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307章:坏人好运

时间:2018-06-13作者:如是如来

    两人出林,站在河岸头,往前面骚动望了去。

    舒锦意抓着了其中一人询问,“前面发生了何事?”

    被抓住衣裳的丫鬟愣了下,指着前方急道:“有人中了毒……”

    “何人中了毒?”舒锦意心中隐有些不安。

    “不,不知……”丫鬟被舒锦意冰冷的眼神盯住,咽了咽口沫。

    舒锦意将人松开,大步迈开。

    沈淳儿淡淡跟行在后,对眼前的骚动无动于衷。

    “好像是那位钱大人受了伤。”

    匆匆往前走时,舒锦意就听到这么一句,心猛然提了起来。

    难不成钱君显没有避开?

    不可能。

    霍地,舒锦意看向沈淳儿,眼寒若冰。

    沈淳儿皱眉:“你伤我的人,因果总该有报。”

    舒锦意勾唇冷笑,一股杀伐之气奔夺而出,迫得沈淳儿后退一步,正要凝目看去,舒锦意已快步而去。

    前面是男子宾客,还尚在闺阁的女子没敢越过那道围栏,舒锦意就不同,有丞相夫人这层身份,无人敢拦着。

    沈淳儿立在边上,望着舒锦意的背影。

    舒锦意进入那处混乱地,没靠近,褚肆就出现在她的身边,黑影罩过来,将她整具身体罩住,挡了前进的路。

    “褚肆?”

    “那边没事,你不用过去,”褚肆拉住她的手,朝另一边的梅林快步离开。

    舒锦意不疑有他,跟着褚肆快速进了林。

    相较那边的骚动,这边实在是太过于安静了。

    舒锦意站住步伐,看着前面隔着几株梅树的钱君显和墨霜。

    两人好端端的站在那儿,一点事也没有。

    察觉到身后有人,钱君显拥着墨霜回头看去。

    见两人不知何时站在那处看着他们,墨霜闪过羞赧,伸手推了一下钱君显,“褚相,丞相夫人。”

    “褚相。”

    钱君显快两步上来,朝褚肆行礼。

    褚肆低头看舒锦意。

    舒锦意瞧见平安无事的两人,暗中松了口气,总算是没有出事。

    “不知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墨霜也察觉到了前面的骚动。

    她进梅宴后就和墨雅分开过来找钱君显,夫妻二人难得偷会儿闲,正想着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相处,刚没说几句话就被舒锦意二人撞见。

    “没什么,每年都会有这么一天的热闹,我们只是偶然经过此处,就不打扰你们二位了,”说罢,舒锦意拉过褚肆往外面匆匆走。

    墨霜凝眉。

    “君显,外面似乎发生什么事了,我们去瞧瞧。”

    钱君显颔首,牵过妻子的手往外。

    ……

    “到底是谁受伤了?”舒锦意走到外面,就急问褚肆。

    “永宁侯世子。”

    “怎么是他?”舒锦意愣住,看向褚肆。

    对上舒锦意别有意味的眼神,褚肆无奈的捏了捏她的手。

    对方的目标确实是钱君显,可被他引到了永宁侯世子身上了。

    舒锦意也想到了这层,眼神渐渐暗沉了下来。

    “沈淳儿果然没有打算放过二姐夫。”

    “这事我会处理好,二姐夫也不是那等愚蠢之人,他既然能做出那样的事,就已经想好了应对的法子。又得你一声提醒,他不会罔顾自己的性命。”

    褚肆出言安慰舒锦意。

    舒锦意叹了口气,“希望如此。”

    “永宁侯的嫡子突然受到盅术的迫害,此次的梅宴恐怕要提前结束。沈淳儿此责也逃不过,由皇上来定夺,最好不过。”

    舒锦意闻言,不由摇头苦笑。

    会和沈淳儿闹到这种地步,也不知是什么孽。

    “沈淳儿会那么好应付过去?以她的性子,恐怕又要闹出其他的麻烦。”

    “你让她进来,不就是为了惹麻烦?”

    舒锦意甫一对上褚肆沉沉的黑眸,心中一跳,“你到是什么都清楚,褚肆,有时候我在想,你是不是清楚我心里在想什么?”

    褚肆轻拥着她的腰,将她纳到怀里来。

    “你说呢。”

    “定是知晓我的心思,”舒锦意有些郁闷说。

    褚肆对她了解得如此透切,如果不是深爱,那么就是为敌者。

    对她,褚肆是前者。

    每每想到这些,舒锦意心中不由酸涩又甜蜜。

    以前她怎么就那般傻?

    竟是没有发现一丁点的端倪。

    ……

    “主子,失败了。”

    钻进梅林另一头的男子,朝着站在前面的沈淳儿道。

    沈淳儿皱皱眉:“是谁中了。”

    “永宁侯世子。”

    “永宁侯世子,”沈淳儿狭长的眸子微眯,有点危险。

    男子退后一步,垂下脑袋。

    心中对此次行动甚为愧疚,失败也就罢了,还有可能连累了主子。

    沈淳儿瞥着他,眸中光芒静若水。

    男子头皮有点发麻,不敢迎视沈淳儿。

    “此事就先作罢,应付皇帝那儿再说。”

    “是,”男子沉声说:“属下马上去做好准备。”

    沈淳儿微微点头:“永宁侯不会那么罢休,我此后怕是要入宫应付。”

    这是在告诉男子,她有可能有危险。

    男子咬咬牙,“若到了那地步,属下一人承担责任。”

    沈淳儿却突然转过头看着他,淡淡道:“凭你的身份?”

    男子垂下脑袋,知道追究责任的话,只能沈淳儿来承受,他们只是下人,哪里有那个能耐承担。

    皇帝对南部早就不顺眼,如果用这事一网打尽南部,并不是不可能的事。

    沈淳儿明白,这次凶多吉少。

    “属下现在就去解了永宁侯世子的盅。”

    “那盅不是那么好解的东西,现在这种时候你站出去,就等于承认了是我们所为。盅,并不是只有南部才有的东西,天下之大,哪儿只有一个南部。”

    男子精神一震,瞪了瞪眼。

    “主子的意思是说要将他们的视线转移,死也不承认。”

    “我们不说,由他们来猜就是。”

    “是。”

    男子领命去做准备。

    永宁侯果然第一时间怀疑到了南祭司的身上,带着全身乌黑的世子爷进宫,当面找皇帝哭诉。

    皇帝看着僵硬如石,面色乌黑的谢世子,血色一点点褪去。

    不知的还以为谢世子是他的宝贝儿子呢。

    “啪!”

    皇帝震怒。

    “把南祭司请进殿。”

    宣旨的公公赶紧去将沈淳儿请入宫。

    谢世子一事,已让永宁侯和永宁侯夫人再无心梅宴,永宁侯沉痛着心跪在大殿前请皇帝做主为他的儿子报仇。

    永宁侯夫人则是跪在殿外,哭晕了又醒,醒了又哭。

    闹得皇帝心中烦躁。

    看到进殿来的沈淳儿,火儿更旺。

    “沈淳儿,是谁借了你天大的胆子,胆敢向皇亲国戚下如此重手。”

    皇帝拍桌指着沈淳儿,脸色难看的喝来一句。

    沈淳儿依然面无波澜的站在殿中,文文静静的给皇帝施了一礼道:“回皇上,不知沈淳儿到底所犯何罪?竟让皇上如此恼怒。”

    “谢世子中的可是你们南部盅术,太医查不出病症,唯有盅术可解。以你南部的盅术,想要置一人死地,轻而易举。谢世子此症,与你们南部盅术有着极大的相似之处。你说你犯了何罪,沈淳儿,朕可以不追究以往,但此事,你自己得给个交待。”

    皇帝面色沉沉,有一种要拿下沈淳儿的震怒。

    沈淳儿皱眉,迎着皇帝震怒异常的眼睛,说道:“天下奇盅甚多,如何只有我们南部盅术,皇上可知北夷,西边国家也有此等厉害的盅术?”

    闻言,皇帝威严的眸子眯成一线。

    对于沈淳儿一番说辞,他不是没有怀疑过。

    眼下,正是拿事制压南部的机会。

    若为他所用也就罢了,可惜南部像是一个独立的番国,有些东西根本就不由他控制。

    皇帝心中想要借此除掉沈淳儿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南祭司,也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最后的问题仍旧是出在你的身上。

    沈淳儿似乎也明白皇帝的心思,再次悠悠开口道:“皇上若是不信,可再往深的查,近日来,沈淳儿听说丽贵妃娘娘得了一种罕见的怪症,太医也查不出症状所在,不知可有此事?”

    皇帝欲要开口,听到这句话,鹰眸危险的盯着沈淳儿。

    丽贵妃确实是中了盅,皇帝明白,太医们也知道。

    只是一直没有人敢说出实话而已。

    那盅术竟不是出自南部,也就是说有别的人潜在乾国之中。

    能在皇宫动手,可见其已然渗透入宫闱,随时可能对皇帝的性命产生威胁。

    皇帝面色一僵。

    如果乾国失去南部,那么以后出了什么意外,谁人替皇帝解这些东西?

    谁也不敢保证,皇帝能够永生平安。

    既然对方有能力渗透进皇宫内闱,那么就有可能潜伏在皇帝的身边。

    思及这些,皇帝一脸的阴鸷。

    鹰眸变得更加的危险尖锐。

    沈淳儿是在威胁皇帝。

    “确有此事,”皇帝斜着目光,盯住沈淳儿。

    旁听的人都不由冒出涔涔冷汗,而沈淳儿则是镇定自若的站在中央,迎着皇帝阴沉,说:“沈淳儿座下有能者可替丽贵妃娘娘解此盅。”

    沈淳儿垂着首,等着皇帝的首肯。

    皇帝阴沉的眼眸投射在沈淳儿身上,久久未有动作,也没有说话。

    整座大殿,阴沉压抑。

    永宁侯一时忘了开口说话。

    “如若皇上不放心,且让沈淳儿的人先替永宁侯世子解,再往贵妃娘娘宫中。”

    沈淳儿提出。

    皇帝修长的手扣着桌案,居高临下的看着沈淳儿,半晌才颔首。

    沈淳儿很快就让人进宫来替永宁侯世子解了盅,再前往丽贵妃的宫中去。

    此事传开,褚肆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后宫中的姬无阙知道这事后,就匆匆赶往丽贵妃的住处。

    半路,被太子姬无墉拦住,“二十三这么急匆匆是要去哪?”

    二十三皇子冷冷地看着姬无墉。

    对上姬无阙冷若寒霜的眼,姬无墉就是一怔。

    姬无阙这样的眼神,姬无墉觉得很不舒服,非常的不喜欢姬无阙这个眼神。

    “太子皇兄,二十三有些急事,还请让开。”

    “哦?”姬无墉勾唇一笑,“是因为丽贵妃?”

    姬无阙捏着小拳,冷声道:“既然知道,还请太子皇兄让开。”

    “褚相若知你如此鲁莽,恐怕是要生气了。”

    姬无阙寒眸一眯,咬牙道:“太子皇兄,请你让开。”

    “二十三,有些事情还须得渐行渐进,你现在还小,有些事情还做不了。”

    姬无墉的眼神也冷了下来,“若非是因为褚相,二十三,皇兄便留不得你。”

    冷冰冰的杀意,顿现。

    姬无阙眼瞳一眯,眼眶已有些湿红:“太子皇兄,皇弟无意与你争位,但那个女人必须得去死!”

    那个女人害死了他的母妃,却还能荣宠六宫,不公平!

    “二十三殿下。”

    一道淡漠的嗓音介入,顿时化开了两兄弟之间的剑拔弩张。

    褚肆高大颀长的身影从后面慢慢走了出来。

    看到褚肆,姬无阙扭开了红红的眼。

    “褚相,看来本宫阻止得及时,没让二十三跑去送死。”

    太子勾勾唇,笑着越过了褚肆的身边。

    褚肆看着他,道:“多谢殿下。”

    太子摆了摆手,人已经走远。

    等只剩下姬无阙和褚肆时,姬无阙整个身子都转开了,一双小拳握得咯吱响。

    褚肆上前,拿起他的手,掰开他紧握的拳头。

    “我就应该杀了她。”

    趁着她昏迷的时候。

    可惜没有如果。

    姬无阙后悔没有那么做,现在到要让她逃过了一动。

    由南祭司的人出手,必然能将人救回来。

    “会有更好的机会。”

    “褚相,”姬无阙抬手抹了抹眼,“我不会鲁莽。”

    褚肆站在他的身后,闻言点点头,“臣相信殿下。”

    “你回去吧,我自己知道分寸。”

    “臣就站在这里看着殿下回宫,”褚肆看着他的背脊说。

    姬无阙咬了咬牙,突然跑开了。

    褚肆等了许久才转身离开。

    舒锦意在宫门外等着他,看到人出来,赶紧迎上去:“怎么样?”

    “我们不能阻止南祭司救人。”

    “我明白,”舒锦意低头,“无阙肯定很不甘,这个女人竟然又逃过了一劫。”

    天理不公。

    有些时候就是这样,好人未必能长命,坏人总是有好运气。

    褚肆轻拥着她的身躯体,轻道:“不过是个女人,有的是法子让她再次倒下,彻底的。”

    后三字,透着冷冰冰的杀气。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