里,等了又等没等到他开口。

    “真的只是发发牢骚而已?”舒锦意一副不信的瞅着他的下巴。

    褚肆的手一抬,熄灭了烛火。

    屋里陷入了黑暗。

    舒锦意人靠在他的胸膛上,眨巴着眼盯着他。

    “别看,”褚肆哑声说。

    “你也觉得女人不该干预男人的事?”

    褚肆在黑暗中一叹,翻了一个身,侧过来,低头看她。

    黑暗里的这双眼明亮又深邃。

    舒锦意静静盯着,忍不住伸手去抚摸他的眼,长如刷子的眼睫打在她的指腹上,痒痒的很是撩人。

    “阿缄,你这是要让我死在你身上才甘心?”褚肆朝她的脸上吐息。

    舒锦意眨眨眼,意识到他说诨话了,笑了笑。

    褚肆的夜视能力很强,看到这张笑脸,哪里还忍得住,不由分说就吻了下来。

    舒锦意突然猛地一推开他,下刻就坐到了他的肚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褚肆索性躺平,任她调戏。

    “现在可以说了。”

    “阿缄……别玩。”

    “谁和你玩了。”

    “那就下来,”他等会儿可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也怕自己弄伤她。

    “说。”

    “阿缄,我不想伤害你。”褚肆忍耐着,黑暗里的眼,已渐渐有了些赤红。

    舒锦意突然就软趴在他的身上,褚肆的身体倏地一僵。

    “干嘛忍?”舒锦意问。

    脑袋上,落下一只温厚的大手。

    “我怕。”

    “怕什么?”

    褚肆没说自己在怕什么。

    在马车上也是,这会儿也是,让舒锦意有些怀疑褚肆是不是腻了自己。

    “我不怕。”

    已经是明显向他索欢了。

    褚肆无动于衷,没将她从身上扒拉下来,而是道:“睡吧。”

    “你是不是腻了。”舒锦意霍地起身,眯着眼,危险地问:“生了女儿后,你就没碰过我了,在马车上你明明已经动情,为什么要忍?马上我可以理解,可现在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在外面养外室了。”

    褚肆直愣愣地看着突然发飚的舒锦意,有点傻眼。

    “阿缄……”

    “我不管,你今天就必须给我一个交待。”

    舒锦意霍然的撑着手在他的胸前,身形往下压,脸几乎要贴到他的脸上。

    褚肆看着无理取闹的舒锦意,眸中带笑。

    显得很愉悦。

    舒锦意无语的翻白眼,这人是不是有受虐待的习惯?

    “生孩子太辛苦了。”

    褚肆一脸正色的道。

    舒锦意点头同意:“生孩子当然辛苦了……”

    舒锦意回味过来他要表达的意思,嘴角控制不住的抽搐。

    舒锦意憋得满脸通红,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你这是变相说自己厉害……你也太……”

    “我不厉害?”褚肆皱皱眉。

    “……”舒锦意一拳砸在他的胸膛上。

    被打的褚相爷一脸懵。

    “色胚!”

    舒锦意啐了他一嘴。

    做了好久和尚的褚肆:“……”

    舒锦意躺在他身上,声音软软的又有点羞涩:“哪有人这样夸自己的……”

    褚肆是怕自己一下就让舒锦意怀了孕,所以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欲。

    褚肆被吹在耳朵的那道软软的声音给刺激得小褚肆更加精神了起来。

    “皇上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褚肆拿着她的手往下,舒锦意被下面的触感吓了一跳,只是手没缩回来又被结结实实按住。

    “我来说,你安抚它……”

    舒锦意:“……”

    结果一晚上,舒锦意还是没听他说完。

    因为从一开始,她根本就听不进去。

    等她醒来,褚肆已经去过刘氏那儿,说了梅宴的事后就上朝去了。

    “少夫人可醒了!”进来伺候的人笑眯眯的,一副有喜事的喜悦模样。

    舒锦意由她们梳头,从铜镜里看到梳头的白婉笑得暧昧,低头看了看铜镜里的自己。

    发现下巴的位置隐隐有几处红痕,看上去就像是……有人用嘴种上去一样。

    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舒锦意老脸一红。

    “咱们少夫人自从生了小姐后,整个人都变得风情了许多……”

    舒锦意一听,忍不住看了看自己的脸。

    隐隐间还真的有一种风情万种的妩媚,这个样子,褚肆也能忍得住,可见那人有多么的坚忍。

    想到昨晚,舒锦意又在心里啐了一口。

    真不知害臊的男人。

    “难怪相爷每回都看得痴了!”

    “可不是,相爷那眼神儿,就跟要吃了少夫人似的。”

    瞧得他们这些下人都不好意思了。

    是这样吗?

    舒锦意抚着自己的脸颊,忍不住回想每一次和褚肆对视的情景。

    也没有什么不同啊。

    哪里有说得那么夸张。

    他要是真的吃自己,昨天晚上还用得着那样?

    ……

    皇帝将沈淳儿安置在了外院,同时也允许她出入钦天监。

    满朝文武臣不敢吭声。

    誉王事件刚过,谁敢再触霉头?

    就连文臣之首褚相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立着,其他人才不会去犯那个傻。

    结束早朝后,皇帝又单独召见褚肆,问他的意见:“这个沈淳儿如此安排,褚相觉得可妥。”

    褚肆心说你都已经安排好了,这时候来问我是不是有点多余?

    不过,褚肆并没有这么说。

    “皇上如此安排,必然有皇上的理由。”

    皇帝盯了褚肆一会儿,说:“褚爱卿可是对这沈淳儿心生好感?”

    褚肆眉心一跳,隐约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