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306章:守护的人

时间:2018-06-13作者:如是如来

    日子一天天过去,迎来了几年一度的梅宴。

    这天一早,外面就显得格外的热闹。

    舒锦意起了早,今日朝事停歇,文臣们特别爱这梅宴,因而早早就准备好,就等着这一天到来。

    办事此宴的永宁侯,是今年众人最想巴结的人。

    到不是这梅宴能给人带来什么大好处,却是因为永宁侯是皇帝的人。

    没有这梅宴,他们依旧想要奉承巴结。

    若借由这次的梅宴与永宁侯走近,更容易一些。

    今年的梅宴已经推迟了,因此梅宴上并没看到所谓的梅!

    参与梅宴的门槛比参与其他宴会更低,因此,很多人想要拿到这一帖子。

    舒锦意手里捏着不少的请帖,其中就有三房和大房的。

    看着其中几道帖子的名字,舒锦意不由失笑,这个永宁侯夫人到是记仇。

    因为刘氏拒绝的那事,所以她就拿这些帖子过来膈应他们相府。

    刘氏也没再装病,照样拿着帖子参与梅宴。

    舒锦意先出府,拿着帖子去了褚府。

    也就是现在三房和大房住的地方。

    家里只有三房的人在,上官氏看到舒锦意,极其的热情引进屋中。

    住的地方还尚可,就是对比以前的褚府,实在有些窄了。

    自上次之后,他们就已经很久不往来了。

    要不是这几张帖子,舒锦意恐怕也不会踏进这个地方。

    “锦意,快坐,三婶给你倒茶,”说着,上官氏就讨好的给舒锦意倒热茶。

    舒锦意抬手:“我自己来就好,不劳三婶了。”

    说着从上官氏的手里夺过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说明来意。

    上官氏拿着手里的帖子,笑得合不拢嘴,“我们一定会到,只是你大哥那里恐怕是……”

    上官氏欲言又止。

    “帖子送过去就好,至于他们要不要去,那就看他们自己了,”舒锦意把请帖放下,起身就要走。

    “等等。”

    上官氏快步挡在舒锦意的面前,因为家族的败落,又操心家里,和褚寰的生活也不如以前了,原来精美的脸已有了些泛黄和粗糙。

    就连身上穿着的衣裳也与寒门的妇人没有几分差别,料子粗不说,还有几处旧迹。

    头发也只是插了一支玉簪子,质地也不是多好的那种。

    整个人显得单调又粗糙。

    其中的艰苦可想而知。

    三房的人不少,也并不是没有能力之人,他们就已经过成这样了。

    可以想像得到大房的那些人到底是过着怎样的日子。

    相府一直没有再关注褚家的其他人生活日子,养着一个褚老夫人,就已经很仁义了。

    就算现在相府将褚老夫人放出来,褚老夫人也不愿意到这样的地方生活。

    除了褚肆的一些私人家产没有被动,三房和大房的一些粮田等铺子都被皇帝收入国库。

    褚府也被抄得一干二净。

    刚开始的时候有不少人说褚肆凉薄,也有人说褚府活该。

    褚肆对这些流言也是置之不理,久而久之,也就淡化了。

    “三婶还有什么事吗?”

    “锦意啊,你看家里缺了不少的东西,回府后能不能向阿肆提一提?”上官氏用希翼的眼神瞅着舒锦意,等着她的回应。

    舒锦意点点头,“我会转达。”

    “三婶就不留你下来了,家里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三婶送你出门。”上官氏笑眯眯的将舒锦意送出大门,看着舒锦意坐上了那辆华玉一般的马车,眼中闪过一抹光芒。

    目送马车离开,上官氏连忙回屋去拾掇自己,拿出最好的衣裳出来,让人把另外的帖子送到了大房那边。

    大房的庶子庶女谁去,就不是她上官氏的事了。

    三房,必须重新站起来。

    这次梅宴就是个好机会。

    舒锦意将帖子送到,回到相府,刘氏已经先一步去了梅宴,褚肆还在家中等着她。

    “怎么没先和母亲一起过去?”

    看到褚肆从门内迎出来,舒锦意就握住他的手,笑问。

    褚肆盯着她的笑脸道:“你明知我是为什么。”

    “到了梅宴,有不少貌美的女子,褚相爷可别看迷了眼。”

    “担心我就陪在身边,好好盯着。”褚肆一双黑眸深沉深沉的看着她。

    舒锦意但笑不语。

    褚肆忽地搂住她的腰身,脑袋压下来,亲昵的用脸贴住她的脸。

    脸颊上的触感让舒锦意愣了愣,“褚肆?”

    “走吧。”

    褚肆已经移开脸,牵着她的手往备好的马车上走。

    落坐后舒锦意就同褚肆说了上官氏说过的话,要怎么做就看褚肆自己了。

    褚肆对此并没有表示任何,舒锦意也就明白了。

    褚肆不想再管他们的事,对褚府的那些人,他早已经失望透了。

    马车晃晃悠悠的抵达皇都有名的梅林河岸边,一望过去,整坪都是梅花树。

    背靠着两座矮山,远处的山腰有不少的亭台楼阁。

    有花有山有水,真正的风水宝地!

    舒锦意他们下马车的地方,是一处小广场。

    边上是一条宽广的河水,河横跨着两大片梅花林,跨流之间建有十九座白桥,供人穿流。

    舒锦意下马车的地方,也有一条小河流,通行的,是九座宽桥。

    边上有不少遮风挡雨的雨亭。

    一起抵达小广场的并不是只有他们,同行而下的,还有各世家的家眷。

    舒锦意站在褚肆的身边,与相识的人打着招呼,礼节得到,没有多没有少,规规矩矩的挑不出半点的错。

    让之前一些对舒锦意有些微词的人,此时不由另眼相看。

    与褚肆站在一块,两人确实是十分的登对!

    也许是因为气质的改变,两人之间完全不容人插足。

    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看到优雅得体的舒锦意,大家总算是明白了褚肆为什么会喜爱她。

    墨家姐妹远远的看到两人,同时快步过来见礼,“褚相爷,丞相夫人!”

    看到两位姐姐,舒锦意眸色一柔:“两位姐姐莫要多礼。”

    旁人看到墨家姐妹和舒锦意这般热络,不由面面相觑,小声议论了起来。

    看向墨家姐妹的眼神也慢慢的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许是因为舒锦意身边有一个褚肆,大家想要和墨家姐妹那样上前与舒锦意攀交也不敢。

    “我先过去找母亲,你……”

    “我就在那边,有事让柳双她们过来。”

    顺着褚肆看的方向看过去,那边是男宾客的聚集之地,笑着点点头:“这儿这么多人,能有什么事。你去吧,等差不多了,再让人过去唤你。”

    褚肆突然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高大的身形一转就走。

    舒锦意摸了摸被他吻到的脸颊位置,嘴角泛起一抹笑。

    这幕,旁人可看得清清楚楚。

    嫉妒有之,羡慕也有,还有不屑的。

    墨家姐妹的表情则是怪怪的,看着舒锦意几分羞涩的模样,眼神顿时变得复杂了起来。

    墨雅是确认过褚肆对墨缄的心意的,那么现在褚肆是真心喜欢舒锦意这个人,还是也知道了什么?

    如果是在什么也不知道的情况下喜爱着舒锦意,对墨缄又是什么?

    墨家姐妹纠结着这个问题,脸色并不是太好看。

    如果是后者,她们对褚肆只有失望……

    人都是自私的。

    她们做为墨缄的姐姐,当然希望有这么一个人疼爱着她。

    可若这人是虚心假意的,又或者别有用心。

    褚肆也实在太过可恨了些。

    看到舒锦意如此表现,两姐妹内心复杂又不敢多问。

    “走吧,我们先进去。”

    舒锦意回过身,笑着招呼两位姐姐。

    墨雅张唇道:“丞相夫人和褚相感情极好!”

    舒锦意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往上一翘,眼中全是春风般的笑意。

    墨雅和墨霜一瞬不瞬的盯着舒锦意的表情变化。

    舒锦意的反应落在她们二人的眼里,不由相视一眼。

    “就算用我的一生对他,也不及他对我的好。”

    墨雅和墨霜沉默。

    她们刚过桥,就听到一阵阵悦耳的丝竹声。

    因为梅花已败,场地上摆有不少其他特色的花簇,走上白桥,就能闻到股股的清香味。

    不得不说,永宁侯夫人办这事还办得挺成功。

    除去那些未嫁娶的年轻人,他们这些有家有室的,只能算是个交流宴会。

    空地上,摆有不少的桌椅。

    桌上有各种特色的瓜果吃食,每一样看着都十分的精致。

    因为没有高门槛就可以进入这个梅宴,他们还是需要分等级,关卡之间都隔有一定的身份人物。

    把守的侍卫也是直接从宫中调派出来的,因此不会有人敢造次。

    除非不要脸面也不要命了。

    舒锦意穿过人群,看到了与人谈笑的刘氏。

    刘氏到底是褚肆的母亲,别人不急着巴结,那就真的傻了。

    往前行间,或多或少听到不少娇女轻笑谈话声。

    整个场面热热闹闹的,什么人都有在里边。

    有几个看到舒锦意,有意想上前说话,却碍于她寒门出身不肯矮了自己的身份上前攀交。

    她虽贵为丞相夫人,却也被一些世家女所不屑。

    心里嫉妒她,却不肯承认。

    永宁侯夫人眯着笑眼,盯着前面移动的身影。

    对刘氏,永宁侯夫人心中暗恨,之前相邀刘氏一起办事,刘氏却装病推辞。

    等梅宴办好了,刘氏的“病”到是好了。

    永宁侯夫人思及此,眼角微微一抽动,皮笑肉不笑的迎了过去。

    “贤王妃到!”

    还没等永宁侯夫人走到刘氏面前,就闻一道尖声传来。

    众人连忙转身去迎接。

    贤王妃身边还跟着个沈淳儿,看到沈淳儿,众人又赶忙行礼,“见过南祭司!”

    沈淳儿眉眼淡淡地点头。

    与沈淳儿处过的人,知道沈淳儿就是这么个性子。

    和沈淳儿不相熟的,都觉得她太过傲慢了。

    不过这些人不敢表现在脸上。

    贤王妃一来,众人就围着一起。

    站在外围的人,却无法靠近。

    舒锦意站在外面,将这幕看在眼里,最终的视线落在沈淳儿的身上。

    意外的发现沈淳儿的身边并没有那个女人,就连一个手下也没有跟着进来。

    舒锦意黑眸一眯,转身要走。

    沈淳儿已经朝她这边直走而来,淡淡叫住了她:“丞相夫人。”

    舒锦意不得不停下身,看着她:“南祭司有何事。”

    “在这皇都之中,沈淳儿只和丞相夫人相熟了,自然是找丞相夫人到前面走走,赏赏花。”

    舒锦意看向墨雅,眸光瞥向一个方向,幅度很微小,可墨雅就是接收到了这个小眼神。

    愣怔间,舒锦意已经转身先往一个方向走了进去,沈淳儿跟着后面进去。

    正走着间,舒锦意就对跟在身边的丫鬟说了一声,“你们在这里等着,我和南祭司走走,很快就回来。”

    丫鬟们应声停住了身。

    ……

    两人往里走,直到无人处才放缓了脚步。

    沈淳儿率先开腔:“其实只要你说一句,那个人我可以放过。”

    舒锦意闻言慢慢回过头来看着她,眼里的沉色让沈淳儿看不懂,也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南祭司。”

    沈淳儿下意识的停住话,看着她。

    舒锦意掸去落在身上的花瓣,抬起漆黑的眸,声冷如霜,“不要得寸进尺。”

    “是他先招惹在先,换成是丞相夫人的姐姐受苦,丞相夫人可做得像我这般?”沈淳儿声音平平的反问一句。

    舒锦意没有犹豫的道:“自然不会放过。”

    “既然是这样,丞相夫人为何还要阻挡。”

    “我没有阻挡。”

    “我那名属下被人下了东西,此时却已经行动不便。”

    舒锦意的视线落在沈淳儿平静的眼眸上,“那与我有何关?”

    沈淳儿盯着舒锦意半晌,缓声道:“可能是我想太多了,竟怀疑到了丞相夫人身上。”

    舒锦意不动声色的道:“能与南祭司为敌的人,皇城内可不少。”

    沈淳儿沉思,半晌赞同的点点头,“我明白了。”

    舒锦意却没觉得沈淳儿已经放心了自己,相反,沈淳儿恐怕更怀疑了自己的动机。

    “沈淳儿。”

    舒锦意的突然叫她的名,沈淳儿有些讶异的回头看过来。

    “我也有守护的人。”

    沈淳儿理解的点点头,“我亦是。”

    所以将来为敌,谁也不会留情。

    舒锦意转身要走出去,突闻一道叫声从远处传过来,紧接着就是一阵的骚乱声炸起!

    舒锦意眸色一沉,看向一脸平静的沈淳儿。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