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93章:你偷看了(2更)

时间:2018-06-04作者:如是如来

    入夜后,褚肆带着舒锦意出府,暗里偷偷到了钱府。

    后门的守卫看到是舒锦意愣了好久才进去汇报,刚哄了孩子睡下的墨雅和墨霜同时出现在后门处。

    舒锦意将黑色的兜帽拿下来,露出了她的脸。

    两姐妹不知怎么的,眼眶就红了。

    看到站在舒锦意身后的那抹高大身影,什么都忍住了。

    “褚相爷,夫人!”

    两人行礼。

    舒锦意低声道:“知道两位姐姐进了宫,特地过来看看。”

    就是过来亲眼看看她们有没有事就走。

    “多谢丞相夫人关心!”

    “两位姐姐不必多礼,我们既已经以姐妹相称,就是一家人……”舒锦意扬起了绚烂的笑,“能看到两位姐姐安全,我就放心了!”

    为了不招来祸端,还是少在这里停留。

    墨霜张嘴想要留一会儿舒锦意,被墨雅给按住了。

    “我们无碍,今日入宫也多得昭华公主和褚相爷,丞相夫人不必为我们挂怀。”

    舒锦意点头,“如此我就放心了。”

    褚肆上前来,道:“走吧。”

    “改日……”舒锦意想说改日再来看她们,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舒锦意只看一眼,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看着他们二人走远,姐妹二人久久才回神来,各自望来一眼沉默回屋去。

    褚肆握着舒锦意的手走在夜道上。

    四周,只有夜风吹拂,没有虫鸣声。

    “阿缄。”

    “我没事。”

    “还记得年少时吗……”

    “我不想听故事。”舒锦意皱皱鼻子。

    “……”褚肆那真没话可说了。

    “不过,可以说说你以前都是在想些什么。”

    “……”想什么能让她知道吗?

    “别怕,我又不会打你,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哪儿是你的对手。”舒锦意挽紧他的手臂,轻轻一晃,“说吧!”

    “没什么好说。”

    舒锦意眨眨眼,“别害羞。”

    褚肆皱皱眉头,“没害羞。”

    “那干嘛不说?”舒锦意又晃了他一下。

    褚肆差点没忍住就说了,舒锦意这个样子,简直是要他的命。

    “没什么可说的。”

    “总不能十几年,什么事也没发生吧。”

    “没有。”

    “那你什么时候知道自己喜欢我的?”舒锦意徐徐问来。

    褚肆别别扭扭的,就是不说。

    舒锦意好笑,忍不住又逗他:“难道是偷偷爬我家窗头,看我洗澡了?”

    褚肆身形一僵:“不是。”

    否认得太快,让舒锦意愣了愣,瞪大眼:“难道真爬了!”

    “没有那回事,别乱猜。”

    “那就是真的爬了啊,褚肆,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登徒子!”

    “我不是登徒子,”褚肆转身过来有些焦急的解释,“我只是不小心而已。”

    不知想到了什么,褚肆只觉得浑身的燥热。

    觉得挂在身上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团烈火。

    想甩,又舍不得。

    “咯咯……”舒锦意眯着眼,脆生生的笑了起来,声音格外的好听!

    舒锦意当然知道他没有爬,要是真爬了偷看,还能不知道她是女孩子的身份。

    十五岁那年,正因为那丝丝的害怕,没敢往那半开的窗看进去,褚相爷生生错过识破墨缄身份的机会。

    舒锦意笑着笑着,放开他的手,突然朝他的背部一蹿。

    褚肆吓了一跳,连忙伸手环住她的屁股。

    “背稳了。”

    “嗯。”

    褚肆掂了掂她往上,背着她一路走回相府。

    走着走着,舒锦意又提了个坏主意:“不如去墨府,就以前我院子添一浴桶,我再洗一次,你重新爬一回?”

    舒锦意的脑袋一歪,落在褚肆的面前。

    褚肆:“别胡闹。”

    “你不就是喜欢我的胡闹?”

    “可这事……”

    “都是夫妻了,哪儿那么多的讲究,难不成,你真打算一辈子不碰我了?其实……”舒锦意在他的背后动了动,压着身子在他的耳边吐气如兰:“我还挺想的!”

    褚肆一个激灵,险些没把她给摔了下来。

    “别胡说八道。”

    舒锦意无趣的趴到他宽阔的背上,小声道:“你怎么还是那般无趣!”

    “阿缄。”褚肆声音有些暗哑。

    “嗯。”

    “别这样。”

    舒锦意无声的伸手环住他的脖子,“带我去墨府看看吧。”

    褚肆脚步稍顿,转身往另一条路走去。

    背着舒锦意站在空荡荡的墨府面前,看着没有牌扁的大门,两人都没有说话。

    舒锦意从褚肆的后背滑了下来,指着前面的石阶:“以前,爹和我总喜欢罚我站门……我就喜欢蹲在这儿和门卫大哥说大话,聊皇都里的大小趣事……”

    “就好像是昨日那般。”

    舒锦意说了这话后,就没有再说了。

    往事,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提的了。

    只能悄悄的放在心里。

    “阿缄,其实……”

    “已经没有人了,也不用进去了,我们回家吧。”

    相府,才是她现在的家。

    舒锦意说要回家,褚肆自然的牵着她的手,带到身后一些。

    示意她上背。

    舒锦意顺着他的动作重新跃上了他的背部,拍了拍他宽阔的背,有一种极大的满足心。

    “那时候怎么就没向我表明心意呢?”

    这话,满是遗憾。

    褚肆沉默。

    他哪儿敢啊。

    “这样一来,我们就早些在一起了。”

    墨大将军一定会杀了他。

    “或许我也不会上什么战场了。”

    墨大将军要是知道他喜欢他儿子,说不定打自己一顿,再将墨缄带到龙安关,永远不回来了。

    舒锦意低叹,“可惜没有那个如果。”

    自己要是真的在那个时候爱上,不惜暴露自己的女儿身,墨家没有了继承的儿子,大家对墨家的忌惮是不是就消失了?

    父亲,是不是也就相安无事?

    这个如果,没有谁知道是否成立。

    “我要是选当个官,不当将军,说不定咱俩还能继续做死对头。”

    “我没把你当成对手。”

    “我把你当成对手就成。”舒锦意说。

    褚肆捏了捏她的屁股。

    舒锦意眉毛一挑:“褚肆,你干嘛!”

    “别动,会摔下来。”

    “……”舒锦意伸手摸他脖子,敢摸她屁股!

    夜路漫漫,褚肆脚下的步伐不由渐渐放缓了下来。

    两人沉默着一路回到相府,躺在榻上时,已是半夜三更。

    褚肆拥着怀里的人,一双眼幽亮深邃……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