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84章:褚相奉承(1更)

时间:2018-05-30作者:如是如来

    此等棘手事件落到褚肆的手里,其余大臣暗松了一口气。

    褚肆淡定接下这个艰巨的任务。

    皇帝摆了摆手,众臣皆无话可说。

    褚肆走出来,众臣目不斜视的往前走。

    这件事不是什么好事,谁也不会傻到往上凑。

    出了宫门,褚肆刚要上马车,身后就传来叫唤声:“褚相爷。”

    褚肆回头,不意外看到二十三皇子身边的人匆匆过来,“奴才给褚相爷行礼了。”

    “什么事。”

    “咱们殿下说了,褚相爷有什么需要随时可以寻他!”太监公公尖声道。

    褚肆闻言,只是点点头,没有说什么。

    太监公公将话送到就离去。

    “爷,二十三皇子这是要干什么?”小小年纪就想掺和进来,不是添乱吗?

    褚肆想起舒锦意与那女人的关系,眉宇一蹙。

    “爷?”

    “回府吧。”

    “不去衙内了?”

    “皇上将此事交由本相来做,其他事,便就不是本相的事了。”褚肆淡声一道,转身上马车。

    说到这事,徐青就来气:“爷,您说皇上怎么能将这事交给您做,这不是将你置于……”

    “既然交给本相来做,将结果交出去就是了。”

    至于是什么结果可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

    ……

    “所以皇上是想让你替他摆平这种事?他到是乐得清闲。”

    坐在家中的椅子里,褚肆听到舒锦意讽刺的声音,抬了抬眸,说:“君臣向来如此,君让臣所做,不得不做。”

    做不好还要砍头。

    舒锦意不由侧目看了过来。

    “怎么?”

    “没什么,只是没想到你会这么听话,”舒锦意失笑。

    听话?

    这两字他可不爱听。

    放在她身上,他到是很乐意。

    要是放在朝堂之中,可就有些讽刺意味了。

    “皇上无非就是自己下不了台阶,让我来做这个坏人罢了,”褚肆伸手,握过舒锦意的柔荑,轻声说:“而我这个坏人的下场,可想而知。”

    这件事,根本就两难进退。

    舒锦意听了不由得忧心,“那你现在如何打算。”

    皇帝根本就没打算让他好过。

    “既然他委我重任,这些事必然要经历的。”

    舒锦意看他悠然的样,就知道他心里已经有了主意。

    “如此,到是可怜了那沈淳儿。”但这也是沈淳儿自己愿意的事。

    “你想让我娶了她?”褚肆皱眉。

    “娶她?”舒锦意微眯起眼,沈淳儿可是她请回来做事的,可不是让他纳入后院。

    褚肆聪明的将话题绕开。

    褚肆当天晚上就去了地牢“看望”沈淳儿。

    事情由他接手,去见沈淳儿到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

    “褚相。”

    沈淳儿淡淡坐石床处走过来,隔着牢门冲褚肆淡淡颔首。

    褚肆微点头:“不知南祭司在此可还住得习惯?”

    “托褚相福,甚好。”

    “南祭司既然当朝拒绝了皇命,本相自然会保你一命,大可放心,”褚肆淡淡看了她一眼说。

    沈淳儿盈盈福身道:“如此,就多谢了。”

    “南祭司还且先不要急着谢,有件事,还得南祭司亲自吩咐你那两位属下去做,”褚肆抬手,摆了摆,示意了下。

    沈淳儿细眉微蹙,似乎在犹豫:“也不知褚相让他们做什么。”

    “南祭司看来是想要在这里呆一辈子。”

    “……”沈淳儿发现这个男人真的很讨厌。

    她不喜欢这个人。

    褚肆也不管对方是什么想法,转身欲离开。

    “等等,你想做什么,让他们进来便是,”就算沈淳儿再怎么淡定,也还是在这个男人的面前低头。

    你根本就斗不过。

    很快,沈淳儿的那名属下错身而进,然后走到牢门前。

    褚肆并没有去听他们主仆在里面说什么,站在牢门外面等着。

    半柱香,他们二人沉着脸色走出来,对褚肆恭敬一揖手:“但凭褚相吩咐。”

    “既然是这样,你们就回南部去吧。”

    “什么?”让他们放下主子离开?

    开什么玩笑!

    “不可能,”男子率先发声。

    褚肆静静看着激动的两人,没再说一句话。

    两人咬了咬牙,道:“你要我们做什么。”

    主子说了,全凭褚肆使唤。

    褚肆算是满意了一些。

    ……

    交待事情让那两人去办后,褚肆就悠闲在家中。

    对外面的事,一副不甚关心的样子。

    偶尔到衙内走一走,处理些小公务。

    永宁侯府在为梅宴的事忙着焦头烂额,陷入了一阵水深火热之中。

    舒锦意这日与褚肆坐在东北院的小角处对弈。

    舒锦意执白子,褚肆执黑子。

    悠悠午后,在此对弈,甚是美妙!

    褚肆的视线总是不期的落在舒锦意的脸上,看着她淡然落子的样子,心中觉得一阵的舒心!

    郭远拿着南部的消息进来,看到这画面,慢慢退了出去。

    褚肆神思全在舒锦意的身上,连输了好几盘。

    可这心情,却越发的愉悦!

    “阿缄果然大才!”

    “……”别以为她没看到他故意的差招。

    “阿缄若在朝堂中,必然是人中龙凤,谁也无可匹敌。”

    “你说得再好听,我现在也没有办法做到那种地步了,”舒锦意好笑地瞥了他一眼,“郭远似乎有事找你。”

    舒锦意落子的动作稍顿,抬了抬下巴,示意他往后看。

    郭远远远的站在外面,并没有走近。

    褚肆一回头就看到人,暗道一句蠢货。

    “也不是什么大事,我们继续,”好不容易偷会闲,下面的人真是没个眼力劲。

    “都等着了,必然是大事,我在这里等着便是,不会吃你的子,”舒锦意说着话间已经起身,招了招手,柳双她们就过来了。

    看着舒锦意竟然要避开自己,褚肆心里一阵的不是滋味。

    长身一起,两步过来就将她拉回到了身边。

    “不用避着,必然是与南部的事有关,听听也无妨。”

    舒锦意眨了眨眼,没有再走。

    褚肆牵着她的手走回亭内,朝远处的郭远打了一个手势。

    郭远走进来,就对上褚肆幽幽深深的眼神,一时不知自己犯了何错,有些没反应过来。

    硬着头皮,郭远压着声说:“爷,南部有消息传来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