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6章 :江家疯子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马车就在拐角的位置停住,舒锦意撩起半边帘子往外看,视线所及,正是三皇子府门。

    被吩咐的车夫和丫鬟一脸疑惑,完全不知道少夫人为何要藏着偷看。

    更何况,前面只有三皇子府的守门侍卫,什么也没有,有甚值得看的?

    舒锦意只是想要确认墨雅的安全而已,并不是她不相信姬无舟,而是怕大姐再受什么打击,出什么状况。

    三皇子府门慢慢打开了,墨雅从里边被人扶着出来,神情没看出什么异样。

    舒锦意突然下马车,朝墨雅走去。

    隔着几十步远,墨雅抬起头就见舒锦意从拐弯处转出来,愣了片刻,讶声道:“丞相夫人?”

    舒锦意抿着唇迈开步伐,还未开口,突然左边巷口冲出一道身影,眼见就要朝墨雅身上撞去,舒锦意大步往前将墨雅扯开。

    “江将军。”

    舒锦意听到后面那道声音传来时已被黑影撞得朝前跌了出去。

    “少夫人!”

    舒锦意被撞狠了,站不住往前摔了出去。

    手撑在泥沙地上,擦破了皮。

    “江将军您怎么又跑出来了?”

    追在后面的仆人抹着大汗,要捉撞来的人。

    “捉不着我,你捉不着我……”

    “江将军,您快站住。”灰衣仆人喘着气,愣是没抓住围着墨雅转的高大男人。

    “少夫人,您没事吧?”白婉跟书颐忙将摔地上的舒锦意扶起来。

    舒锦意看向围着墨雅转的俊朗男子,面容全是孩童般的傻笑,哪儿还有往日杀伐沉稳的样。

    都说江朔疯了,她还不相信。

    现在看到人,舒锦意心口一堵,愣怔地看着跟仆人玩捉迷藏的江朔。

    “是江家那疯子,少夫人,还请当心,”书颐小声在她耳边说了句。

    舒锦意静静看着智商只有三岁孩童的江朔,广袖下擦破皮的手紧紧握着。

    “来捉我,快来捉我……捉不着我吧!”

    威武的江将军正笑嘻嘻地戏耍着他的仆人,这一幕若是被将士们看到,是如何的辛酸啊。

    墨雅被围在中间,无法移步。

    “夫人,这,这怎么办啊。”

    扶着墨雅的丫鬟急了。

    墨雅却抬了抬手,让丫鬟别动,“江将军是阿缄的左右副将之一,他不会伤害我,不必慌。”

    “可他……已经疯了啊。”

    “他不是疯,只是智力下阵罢了。”墨雅看着玩得高兴的江朔,一时间愁肠百结。

    还记得那年离城时,江朔站在她的阿缄身边,如何的英姿威武,那时候她就想提点江朔几句让他多照顾阿缄。

    现在看到江朔这样,墨雅心里甚是难受。

    “漂亮姐姐!”

    江朔突然朝舒锦意扑去,吓得白婉和书颐连忙将舒锦意揽在身后护着。

    “漂亮姐姐来和我玩啊!”

    江朔身高体壮的,就算是没有了智力,力气还是大得惊人,一下子就将书颐和白婉撞开,突然握住了舒锦意皓白纤细的手腕。

    不知道是不是江朔不会控制力道,握上来的力度几乎能捏碎她的手骨。

    可舒锦意并没有呼痛,而是静静地看着拉着自己兴奋往前跑的江朔,

    十个舒锦意也不是江朔的对手,舒锦意被扯得踉跄,几乎是被拖行着走。

    被撞倒的白婉和书颐吓得脸色发白,赶紧追上去。

    墨雅在一边看得一愣,然后大声催促身后追上来的江家仆人,“还不快去追回来,那是丞相夫人,要是有什么闪失,江家就没法向褚相交待。”

    墨雅一句话落下,江家的仆人吓得一个激灵,连忙追上去。

    舒锦意被江朔拉着往僻静的方向跑,她脚步哪里跟得上,手又挣脱不掉,只能喘着粗气跟在后面跑。

    “漂亮姐姐,他们追上来了,我们要快点跑哦!”

    幼稚的语调配合着江朔磁性的嗓音,带出一种诡异气息。

    舒锦意喘着粗气,半句话也说不出。

    后面追赶的人边喊边追,愣是没追上。

    舒锦意突然感觉腋下一紧,整个人被带着旋身落进一处高院内。

    江朔拉着舒锦意蹲到高墙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眼里全是调皮的笑意。

    舒锦意干脆喘着气坐在地上,听着外边高喊跑过去的声音,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江朔。

    江朔突然笑眯眯地回头对她说:“漂亮姐姐在这里等着,阿朔去把他们带远远的再回来找姐姐……”

    “唉?”

    舒锦意愣了下,江朔已经放开了她的手,一下子就跃出了一丈多高的墙头。

    瞬间,外面安静了。

    院里更静。

    舒锦意打量着这家院子,发现是一处废弃的高院,门上着锁,成一个口字围死了。

    她想要出去,只能翻墙,或是打破封死的厚重大门。

    院内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仿佛是有人特意将里边的东西搬空了,让进来的人什么也拿不着。

    舒锦意抬头望了望高高的墙头,再抬起被擦破皮的双手,舒锦意掂量了一下自己的力气,什么也没有辅助,想要爬出去,似乎很有难度。

    靠在墙边,舒锦意叹着气。

    现在只能祈祷江朔没有忘性,还记得自己在这。

    这一等就是一个时辰,舒锦意愣是没等到江朔回来。

    “看来是忘了。”

    舒锦意走到一处石磨前,左右看了看,周围只有厚重的石磨,再无其他。

    只有一处上了锁的大门,其他三面都是高高的墙头。

    “江朔江朔啊,如果你没疯,我还真以为你是故意的了。”

    ……

    姬无舟身边随从悄声走进屋内,对着正办公的姬无舟道:“一个时辰前,江家疯掉的那位拉着褚相的夫人跑着不见人了。”

    姬无舟黑眸微眯,手里动作顿住,“哦。”

    随从道:“事是在三皇子府门外发生的,褚相若是来寻理,殿下怕不好交待。”

    姬无舟漠然道:“他不会来。追究起来,本殿还得问他一声。他的夫人早一步离开,为何会停留到墨雅离开的时辰?”

    话语间的冷意叫随从身子一缩,瞬间明白三皇子是不会管这事了。

    姬无舟摆手,随从退下。

    ……

    褚府大门前。

    褚肆高大的身躯带着笼罩的冷气站在台阶前,幽深墨瞳淡淡看着被押在产面的江朔,江家人抹着满头冷汗,气都不敢出。

    舒锦意身边丫鬟颤着身子更是不敢说话,人人都感受到褚肆身上那股强悍的压迫力,下意识的退了再退。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坏人,你们都是坏人!”江朔一屁股坐到地上,像孩子一样撒野了起来,又疯又傻的他可看不懂人的脸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