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2章 :纳几房妾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看到儿子不知怜香惜玉的动作,刘氏眉头就是一皱,忍不住数落一句:“锦意体弱,不似那些大老爷们粗糙,你小心些。”

    褚肆正要放手,秋禾就快步过来了,身后还跟着抹汗的水大夫。

    “水大夫,有劳了。”

    褚肆也就直接搀扶舒锦意,不劳旁人动手。

    舒锦意贴着他的身,闻着属于他的气息,脸上一阵不自在。

    水大夫提着药箱,抬头看了面色不好的舒锦意,忙道:“还请相爷将少夫人扶进屋,老夫马上给少夫人扳正。”

    “相爷,奴婢来吧。”

    白婉见褚肆淡冷样,多半以为他是不愿意扶着舒锦意的。

    褚肆幽眸淡淡一瞥,白婉吓得将手缩了回去,但到底褚肆还是将舒锦意交给了白婉。

    缩回去的白婉只得再上前小心扶过舒锦意,往南厢院那边走回去。

    刘氏将儿子的动作看在眼里,又是一阵的恨铁不成钢。

    褚肆在后边被刘氏扯了一下,回身疑惑问道:“母亲有事。”

    “我没事,你可有事?”

    褚肆不明地道:“母亲为何生气?”

    “那是你媳妇!”刘氏气得指了指舒锦意。

    “孩儿知道。”这个不用提醒。

    “我看你压根儿就不知道,锦意我就交给你了。”刘氏看见他这样就心堵得厉害,“你要是真不喜欢,母亲给你纳几房妾室就是。”

    褚肆英眉一挑,淡声道:“孩儿刚升官级,此时不宜……”

    “锦意的肚子要是再没动静,母亲也不管你刚升的官还是旧官,什么不宜,一样能给你纳几个妾。”

    放下这话,刘氏提步就走。

    徐青上前,道:“爷,您没事吧?”

    褚肆摆了摆手,吩咐一边的郭远:“看着少夫人这边,都不用跟着了。”

    说完,他独自一人往南厢院最里边走去,谁也没敢跟着。

    舒锦意的手扳正回来了,却得吊着几天才行。

    这边刚刚包好,上官氏那边就派人将最好的补品送了进来,还交待了好几句好话。

    舒锦意低头看着自己挂着白的手,对柳双说:“替我把水大夫送出去。”

    柳双颔首,朝水大夫做了一个请势:“水大夫请随奴婢来。”

    不用舒锦意吩咐,柳双自从她那里拿出银子将水大夫送出门。

    “今天这事,真真是好险。”

    白婉煮了茶给舒锦意倒好,回想今天发生的事,不由唏嘘。

    “大房和三房都不是省油的灯,以后行走都得多几个心眼,”经过今天这一出,舒锦意想要不小心都不行。

    刚进这宅院,自己难免会有些分心,叫齐氏拉了自己下水。

    上官氏表现卖好,谁知心里边怎么想的。

    妇人心,当真不好猜。

    “相爷在朝中地位,威胁到了某些人,他们必然会选机会生事,少夫人确实是该多些心眼。”

    书颐端着刚出炉的药汁进来,刚好听到这话,禁不住说了句。

    褚肆在朝中什么地位她清楚,不过听书颐这话的意思是说大房和三房都想要对付褚肆?

    接过书颐手中的药,不假思索的吹开热气。

    褚肆这奸相,也是别人容易对付的?

    转而又想到舒锦意嫁他的原因,柳眉一蹙,褚家的情况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样和睦啊。

    “晚膳相爷有什么交待吗?”

    听舒锦意提起褚肆,白婉反应最快:“少夫人,相爷的人在院外守着呢,看样子相爷还是关心少夫人的。”

    舒锦意却不以为然,褚肆对人都冷淡淡的,变成舒锦意感受到的更甚了。

    “告诉他的人一声,就说我没事,让他们回院去伺候吧。”

    白婉听了一阵失望,“是。”

    白婉刚出去,舒锦意就起身朝外面走,一边道:“晚膳就不要摆了,晚些时候再用。我一个人到前面走走。”

    正要跟上去的三人止了步,抬眼看了下,见舒锦意是往前面走,远些就是相爷的地方了,她们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

    深宅院围,她就止于此苟且偷生吗?

    沙场上死在她面前的,最小不过十四五岁,他们怀着将军梦走进军营。

    拼尽性命为国为民,到头来却是为别人做了嫁衣。

    郑判!

    你怎么敢这样做。

    呼吸猛地一窒,苍白的手死死抓住难以呼吸的心口,扶着门槛狠喘了一口气。

    舒锦意抬头,压下絮乱的情绪。

    哪怕是变成舒锦意,她都要找回属于他们的荣誉,而不是他们口中所说的败将。

    回神瞬间,舒锦意发现自己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自己正抓着一道门,巧合的推开了半边门。

    咦?

    环视四周发现一个看守的人都没有,静悄悄的。

    南厢院这边竟然还有这样的地方?

    抱着好奇心的她推开门扉。

    幽暗的屋里突然反射出一道寒芒,舒锦意不经意的抬头,发出“咦”声。

    视线慢慢清明,借着暗光依稀的看到墙面上挂着那柄散发出寒意的无鞘寒剑。

    “这是……”

    舒锦意瞪大了眼!

    再想往里边走进去看清楚,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戾冷的寒声。

    “你在这里干什么,滚出去。”

    舒锦意被这声音吓得猛地回头,差点就撞上了站在自己身后两步远的肉墙。

    男人的眼神冷嗖嗖地盯着她,身上无处不散着一种任何人勿近的冷刺。

    舒锦意不适地皱眉头:“我不知道这是禁地……”

    “滚。”

    褚肆竟粗鲁的伸手将她往后边扯甩出去,舒锦意被他的力度扯得朝前失衡,踉跄着撞到前面的树杆上,额头处立即撞出一个大红胞来。

    舒锦意眼冒金星,树都被她撞弯了一下。

    好不容易稳住,捂着额头突起的包,回头就被一阵冷风扫面过。

    “砰”的一声,连着那道修长黑影,门狠狠的紧闭!

    舒锦意头回看到发怒的褚肆,愣住了。

    他刚才的样子,是要杀人的吧。

    摸着撞出包的额头,舒锦意苦笑着转身离开。

    不怪他,是自己随便闯入别人的禁区。

    不过……

    那把剑,让她很在意。

    刚回院,迎上来的四个丫鬟就看到她额头上明显肿起来的包。

    白婉夸张地道:“少夫人您这是摔着了?怎么那么不小心?快去拿三夫人送过来的药膏给少夫人涂上。”

    柳双转身就进屋去找药膏,白婉去拿毛巾给她敷上。

    舒锦意吊着一只手,坐下来任由她们折腾。

    她的心思飞向了刚才褚肆激烈反应的一幕……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