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88章:废宫事物(1更)

时间:2018-06-01作者:如是如来

    永宁侯夫人在花厅内等了足足小半个时辰,才见有人迟迟而来。

    压着心里那股怒火,正挤着笑迎接刘氏。

    哪知。

    进花厅来的人不是刘氏,而是舒锦意。

    永宁侯夫人那瞬间要笑不笑的僵硬表情,落在迎面而进的人眼里,甚为滑稽。

    “见过永宁侯夫人!”

    “是你,”永宁侯夫人一时没收住嘴,僵着声道了句。

    “母亲身体不适,这早已是皆知的事,不便出来相见,还请永宁侯夫人海涵。”

    舒锦意像是没有看到永宁侯夫人那瞬间的难看脸色,缓声解释刘氏没有出来见人的原因。

    永宁侯夫人心中涌出薄怒,面上却是半分不显。

    “既然是这样,你替本夫人向褚二夫人问个好。”

    “是,”舒锦意应下,见永宁侯夫人转身要走,道:“不知夫人过府,可是有什么要紧事,如锦意帮得上忙,定竭尽所能。”

    永宁侯夫人觉得站在这里和舒锦意这样出身的女人一起说话,就是对她的污辱。

    也不强装着笑脸了,冷冷淡淡地道:“就算与你说道,也是不懂。”

    白费口舌。

    舒锦意嘴角含笑,对于永宁侯夫人这种直白污辱,舒锦意不动声色的道,“自然不比夫人您懂得多。”

    永宁侯夫人想到侯府眼前的难关,脸色微变。

    自己这话,不就是堵死路了吗?

    她本是要来请刘氏一起出谋划策。

    这下可好,也不用说了。

    永宁侯夫人转身欲要说话,舒锦意眨巴了一下眼,笑问:“夫人可是有什么话要同锦意说道说道?”

    永宁侯夫人嘴角一僵。

    刚才那句话也说了,与她说道也是不懂。

    刚一转身就回头与这寒门女子说道,不是自打脸面吗?

    永宁侯夫人嘴唇嗫嚅了一下,终是寒着脸道:“也不是什么事,就不打扰褚二夫人了。”

    “锦意送送夫人,”舒锦意赶紧热情相送。

    看到舒锦意这张笑脸,永宁侯夫人就像是吃到了好几只苍蝇,闷堵得紧!

    送走永宁侯夫人,舒锦意站在门前许久,淡声说:“面子到底是比什么都重要。”

    都这节骨眼了,永宁侯夫人还注重自己的面子。

    谁都认为舒锦意上不得台面,可每回,都让碰上的人下不得台。

    永宁侯夫人回府,气得连拍桌子,“可恨的舒锦意,果然与那姓褚的一样奸滑狡诈!”

    “夫人也莫恼,没了褚府的帮衬,难道就没了别人吗?”

    “可那些个,都避我侯府如蛇蝎。”

    想到这个,永宁侯夫人就更来气,眼神变得阴鸷了起来,“侯爷到底是没什么作用,那些个世家,哪一个不是避得远远的,他到好,揽了这么一个乌糟事在身上。现在非旦讨不到便宜,还得赔了侯府进去。”

    “夫人……”嬷嬷被永宁侯夫人的话给吓得魂丢了一半,赶紧到门外左右细瞧过后才安心,“奴婢的夫人啊,这样的话您怎么能说呢。”

    永宁侯夫人也是被逼急了。

    自己还被一个寒门女摆了一道,想到舒锦意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心里就有股火在烧。

    “现在还是想想别的法子吧,这梅宴眼看着就不成了……”

    “我能有什么法子,侯府的库房都被掏空了,还能从外边抢银子不成!”永宁侯夫人气得一喊。

    说到一半,脑海中闪过一个可能。

    “嬷嬷,你说,我们可否从外面使些银两回来?”

    “夫人您是想……”心腹嬷嬷对上永宁侯夫人的眼神,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永宁侯夫人当即就找了侯爷去相商这事的可行之处。

    舒锦意打发永宁侯夫人后就回到翠恫阁,向刘氏汇报结果:“人已经打发走了。”

    估计以后,也不会再来烦叨了。

    “送走了就好,”刘氏也没问她是怎么打发人走的。

    “永宁侯也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诸众,”舒锦意凝望一处,嘴角微微扬起。

    刘氏奇怪的看了舒锦意一眼,见她如此神情,不由皱眉道:“你又在琢磨着什么?”

    舒锦意回神来,“没什么,只是觉得近日来还算太平,希望不要再有什么事发生才是。”

    说到这个,刘氏就忧虑了:“阿肆的事,也不知何时才能解决了。”

    “母亲放心吧,褚肆有自己的分寸。”

    这话说得自然,连舒锦意自己都没发现自己对褚肆已经信任到这种地步。

    刘氏却因为“褚肆”二字再次对她侧目。

    舒锦意没发现刘氏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审视的意味。

    ……

    褚肆被皇帝叫过去大骂了一通,到了晚上才匆匆从宫里出来。

    太子之事,褚肆自然知道得清清楚楚,却对此缄默不言。

    且看太子可还有什么后招,能使出这种阴损招数夺了贤王一支势力,后面必然还有后续。

    褚肆转了一个道,去了后宫。

    黑影如风而置,躺在床榻上的二十三皇子猛地坐起身,“褚相!”

    “二十三殿下。”

    “可把褚相盼来了。”

    “殿下久等。”

    “快进来,”二十三皇子连忙滑下榻,走到窗边,招手让褚肆进来。

    “殿下,臣还有事,有何吩咐但请说来。”

    二十三皇子撇撇嘴,“就是想有个人同本殿说说话,这宫里头,也就褚相最合适了。”

    “本相不是宫里头的人。”

    “好嘛,就是觉得最近宫里太闷了,想要出去走走,褚相有什么计……”

    “殿下,近来烦事诸多,还请谅解。无其他事,本相先告辞。”不等里面的小孩子说完,褚肆就转身要走。

    “且等等,本殿今日在废宫里找到了一样东西,可本殿打不开。”

    说着,二十三皇子转身去从榻下抱出一个大盒子,盒子上还蒙着一层灰,即使是被擦拭过了,仍旧保留着年代感的霉气。

    “这是何物?”

    二十三皇子摇了摇头,“从废宫里下面挖到的,既然是废宫里的东西,那就是好东西。”

    “……”

    褚肆不知道姬无阙在想什么。

    拿过盒子,丢下一包糖就走。

    二十三皇子连叫住人的机会都没有,拿过窗边的糖,嘀咕了几句又爬回榻上,抱着那包糖进入甜滋滋的梦香!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