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299章:忌惮南部(2更)

时间:2018-06-06作者:如是如来

    “太子哥哥知道我要做什么。”

    昭华公主知道他并不是什么善类,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这里,说没有目的,昭华公主是不相信的。

    “贵妃的事人人皆知,本宫不过是想要替自己的妹妹分忧而已。既然碰上了,那就一起进宫吧。”

    太子也没有问昭华公主愿不愿意,转身重新回到了马车内。

    昭华公主咬了咬牙,还是跟上了。

    太子和昭华公主进了宫见到了丽贵妃,太子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名大夫,他自称是神医,给丽贵妃看了又看后什么也没有说,然后和太子悄声说了几句话就出了殿。

    昭华公主看着两人,心中有些狐疑。

    “贵妃的病情有些问题,大夫需要回去再好好斟酌一下,”太子给了昭华公主这句话就带着那名大夫出宫了。

    昭华公主想要问问这是怎么回事,话都没有说,太子就匆匆出宫去了。

    鉴于皇帝现在对丽贵妃的态度,昭华公主也跟着立即出宫去了。

    钱君显如约的来到了凤楼,看到坐在二楼的太子,他快步过去。

    “殿下!”

    “坐吧,二楼本宫已经包下了,不会有闲杂人等,”姬无墉摆了摆手道。

    “谢殿下!”

    “再来壶热茶,”太子手一摆,站在身边的人立即将桌上的空壶子拿下楼。

    整个二楼,就只有他们二人在。

    “殿下已经让那个人看过了?如何?”钱君显先问道。

    “是南部的东西,”姬无墉蹙眉。

    “南祭司果然让人动手了。”钱君显叹了一声道。

    姬无墉脸色很难看,“他们竟然有这样杀人于无形的东西,父皇可是知道他们的本事。”

    姬无墉的眼神非常的奇怪,是那一种阴郁却参杂着诡异的光芒的神色。

    “恐怕是知道,”钱君显叹道。

    如果不是知道,皇上恐怕不会在那个时候低头。

    也就是赐婚给褚肆的那一次。

    这个南部的可怕程度,已经严重的威胁了他们皇室。

    但是没有办法,南部的信仰非常的浓重,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灭掉的。

    出手灭不掉,最后还惹得一身腥,还得不偿失。

    姬无墉笑看钱君显,“我们这次恐怕是钻进来了就出不去了。”

    钱君显眉微蹙,“殿下莫要妄自菲薄。”

    姬无墉眸色暗了暗,淡声道:“有些事情不认输也是不行了,钱大人,这个沈淳儿不是那么好打发掉。”

    “殿下,”钱君显刚想要说什么,姬无墉摆手。

    “静观其变吧。”

    钱君显沉默了好一会儿,突然说:“我们是不是该……”他做了一个手横划的小动作。

    就是这样的一个小动作,让姬无墉眯紧了眼,看向钱君显的眼神有些深邃又别又意味。

    “钱大人。”

    “殿下,这只是最坏的打算。”钱君显补充道。

    姬无墉笑了笑。

    “钱大人,这种险还是不要随便冒的好。”

    钱君显低声应下了一句。

    从外面回到钱府,墨霜就等在了大门。

    钱君显看到她,皱了皱眉:“怎么等在这里?”

    “我想快点看到你,”墨霜道。

    “先进屋去吧。”钱君显什么也没有说。

    “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墨霜一边走一边问。

    “没什么,”钱君显道。

    墨霜却道:“没什么,那你为什么在背后安排那些退路?君显,你告诉我,是不是打算把我们送出去,你自己留在这里?”

    钱君显没有回答她的话,直走进屋,转身间用手压住了她的唇,“阿霜,你和孩子不能因为这件事情受了连累。”

    “所以你就打算将自己置身其中,让我们离得远远的?君显,你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墨霜知道,他绝对不是单纯的想要慢慢来那么简单。

    “没有做什么,只是以防万一罢了,”钱君显的话根本就没有说服力。

    墨霜抿了抿唇,什么也没再说,只是沉默的替他脱了官服,收拾好。

    墨霜看着钱君显往里面走,叹了口气,转身出门去吩咐了一句。

    站在廊道前,墨霜发起了呆。

    ……

    褚肆和舒锦意回到相府,刘氏第一个就找到了褚肆,将昭华公主的原话转达了褚肆。

    褚肆对此并没有说什么,刘氏见他这般也知道他心里有数了。

    “昭华公主突然找过来,母亲也不好就那么拒绝了。”

    “这事孩儿来处理,”褚肆从刘氏这里离开就进了书房。

    没有多久,一名男子从窗户外进来,垂首在褚肆的面前,将宫中发生的事情一一的转达了一遍。

    褚肆听完之后就陷入了沉默中,许久,他才摆手让人退下去。

    人一走,舒锦意就敲门进来了。

    舒锦意一进来就看到后窗打开着,收回视线,走向褚肆,“二姐叫人拿了帖子过来。”

    “有什么问题?”

    “这是二姐第一次给我递帖子,”舒锦意说着,神色暗了暗。

    “我和你一起过去,”褚肆说着起身要和舒锦意去钱府。

    “你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做?”舒锦意抬了抬下巴。

    褚肆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要说话,门外就传来徐青的声音,“爷,是太子殿下的人在外面求见。”

    “先去办你的事,我先过去。”舒锦意不等他说话,转身就出去。

    “少夫人,”徐青冲舒锦意道了一句就进了书房,显然还有什么事情要向褚肆汇报。

    舒锦意的动作顿了一下,大步走出府门。

    墨霜是瞒着墨雅和钱君显过来见舒锦意的,两人在外面碰了面,相视沉默了一会儿才双双落座。

    “是钱大人出事了?”舒锦意直接问了出来。

    墨霜欲言又止,最后转为一笑,“没什么,就是想请你出来看看。”

    舒锦意的视线落在墨霜紧捏着杯子的手,也不打算追问。

    两人小坐了一会儿就分开了,舒锦意站在马车边上,看着墨霜的马车远远的离开,久久没有移开步伐。

    “少夫人,可是要回府?”白婉走上前一步来问

    “去钦天监。”

    “啊?”

    白婉啊了一声。

    舒锦意看了眼过来,白婉连忙收起讶异,垂下脑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