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87章:使小手段(2更)

时间:2018-06-01作者:如是如来

    褚肆听到声,从里面出来,看到脸色极难看的徐青,沉声问:“怎么回事。”

    “太子殿下从贤王府出来后,就被贤王的人追击到前面,本来太子殿下是要来围场,结果下大雨,走偏了。”

    褚肆听罢,明白了一半。

    “太子殿下只是受了些伤,并无性命之忧,只是……”徐青停了停又道:“过来的人报,因为贤王的人没有遮没掩,被当场逮个着。如今进了宫面圣……太子这次幸好无事,否则……”

    后面的事恐怕无法再进行。

    徐青知道褚肆是偏向太子殿下的,因此,也会对此多有留意。

    褚肆点点头,“派人进宫一趟。”

    情况如何,他就不亲自去了解了。

    徐青一愣,看了眼舒锦意,重声点头:“是。”

    突然传来这么一个消息,舒锦意也有些懵。

    “贤王这时候不可能做出这样的蠢事。”

    想也知道是谁搞的鬼。

    这个太子,还真能折腾。

    “太子能让贤王吃闷亏,也是太子的本事。”

    褚肆从来没小看太子,这个李满华就是刺激他的关键所在。

    为了李满华,太子将最阴暗的一面慢慢释放了出来。

    有好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且看事后如何变化了。

    褚肆心中有些隐忧,却是没敢去想。

    “褚肆,这个太子……当真是良君吗?”

    舒锦意主动握进褚肆的大手,仰目问。

    褚肆道:“我不知道,人心会变。”

    “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此时再问这些,已经无可退路了,”舒锦意轻笑,“做帝王,手段不辣,只会被欺压。心思不重,又易被人猜测达不到威慑作用。”

    帝王,当真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如果不爱如子,江山难盛。

    ……

    雷雨天,皇帝正因南部的事情生着怒火。

    两个儿子又给他找不自在。

    当场一通怒火泼下去,直接将贤王手里的职务给了太子。

    贤王当场白了脸色,阴测测盯着装无辜,又在父皇面前讨好的太子,一口血差些压不住当场吐出来。

    太子先是来一句,他只是往围场去走一趟,不想碰上贤王手底下的人,雨大瞧不清脸,都是误会。

    太子以一副兄友弟恭的友爱模样示人,反倒显得贤王面目可狰了。

    贤王当真恨得牙痒痒。

    手里有调动的势力就这么被太子截走了,贤王回到府中,发了好一通怒火。

    “又是他,岂有此理!”

    “王爷息怒。”手下劝道。

    “息怒?”贤王将桌子拍得砰砰作响,好在,他保持了一定的冷静,黑眸一眯,沉声吩咐:“你去查查看,今日围场内都有谁?太子怎么会那般巧合就去了围场,还引了本王的人过去。”

    此等阴险作为,必不是太子一人能成的。

    果然。

    半柱香后贤王就得了褚肆在围场的消息。

    贤王的眼神更加的阴鸷可怖,“原来如此,是褚肆。”

    如果是褚肆,那就对了。

    受了些伤的太子回到太子府,阴郁的心情,总算是开明了一些。

    “太子爷,快用些姜汤,您可是淋了半日的冷雨。”

    贴身伺候的柳公公赶紧将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递过来,又叫了大夫进来看伤。

    只是伤了一些皮肉,到不碍事。

    柳公公将大夫送了出去,又急急忙忙回到屋里。

    “太子爷,以后还切莫如此莽撞。”

    柳公公是皇后留在太子身边的人,心自然是全向着太子的。

    姬无墉沉着脸道:“无碍,不过些小伤,能换得大皇兄手里的权,也算是值了。”

    柳公公很是忧心。

    “只要太子爷不是因为李……小姐就好。”

    一时间,也不知称呼李满华为什么。

    提到李满华,姬无墉眼神更是阴沉滴水。

    总有一天,他会将她接出来。

    柳公公瞧太子这样,就知道他还是将那女人放在心坎里。

    即使那是个嫁了人的妇人,太子心里仍旧惦念着。

    这可不行。

    将来的帝王,不需要这样的牵绊。

    柳公公眼中闪过一抹异光,很快就隐了去。

    “殿下!”

    一道焦急的女声交叠着雷声从门外传进来。

    一道清丽的身影飞快的奔了进来,那是他的太子妃。

    “听说殿下受了伤,可传了大夫过来瞧过了。”

    太子妃满脸的焦急的问。

    柳公公忙道:“回太子妃,已经传唤过了,殿下只是受了些皮肉伤,养个几日就无碍了。”

    太子妃闻言,松了一口气。

    姬无墉抬了抬手,柳公公就带着旁人退了出去。

    ……

    第二天大雨一停,褚肆就带着舒锦意离开了围场。

    一夜未归,褚肆第一件事就是带着舒锦意过去和刘氏请安,顺道看看女儿。

    刘氏又让他学着抱女儿,连着练了半柱香的功夫才让他放下。

    舒锦意每次看到这幕,眼里总是有溢不完的笑。

    即使是抱了很多次,仍旧让人有一种他随时可能要摔了女儿的僵硬。

    可每天,他只要有空,都会这么抱着女儿一会儿。

    就这么静静的抱着,也能让褚肆觉得满足。

    舒锦意抱过女儿,褚肆才不舍的转身去书房处理事务。

    南部的事,还得尽快了结了。

    这事一出,皇帝已经宣了两次。

    “昨个儿永宁侯府又递了上门的帖子,今日我在前面花厅见人,”等褚肆一走,刘氏就开了口。

    舒锦意抱着女儿,闻言抬头看过来:“可需要儿媳一起?”

    “不过是小小应付一下,你就不必出去了,”刘氏想了想说。

    舒锦意张了张嘴道:“母亲这样过度保护,只怕将来儿媳难当大任。”

    刘氏:“……”

    这到成了她的不是了。

    “既然母亲‘病了’那就更不方便见人了,儿媳替您接见。”

    刘氏苦笑,到是忘了自己装病这回事。

    “也罢,就让你去见一见人,永宁侯夫人那里,你也不必太过客气。”

    刘氏是怕舒锦意太软,吃了亏。

    舒锦意浅浅一笑,“自然是有话就直说,谁都知道儿媳向来耿直。”

    刘氏:“……”

    “母亲放宽心,儿媳有分寸。”

    “别太过火就是,”褚肆到底是相爷,相府的作风不能输人一截。

    否则让外面的人怎么看待相府。

    “是。”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