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83章:南部祭司(2更)

时间:2018-05-30作者:如是如来

    寒风萧瑟,美人脸冻得凉如冰。

    温厚的大手覆盖上来,轻轻抚摸。

    温暖瞬间由脸传递入骨。

    舒锦意眨了眨浓翘的眼睫,凝视着俯身下来的男子。

    “下定决心了,就去做吧。”

    “褚肆。”

    “有错,我兜。有箭,我挡。”

    呢喃的轻响,却似一阵阵鼓声震入舒锦意的心脏。

    舒锦意霍地拿住他的手,迎着他的眼目,深深相视。

    “你怎能那般痴傻。”舒锦意一出声,沙哑得几乎听不见。

    “我就是想让你开心,”褚肆剖开自己的心对她。

    说话,也越来越直白了。

    舒锦意勾唇一笑,解释道:“虽然他是我的死士,可我却从来没有放在身边。”

    褚肆闻言微愣,反应过来她是在解释他心里的误会。

    褚肆瞬间有一种被看破心事的窘迫。

    脸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涨红了!

    舒锦意伸手捏住他的耳朵,往下一扯,踮起脚尖,送上自己的吻。

    褚肆眨了眨眼,然后反客为主。

    墨家战士,哪里需要什么死士保护。

    她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

    刘氏因为要佯装身子不适,中间拒绝了不少贵妇人过府探望。

    也委婉的拒绝了永宁侯夫人的相邀。

    他们有心想要将事情交给舒锦意,却又觉得舒锦意的出身不够,一个寒门庶女,哪里配得上和她们那些贵人相提并论。

    虽说这梅宴事情繁杂,却是油水不少。

    每年举办,皇帝都会让人大肆操办。

    麻烦是多了些,却是好处多多。

    既能提高门槛,又能露脸让皇都里的人都看到她们的能力和手腕。

    所以,撇去那些麻烦,这样的差事,却是别人争破头也夺不来的。

    因为这次主力的人是永宁侯夫人,这梅宴从准备开始,就已经开始有人巴结送礼了。

    刘氏到好,对这样的事是能避则避。

    相府的名声够大了,刘氏就忍着些,等着下次再出面也不迟。

    “外面的人都在议论母亲,说您没能耐,只能装病在榻。”

    “且由他们说去,”刘氏甚不在意。

    看到刘氏这样,舒锦意不由怀疑道:“是不是相爷说了什么?”

    刘氏小声道:“阿肆说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年恐怕没有办法大肆操办了,永宁侯府突然揽下这样的大事,恐怕也是皇上的意思。”

    永宁侯是皇帝身边的亲友,也算是沾亲带故了。

    所以,能够得到这样的机会也是在情理之中。

    “这话是相爷和您说的?”

    “近年来天灾不断,江将军刚接手墨家的位置,龙安关边上又有北夷派兵压境威胁……永宁侯夫人突然亲自下帖子来请。咱们的皇上,恐怕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听说前两日,永宁侯拿着些礼走动各府……似在筹银钱……”

    舒锦意看刘氏的表情,不由好笑。

    原来是皇帝不再出钱操办,而是由永宁侯自己想办法。

    其实这样的梅宴完全可以不办,可是咱们的皇帝又不能让人看到他“很穷”的一面,所以,只能让永宁侯自己看着办。

    永宁侯当然不会傻到自己出钱操办,完全没了油水可捞反而贴银钱进去的梅宴,谁跟着办谁傻。

    褚肆必然是知道了,所以才会和刘氏这么说。

    刘氏自然不愿做那个冤大头。

    皇帝委派给的事,必然要办得漂亮。

    办得不如意,是要掉脑袋的。

    今年可不同往年。

    原因是在这,舒锦意还说呢,刘氏怎么突然又缩手缩脚不干了。

    相府可没有那个大金库挥霍给别人。

    “现在永宁侯恐怕为了筹备银钱的事愁白头了。”

    “可不是,”刘氏压了压心口,一副幸好知道得快一步的模样逗乐了舒锦意。

    刘氏回头过来看舒锦意,斟酌着道:“沈淳儿的事,你是怎么看的?”

    舒锦意一怔,怎么突然问到这上面来了。

    “母亲听说她上朝堂闹了,抗旨不遵被打入大牢……”刘氏眉皱了起来,“阿肆难道就那么糟糕?让她做到这份上。”

    舒锦意心说褚肆可不糟糕,不知道多少女人排着嫁给他呢。

    “她现在的身份是南祭司。”

    “南祭司……”

    “南部祭司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此生不娶不嫁。”舒锦意再补一句,“因为他们南部认为这是圣洁的象征,若是惹了凡尘俗欲,会给他们带来灾难。”

    “还有这样的事!”刘氏听说过这些,只是不知还是真的,“那如若祭司动了情,便没有一点的回转余地吗?”

    “南祭司可男可女,皆看缘分。南部已经数十年没有祭司了,好不容易出现一个沈淳儿,南部可不会让皇上这么做。”

    刘氏脸色变了变,想到民暴,“此事可会影响阿肆?”

    “这要看沈淳儿了。”

    “啊?”

    刘氏一脸不解。

    “如果她点头,必然会连累相爷。如果她一直坚守自己,此事也就与我们相府无关了,毕竟这旨意是皇上下的。”

    舒锦意的眸底闪过一抹异光。

    刘氏心中惴惴。

    ……

    皇宫。

    皇帝面目狰狞的将手中的折子拍下,眼中凛然之色一晃而过,铁青着脸,“这些南部蛮子!”

    “……”

    站在前面的几个臣子没有言语。

    什么南部蛮子,还不是您的子民。

    “竟视朕如无物,岂有此理!”

    仍旧没人作声。

    “褚相。”

    皇帝没听到有人出声,直接点了褚肆的名。

    “臣在。”

    “朕的旨意已下,沈淳儿便是你的未婚妻子,此事若有你来办,可有法子治一治那些人。”皇帝压下那股气,淡淡的将棘手事踢给了褚肆。

    褚肆抬抬眸子,说:“皇上当真要臣说?”

    “但说无妨。”

    “取消婚旨。”

    “……”众臣刚松下的心又提了起来。

    这不是让皇上言而无信吗?

    更何况圣旨下达,对方竟以一女子身份强硬的拒接,这已经是摸着老虎口拔牙了。

    果然。

    “啪!”

    皇帝又是怒得拍桌。

    “你是让朕向一个小小女子妥协?”

    “除此之外,再无他法。”褚肆迎上皇帝的怒目,慢声说:“除非强行灭除。”

    那这就更严重了,是要引起民愤啊。

    皇帝的脸阴郁了下来,寒声道:“此事,朕就交由褚相处理了,十天之内,朕要看到结果。”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