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春闺错之权相暖妻 第17章 :一手掌臀

时间:2018-04-27作者:如是如来

    府宅门前的灯笼已经亮了起来,昏黄的淡光将褚肆的眉目衬得沉静深隽,几乎令人认为这人好相处的错觉。

    然而,他并不是。

    “褚相爷,江将军并非故意将您的夫人藏起来,将军他脑袋瓜不灵光,犯糊涂,还请相爷莫要与他计较。”

    原来不关她事的墨雅连忙站出来为替江朔求情,生怕面前这个男人发怒叫江家不得安宁。

    靠着手段爬上这位置的人哪里是善类,大家都知道褚丞相的为人,那可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辣人物。

    墨雅还知道墨缄极其不喜欢褚肆,少年时常捉弄他,而江朔身为墨缄的玩伴,当然视同水火。

    说白了,褚肆和江朔也有过恩怨,而且这恩怨还因墨缄起。

    江朔要是不疯不傻,褚肆怕都以为他是故意藏了自己的夫人。

    “姐姐,姐姐……他们都是坏人!”

    江朔还能判断谁对他好,立即就巴着墨雅眼里闪着孩子气的怨稔。

    褚肆漠然看着江朔,那眼神像是能透视人心,尖锐得傻子都不敢与之平视。

    “褚相爷……”墨雅握了握江朔的手,真像大姐姐那样护着江朔。

    这是墨缄的朋友,绝对不能有事。

    一身劲装的徐青从暗处走过来,看都没看前面一幕,附在褚肆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褚肆沉目波澜不兴,声音传出,令这浓稠的夏夜掺入几分轻薄凉意,“江将军无错,袁夫人带人离去。本相的夫人自有褚府的人寻。”

    墨雅有些愣怔,竟没想他会轻易放过这机会。

    不容她多想,连忙令江家的仆人将他们的将军带走,转身见褚肆走下台阶越过自己身边,盈盈福身谢道:“多谢褚丞相不究。”

    褚肆突然站在她的身边停了停,然后一言不发的带人去找他的夫人。

    舒锦意费了好大的劲才爬上一丈多高的墙头,此时正趴在墙头上大声喘着气。

    接连摔了十几次,骨头几乎都被摔碎了才勉强爬上来,而上墙的工具只有一根被丢到角落的半短木棍。

    因要借力,舒锦意指甲都被抠出血了,只为爬上墙头。

    有一天自己落得这样虚弱,她从未想过。

    正如她想过自己可能会死,从未想过惨死。

    “少夫人!天啊,少夫人您怎么在上面?”

    身后一道突兀的惊愕女音传来,叫墙头的人扭头看去,结果一个不慎就从墙上摔下去!

    “少夫人!”

    一道更尖更大的声音冲破耳膜。

    舒锦意已经做好摔地上出糗了,等待的痛和狼狈没出现,到觉得臀下一暖一麻,背部稳靠着一堵温厚的墙。

    褚肆那只大手稳稳的将她撑住,确切的说是手掌接了她。

    意识到自己处境的舒锦意,脸倏地一僵。

    她现在一屁股坐在他手掌上的样子,像极被抱怀里的孩童。

    别扭又糗,关键这人还是褚肆,舒锦意僵得不敢动。

    褚肆却是半点异样也没,将人放下来,伸出手扶住。

    “能走?”

    带着温热气息拂来的声音叫舒锦意连退两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我没事,能走。”

    生怕她说有事他就会用特殊方法对自己,舒锦意赶紧往前面走。

    白婉几个丫鬟这才敢拥上来,小声问着她的身体状况。

    还是细心的白婉看到舒锦意浸出血丝的双手,“少夫人您的手受伤了。”

    “不碍事,小伤而已,”舒锦意知道身后跟着个褚肆,将手又藏了起来。

    褚肆是什么人,怎么会不知道他的小妻子在故意躲着自己。

    等进府后,清黑的眼眸瞥向徐青,“到院内寻几瓶上等膏药过来。”

    舒锦意以为他会回那边院子,侧过身子回个头就见他随了自己进院,倏地抿紧了薄唇。

    见相爷进舒锦意的院子,丫鬟们别提多高兴。

    不管是白婉还是刘氏那边派过来伺候的丫鬟,都希望相爷和少夫人好好相处,争取早日给二夫人添个大胖孙子!

    褚肆从将舒锦意娶进府,来这边的次数少之又少。

    就算来了,时间也十分短促。

    进屋后舒锦意整个人都觉得浑不自在,垂着脑袋,没与面前人对视。

    正不在自时,徐青带着膏药进来,交给了褚肆。

    褚肆接过膏药就打开,一副作势要替她敷药的打算,舒锦意连忙道:“我自己来就行。”

    褚肆静看她一眼,舒锦意就不敢做得太明显,以免这人怀疑。

    丫鬟看见相爷亲自给少夫人上药,没人呆在屋里,都退外边候着。

    难得两人独处的机会,岂能白白破坏了。

    褚肆将她的手拿过去的动作非常不温柔,舒锦意也没在意。

    她粗枝大叶惯了,还认为褚肆已经够温柔了。

    涂药也很没多上心,有点敷衍了事。

    舒锦意本是想擦擦血迹,就了事,那知他多事竟然要给自己上药,所以更不会看到他的敷衍了事。

    舒锦意脑子里想的是江朔的事,还有姬无舟和大姐说了什么,何以令得大姐那般灰败。

    “江家……”

    舒锦意这两字出来,褚肆涂药的动作一顿,放下她的手,将用过的膏药往边上理了理。

    “这些不需要你关注,褚府与他们没任何关系。”

    声音冷淡无情,像是在警告她不要多事打听这些有的没的,好好做她的褚少夫人。

    舒锦意并不意外褚肆会这样说,江家确实是和他没关系。

    甚至,因为她的原因,褚肆也挺讨厌江朔的。

    他起身间,低下深幽如渊黑眸,似寒冬迫人的气息逼近,“三皇子府尽可少去。”

    说罢,长身渐渐消失在门帘处。

    舒锦意愣怔,甚至有些恍惚。

    他过来仅是要提醒她罢了,亏得她先前以为他对自己的小妻子不错。

    原来,他只是做个表面功夫,连半点耐心也不肯给自己的妻子。

    正是她认识的褚肆,无趣又无情。

    要她不要靠近三皇子府也是因为姬无舟是自己的朋友?

    对比江朔,他更讨厌姬无舟吧。

    舒锦意嘴角泛起苦味的浅笑,一切都是天道轮回,因果循环。

    她当年如何对褚肆的,现如今报应来了。

    若当时自己能与褚肆做一回好友,是否今时的自己就不必如此难为了?

    舒锦意被江家又疯又傻的江朔带拐失踪的事很快就传开一个范围,褚家里连个下人都知道得清清楚楚,将话传得像是现场亲眼所见一样。

    大房蒋氏这边正斜靠在软椅上,手里拿着花样极好的茶杯,微闭着眼听下人讲舒锦意那边发生的趣事。

    听完罢,蒋氏清淡一笑,说:“二房有这么个惹事的媳妇在,也不怕没机会扳倒。二房就叫他们自取灭亡,多派几个人盯着三房那边动作。”

    旁听的心腹柳嬷嬷忙记下心里,回头去精心安排。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小说推荐